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21章: 江湖路远(五)

《情剑长歌录》

第21章 江湖路远(五)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被萧云奋力救出的那两名同伴同时说道:“萧校尉,我们二人刚才已是死里逃生,这处就由我二人暂时留守,请校尉郎切勿多言,若不能救出她们,我等也无脸面再回安西,只能抹脖子以谢大帅了!”萧云还待犹豫,却听那长发女子应声说道:“如此甚好,快随我来。”说完她又转头对那拉着小儿们的两名贵妇用番语口气激烈地说了一通,那两名贵妇眼露迷茫之色,战战兢兢跟在她的身后下楼。

萧云不敢怠慢,对那两名自愿留守的同伴抱拳说道:“此行若顺利送了她们出城,萧某定当在大帅跟前替此来死难的兄弟们多求抚恤!”那两人也不多言,抱拳回礼道:“好,多谢萧兄弟,一切小心在意了。”说完二人各站到一面窗前,一唱一答的说起话来。

萧云连忙追着另两名同伴和几名妇孺下楼而去,但见楼下大殿中香火缭绕,昏暗的灯火中那长发女子长身站在当中那尊佛像前双掌合十,口唇微动正自许愿。两名同伴戒备在大殿门口,两名贵妇拉着五名小儿也正在面佛礼拜。

殿外青衣大汉们只顾远远守在广场四周,此时下楼来的几人倒也不怕被人瞧见。萧云心中暗道:“这些人料定我们无法带着这群妇孺逃出去,竟然如此大意,难不成是天意相助么?”羌族信奉的是万物有灵的自然宗教,但萧云向来不敬神佛,此时见到暗影恍惚,大佛前的几人一脸虔诚,竟令他也感到一阵敬畏。

那长发女子听见萧云下来,睁眼对众人招手道:“这边来。”说着当先引路,带着众人绕道大佛背后,撩开贴墙挂着的一幕藩布,其下便露出一道黑洞洞的半人高入口来。

萧云对两名同伴说道:“你们断后,我来探路。”说着抢前躬腰进入,众人紧跟其后。此处入口虽矮,但内中却留有足够让人直腰行走的高度。萧云和两名同伴摸出火石点亮随身带着的行军火把,护卫着这些妇孺顺着斑驳墙壁的暗道一阵急行,很快来到一处三道岔口,萧云正自拿不定该往哪个方向前进,却见那长发女子拿出一枚波斯金币抛在手中,然后对萧云说道:“赌个运气吧,这边走。”说完当先而行,萧云也无更好的办法,当即带着众人步步跟随。

路上又遇到好几处岔路皆由那女子抛掷金币选择方向,如此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前面微有冷风吹来,萧云心中一喜,轻叫道:“姑娘好运气,想来是走对了路途。”他纵身冲到暗道尽头探眼张望,但见外面房舍稀少,看来已是远离了王宫,天上的星月如钩,照得苍穹广阔神秘,让不久前还被困在敌人手中的众人对这暂时得来的自由各自心生感慨。

那长发女子轻声对萧云说道:“此处看来是到了城西,虽然荒僻却也还在城内,来往兵卒巡逻不断,我们想要出城那是千难万难,这该如何是好?”萧云低头思付片刻,对众人说道:“你们暂且躲在此处,我去探探情形。”

那长发女子道:“昨夜你们前来大闹一场,现下城内定然风声鹤唳,我们困在此处决非善策。我知道附近有处大宅原本是用来接待唐人朝官的,自从两国交恶后便一直空置,不若先去那里藏身,再作打算?”

萧云自从见到这女子,便觉她胆大心细,思虑冷静。他对城内事物了解不多,当下也不怀疑,依那女子所言行事。众人趁着夜色藏匿而行,几名小孩童心儿趣,时不时还闹上两声,皆被一行男女一手一个抱在怀中捂住口嘴。

众人紧走一刻,前面出现一处唐朝式样精舍,那长发女子对萧云等人招手,带着众人绕道侧面一处偏门进入此间。众人暂时找到一处藏身之地,终于可以稍微松上一口气。

萧云不敢松懈,把此处前后查探一番,但见这房舍不仅厅、房打扫得一尘不染,就连庭院的花草也收拾得井井有条,完全不似长时间无人居住的模样。他心生警惕,连忙回到众人藏身的房内,把情形对那长发女子和两名同伴说明,问那女子道:“这里看来有人常来,我们不宜在此久留,可有其他藏身地点么?”那长发女子轻声笑道:“你不用慌张,朅师国王的哥哥索珈向来亲附唐朝,自从国王勃特没驱赶走唐朝官儿之后,他便常常利用此处交游国内大臣豪强,想让大家反对勃特没臣服吐蕃。昨日城内骚乱,定然就是索珈手下的人趁大战之前制造恐惧,好令那些左右摇摆之人归附于他,此战唐朝大军一旦攻破朅师,下一个国王一定非他莫属。因此现下这里绝对不会有人前来,萧郎无须担忧。”

那长发女子看来对朅师国内的形势了如指掌,萧云沉思良久,也觉所言有理,当下众人就着房内桌椅略作休整。萧云心下烦扰,毫无倦意,便由他在房外负责岗哨。此时已至黎明之交,正是夜静最深的时刻,他独自一人回想此来大小事件,总感到那名长发女子身上隐藏着些什么,不过直到目前为止,那女子行事举止却没有丝毫不利于他,想到此处,他又一阵感慨,心中暗道:“这女子长得几乎和公主小姑娘一模一样,竟然让我差点闹出笑话。唉,一晃都十几年了,公主小姑娘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他拉出戴在脖子上的一条女子式样的项链来注目观看,暗叹一声旋又想道:“雅莎曾说兰陵一定会回到长安见她的,可这些年来兰陵音讯全无,当初雅莎被人打昏过去,醒来时兰陵已经不知去向,也许---也许这么多年公主小姑娘都没有去长安找她,原是公主小姑娘早已遇害了吧?”这条项链本是他回想中这名汉族小女孩当年与他互赠之物,此时想到她生死未卜,不由令他心中升起一丝淡淡的感伤,旋即又是自嘲的一笑,暗道:“嘿嘿,即便她还活着,只怕也早已嫁作人妇了啊!”

这个女孩儿姓成,名叫兰陵,是萧云情窦初开之时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子,加之这女孩儿的养母一直在长安开店卖酒,与他甚是熟悉,也因此令他多年以来总把兰陵牵挂在心头。但毕竟已经事隔多年,此时萧云回想起来却已不会似当年初逢离散时候那般揪心难过了。不过此时他脑海中却清晰的回响起当初那女孩儿赠予他这条项链的时候说过的话:“这是我从小带在身边的链子,据爹说是我娘给我的,可惜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娘。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以后万一我们暂时见不到面了,长大后我们凭互赠的东西,也会认得对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湖路远(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