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24章: 江湖路远(九)

《情剑长歌录》

第24章 江湖路远(九)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脚一落地,看准一名敌人,将手中半截断剑奋力掷出,那人与他距离甚近,来不及躲闪,即遭剑锋透胸之祸。萧云抢前夺过那人手中弯刀,顺势施展开九九八十一招“霸王神刀”,城墙上地方狭窄,朅师士兵被他一阵泼风般的刀法逼得往两旁争相躲避。但这刀前身仰曲,和大唐制作的刀身相去甚远,用来极不趁手,萧云又是初习刀法不久,虽然此时声势惊人,却没能真正伤得几人。

后面跟着的温承等人接踵爬上墙来,各展手中兵器与朅师守军杀在一处。朅师守军大都只穿着一身布衫,而大唐士兵却是甲厚刀利,顷刻之间萧云和温承等十来个人已经打开了一道上墙来的缺口。下面的大唐士兵源源跟上,不多时又攻上来十几人。

一里开外的床弩军眼见己方有人攻上城墙,连忙数箭齐发,转眼间便用撞墙铁箭在城墙壁上搭建起了几处箭梯,其他云梯上的大唐士兵攻击正烈,这十几处箭梯均搭建在朅师国城守薄弱之处,不少身具轻功的大唐士兵踏梯而上,整个几十丈长的城墙上人头如蚁,遍布一攻一守的两国士兵。

欢呼声连连传来,转眼又有几处的大唐士兵攻上城墙,打开缺口。但城墙上的朅师士兵人数众多,攻上来的大唐士兵相比之下还只是沧海一粟,想要真正破城还需进攻不止。

忽然号角声传来,被大唐尖兵逼得连连后退的朅师士兵阵里架出无数枝长杆利矛来,随着整齐划一的吼叫声一前一后排成矛墙压向正在城上厮杀的大唐士兵。如此一来在城墙上的大唐士兵无可走避,虽然手中刀剑锋利,斩断不少长矛,但朅师守军阵中立即便有更多的长矛补上,前后压将过去,将不少大唐士兵捅成了蜂窝,另有一些大唐士兵眼见无处可躲,逃命心急之下竟然飞身跳下高墙。

转眼间大唐安西前锋营付出巨大代价得来的进展基本上消于无形,城墙上朅师国的守城阵势再次聚合完备。唯有萧云等人这一处,由于攻上去的大唐士兵人数较多,犹自苦苦支撑。

萧云早已从死去的同伴手中换过一把横刀,有着这天下闻名的锋利横刀,他那套“霸王神刀”才真正显出威力来。每挥出一刀,地上便会多上好些被斩断的矛头,然后他手脚并用将矛头如同飞刀一般投向敌人。其语大唐士兵也学他的样,专门分出一半人来斩断长矛,余人只管投掷矛头,一时间竟将朅师士兵的长矛阵抑制住了。

如此松得一松,萧云趁机打量形势,眼见五里外的另一处战场依旧沙尘滚滚,不过听那鼓声节奏有度,显然安西大军阵形丝毫未乱,令他略感心安。但此处守城的朅师士兵却异常顽强,他和温承等人虽然暂时稳住了阵脚,但陆续爬上城墙来的己方士兵远远不及城墙上的朅师士兵调动迅速,时间一长此处必然也是守不下去。

他心中焦急,晃眼见到城楼上那名白袍人也正挥舞着令旗注视着自己这方,当下心中一动,暗道:“此人不除,誓难破城。这样下去只能等死,不如拼上一拼。”他大喝一声,对同伴高声叫道:“大家随我冲啊,杀城楼白衣人,得重赏---”,喊毕当先冲出,手中横刀指天而起,正是“饮血八式”中的“狂刀”起手势。早前他在攻上城墙的时候已经剑含刀势用过此招,不过那只是情急之下应手而出,此时他有备而上,顿时一股杀意弥漫胸间,令他有种极其渴望斩杀敌人的冲动。

他几个跨步冲近敌人,手中横刀狂斩而出,一阵刀气弥漫之下,朅师士兵的长矛阵竟然被他冲开了一道裂口。当先那名朅师士兵被他一刀劈开两半,旁边的敌人发一声喊,齐举刀剑往他身上招呼,但听他再次大喝一声,“狂刀”刀势又起,前来围攻的朅师士兵被他气势所摄,纷纷往后退避。

萧云此时胸中战意升到了顶点,思维也开始有些混乱,只觉得除了手中横刀,天下万物全都无足轻重。他继续往前冲击,转眼又有一名朅师士兵被他一刀砍下头颅。他这一刀快速诡异,那人的头颅在他刀过之后才被冲天血箭冲向半空,颈中喷出的血水高出丈余,待得血喷已毕,那人的无头身体才重重倒在地上。

朅师士兵们见到如此场面,心中顿觉胆寒,萧云浑身淌着敌人的鲜血,手中横刀更不停留,疯狂的追赶转身逃跑的敌人。温承等人紧跟其后,一路上被萧云斩杀的敌人越来越多,尸身俱是支离破碎,众人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都看得一阵心慌欲呕。

萧云带着众人一阵猛冲猛打,已是来到门楼之下。温承大喊道:“兄弟,杀白衣人要紧。”萧云还待追杀楼下守卫,被温承这一喝惊醒回过一丝神智,当下挥刀直上,楼里的带甲朅师士兵虽然武功比外面的布衫士兵高强不少,但在此时如同魔鬼附体的萧云面前,犹如一只只待宰的绵羊。转眼他已上到三楼,但见那名白衣人一脸冷峻地站在栏杆处挥舞着小旗指挥作战,丝毫不理一身杀气冲上来的萧云。他身前团坐着十二名红衣和尚,看那袈裟模样,应和日前与萧云交过手的那名吐蕃和尚是一道来路。

萧云此时心神俱醉,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杀掉所有敌人。他一震手中横刀,“狂刀”刀势又起,但见团坐吐蕃和尚中一名闭目老僧忽然“咦”了一声睁开眼来,对举刀来袭的萧云当胸一掌拍去。他这一掌去势甚缓,但僧袍袖子左右摆动,显是藏着千钧内力。

萧云忽然感到胸口一阵闭塞,遍布全身的刀势竟然被这徐徐攻来的一掌逼得无从施展,满腔的战意立即消退无踪,神智也即恢复过来。他见那吐蕃老僧铁掌拍到,连忙挥刀急斩来人手腕。但见那老僧的袖子如鞭挥出,与萧云斩来的长刀碰在一处,萧云顿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刀上传来,大叫一声连人带刀被震飞出去,正好落在楼梯口,滚身摔下楼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望长安(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