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26章: 东望长安(五)

《情剑长歌录》

第26章 东望长安(五)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和温承对望一眼,都觉情形有诈。这女子话虽中听,但语气阴冷,一双妙目满含恨意盯着温承,说到后来身子已是微微颤抖,仿佛强忍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一般。萧云抱拳说道:“姑娘看来有几分中突血统,不过此来双方交战,你我各属一方,有所冒犯向所难免。我二人犯下重罪,自当回去担当,姑娘还是尽早逃走吧,若再落入狂徒手中,我兄弟二人也是爱莫能助了。”

说完又给温承使个眼色,转身便要原路返回。却见那女子终于忍耐不住,合身疯狂扑来。另一名女子早已跟到林外守候,眼见那栗发女子发难,手持匕首从另一侧杀向温承。

萧云和温承俱是吃了一惊,同时闪身跳开怒喝道:“你们疯了么?”那栗发女子恍若未闻,转身又往温承扑去。

萧云见那两名女子专往温承袭击,再联想到她每看温承腰间挂着那白衣人头颅时情绪异常激动的细节来,脑中顿时灵光一闪,大喝道:“住手,这人你们识得的么?”温承闪身跳到萧云背后,那两名女子闻言停住,却见那栗发女子忽然仰天流泪,双手合十喃喃乞语。另一名女子站到栗发女子身前,厉声说道:“这是我家主人,你们杀他也就罢了,竟然令他尸首也不能全,真是狼子心肠。”

那栗发女子更是悲不自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萧云和温承磕头求道:“求你们放过我父亲的遗体,我甘愿拿我这身子作为交换。”另外那名女子闻言惊呼道:“公主,千万不可如此。”

萧云和温承脸色尴尬,二人再次对视无语。两名女子哭作一团,萧云和温承同时一声长叹,萧云脱下外衣,温承解开腰间那白衣人的头颅,用萧云脱下的外衣包裹起来,走上前放在那两个女子跟前。那两名女子见到白衣人的头颅,更是哭得翻江倒海,萧云和温承退后几步,沉默片刻,转身顺着原路返回。

二人抛却身外事的轻松未及片刻,却又被那两名女子悲天抢地的哭叫扰得心思黯然,一路无语。来时温承用刀刻下路标,此时倒也不怕迷路。如此走了良久,已经回到王宫暗道出口。

二人探身钻出,旋即被守卫的唐军哨位发觉。二人连忙表明身份,带头哨位说道:“大帅正在四下找你们,想不到你们回来自投罗网。”二人自然知道被杀死那校尉的手下定会回去告发,此来已有心理准备,当下也不惊慌,被人押到王宫大殿。

远远望见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高坐在当中国王宝座之上,左手一名天竺模样的中年男人衣饰华丽,正恭敬的坐在一旁与高仙芝说话。素多来垂手站在那人身后,大殿正下方跪满了战败的朅师国王公大臣们。萧云看这情形,心下猜知正与高仙芝说话的天竺人定然就是素多来的主人素珈,此时见他头上已经戴上了国王桂冠,虽然在高仙芝面前恭敬有礼,但却掩藏不住眉宇间那抹发自内心的喜色。

萧云和温承被押在殿外候着,半晌过后,那些跪拜着的王公大臣们被押送出来,其中一名中年美妇身着莎丽,却是中原女子模样,萧云看得一呆,见这妇人脸型模样和那栗发女子颇有几分相似,多半便是那栗发女子的娘亲。

他正暗自琢磨,猛听到有人高声传令道:“带校尉萧云、前锋营卒兵温承上前。”

萧云赶紧收回游思,和温承一起被人押入大殿。高仙芝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走近。二人抱拳施礼,口称“大帅”。高仙芝看着平视自己的萧云,不冷不热的缓缓问道:“校尉周年是你杀死的么?”

“是,大帅。”萧云回答得甚是干脆。高仙芝未料萧云如此轻易便认下这内讧杀人之罪,反倒一时没了下文,顿了一顿才道:“战时内讧者杖一百,杀人者偿命,这些你都懂吧?”

萧云道:“末将都懂。”站在一旁的温承进来后一直双目视地,此时听见萧云不做争辩,当下大起胆子插话道:“大帅,萧校尉杀人事出有因,不可不问啊!”

高仙芝俊白的脸上红光顿显,厉声道:“你们以为本帅是偏听偏信的小人么?”温承连忙抱拳垂头,不敢多言。高仙芝转头又对萧云说道:“城头白衣人是你杀的吧?”

萧云平静答道:“人虽然是我杀的,但温承却是头功,若没有他挡住敌兵,末将也不可能上得楼去。后来内讧、杀人都是末将一人所为,不关旁人的事。”

高仙芝默然打量萧云片刻,才又说道:“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过这白衣人是朅师国的威武大元帅,也是朅师国的王族,你杀掉他功劳甚大,本帅赏罚分明,留下你性命。判你军杖三十,消去军籍,你可服气?”

萧云闻言一惊,忽听两声咳嗽传来,他循声瞟去,却见李嗣业不知何时站到了一旁,正对他使眼色。他旋即想起来此之前高仙芝曾命他去江湖上踩探的事来,此时高仙芝如此处置,显然已是开始实行计划。他抱拳施礼,心中却异常矛盾,本该因自己犯下大罪而被从轻发落感到心喜,却无从欢喜得来,当初自己来安西是抱着杀敌立功、衣锦还乡的念头,现下却要背上安西弃卒的恶名,感到好一阵烦恼。

他这一阵沉思,温承却忍不住大声道:“大帅既已判萧校尉将功抵过,何不网开一面将他留在军中?萧校尉武功卓绝,又有胆识谋略,正是安西军中不可或缺之人啊!”

高仙芝大怒道:“军令如山,岂容你在此多嘴。”温承闻言一惊,不敢再多说话。萧云念头转完,心下虽然不愿,却也知此事由不得自己,当下打圆场道:“大帅息怒,末将心服口服,请大帅下令施刑罢。”

高仙芝正要说话,却听身旁坐着的素珈忽然发问道:“二位将军,白衣人的人头怎么不见你们带回来?”

萧云和温承闻言抬头,等着高仙芝示意。高仙芝语气平静道:“这位便是朅师国的新任国王,他问你们的事照实答来!”

温承答应一声,正要述说来龙去脉,却见萧云抢着说道:“回国王的话,人头我们本是带着回来请功的,只不过城破之时丢失在混乱中了,后来再找,已是无处可寻。”

素珈“哦”的一声,慢条斯理用他那生硬的汉语说道:“米特摩虽然和着勃特没一起背叛了大唐圣主,但他毕竟是本王的三弟,既然人都死了,本王也想他能安葬归土,超度转世。他的女儿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唉---”,说道此处一声长叹,眼光死死盯着萧云和温承。

萧云不动声色,温承不知萧云作何打算,但他对人情世故极为老练,见萧云不动声色,他脸上更是面不改色。

一时无人说话,过得片刻,高仙芝道:“国王不必担心,丝丽摩公主定然安然藏在城中某处,否则大军进来的时候,不可能没人见到过。”素珈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当即随口应诺。高仙芝话锋又转,对左右下令道:“带萧云校场杖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东望长安(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