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章: 楼兰公主(十)

《情剑长歌录》

第3章 楼兰公主(十)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股巨大的冲力灌注到萧云身上,然后感到身子止不住的往下疾沉,入水前只顾提醒成兰陵深吸闭气,自己却未及吸上一口长气。等到不再继续下沉,却已快要接近潭底了,憋的那口气已是耗去十之七八。但他认定成兰陵不会水性,自己气息将竭,却连她的影子也未看到,上面还有两个要命的“无常”不知追来没有,心下顿时慌张。

他死命憋着残余的一点气息,如同无头怪鱼般的在水底来回游动,暗道:“小姑娘不会沉到底了吧?要是被我害死了,变成小鬼来找我赔命可大大的不妙。……憋不住了,完了,爷爷都要憋死了,小丫头一定好不了,……不过她那么漂亮,即便成了小鬼,想来样子也不会差罢?”渐渐的神思开始恍惚,只顾越潜越深,竟不知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

潭底越来越黑,忽然在他眼前出现光亮,一片五彩斑斓的广大宫阙屹立其下。浮于水中的双腿忽然踏实踩在了宫阙的广场地上,刚才仿佛快被挤涨爆裂的肺部也猛然舒坦。

他一阵惊奇,暗自猜测:“莫非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但见琉璃碧瓦的屋舍连绵不断,整个世界一片寂静,仿若天地之间唯剩下自己一人存在。这种心思一出,顿将种种好奇冲散而去,直令他感到阵阵发寒。忽然记起成兰陵还留在水中不知生死,连忙欲回头去寻,却见茫茫天地,哪里还有来时的路……。

“哇……,咳咳……,小丫头死定了,小丫头死定了。”萧云猛然感到腹内一阵热气上涌,怪叫一声吐出一大滩潭水来,带着一丝哭丧的口气含糊叫喊着。“萧云,萧云,醒来,没事了,不用怕。”他渐渐清醒缓过气来,循这熟悉的声音望去,却见一名披散着乌黑闪亮长发的绝丽少女正关切的看着自己,瞧那模样,正是自己拼命在潭底找寻无果的成兰陵。

他身子躺在潭边岩石上,不远出掉落着他骗来的长刀,转眼间便已记起刚才跳崖逃跑的事来。成兰陵因憋久了气涨得红扑扑的脸蛋仿若擦了动人的胭脂,映着她黑亮的长发,真是美得犹如天上的仙女。

萧云贪看发呆,心头暗暗打鼓道:“小姑娘可真美呀。……,可我又没有见过天上的仙女,万一仙女没有小姑娘这么漂亮呢?……是了,小姑娘是仙女下凡,我看到她,自然知道仙女原是这般漂亮的。”

成兰陵在楼兰国长大,礼教男女之防甚是开明,但此时面前的黑肤少年看自己的眼神,却令心头一阵轻跳。明明这眼神和昨日萧云刚见到她时看她的那种教人讨厌的眼神极其相似,可此时不仅不觉讨厌,甚至还有淡淡的欢喜。

她慌忙避开萧云那痴呆的目光,说道:“你刚才在水底干什么,我见你半天没有上来,潜下来拉你,你却还拼命的往水底潜去?”

萧云面色一红,说道:“刚才我看到神仙住的地方了,你没有看到么?”成兰陵道:“下面一团漆黑,哪有什么神仙了?若不是你冒上来的气泡,还真不容易找到你哩。”

萧云道:“我那会正在见神仙呢,不过听说神仙要有缘人才看得见,此话想来不假。”他年少气盛,总觉得自己被一个小姑娘相救让他很不是滋味,虽然心头清楚自己确是被面前美丽少女所救,口头上却抵死不认。

成兰陵牵挂父亲,也不和他搅这话题,问道:“你知道路么?我要回去找爹爹。”

萧云一拍胸口,说道:“当然知道,北至玉门关,西至阳关,上至大沼泽,东到此山,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成兰陵听闻一喜,道:“那我们赶快走吧,上面那两个蒙面人不知追来没有?”萧云也才想起这茬,连忙爬起身来,道:“赶紧走。”

这处水潭位于一片峡谷之中,而峡谷却在山的背面。萧云知道有条狭窄的小道能直通山脚,当下捡起掉在地上的长刀,拉了成兰陵的手就往前走。经过这次历险,在他心中已将自己作为成兰陵的保护者自居,此时由他来领路,顺手便去牵了成兰陵的手掌。

成兰陵面色一红,她虽和萧云年纪相仿,不过姑娘家本来就比少年懂事得早,心思也更细腻,此时两相牵手,让她总感到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又见萧云只顾拉着自己边走边挥刀砍伐阻路的树枝藤蔓,竟不回头看自己一眼,心中又觉有些失落。

成兰陵默默的跟在萧云身后,一路上看着前面探头探脑领路的黑肤少年,心中不停胡思乱想。

萧云见成兰陵温驯的跟着自己,心中更是欢喜。这带路的任务虽显不出多少英雄气概,但却是在为成兰陵做这事,已足以令他兴奋万分了。

这条山道偏僻寂静,似乎连鸟粪落地的声音也能听见,天色大亮起来,四下醒来的飞鸟走兽开始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但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反而成为衬托空山幽静的旋律。

二人各自想着心事,竟都忘记了说话,如此无声无息走了两个时辰左右,终于走到山脚,已是疲惫之极。

萧云见山脚旁有处低凹,上有山泉潺潺流过,对一脸大汗的成兰陵道:“我们去那边歇歇再走吧。”成兰陵也正有此意,和萧云跳下泉边,美美的喝了个饱。

二人正欲稍作休息,忽听到远处有“乒乒乓乓”的刀剑交鸣声传来。二人对视一眼,俯身沿着流泉向声音来处爬了过去,从齐腰深的杂草丛中往外探头窥视。

只见山脚弯道旁耸立着一间低矮的茅舍,四壁千疮百孔,显是许久不曾有人居住。萧云到过这里多次,知道那茅舍是夏日采冰之人用来传递坚冰的转运站。城里大户人家大都修有地窖,冬日将坚冰储存在地窖里面,夏日便可取来作消暑之用。但一般的平民百姓没有这个财力,于是夏日里一些人便专门到雪山顶上敲下坚冰卖进城里,也算是门上好的买卖。此时天日还未大热,敲冰之人并未前来,是以这间茅舍历经一年时间无人照管,早已破败不堪。

茅舍旁蜷缩着两名神情萎顿的黑衣人,面上蒙面黑巾扯下挂在耳侧,正靠墙坐在地上。二人脚旁横七竖八的躺有十几具死尸,多作黑衣蒙面打扮,其中也有两名短衣长裤打扮的域外汉子。这些人手足断裂一地,死相甚是惨烈。

成兰陵看得一阵心慌,轻轻拉了一下萧云的衣袖,悄声说道:“那些穿着短衣的人都是跟随我一起去长安的。”那刀剑相击的声音传自茅舍背后,二人所处这个方向却是看不真切。

萧云听见成兰陵说话,连忙对她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好不容易逃脱敌手,自由自在了半天,此时重又看到这些神秘的黑衣人,让他心里如何能不紧张?他对成兰陵一招手,二人沿着流泉岸边的密密草丛,躬着腰慢慢爬到茅舍的右侧,此处视野开阔,正好能看到茅舍背后的情景。只见茅舍背后是一片开阔地,一群短衣打扮的西域汉子分散守在一旁,场中一名身着长衫幞头的黑脸中年人正手持长剑,一人独斗四名黑衣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小无猜(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