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1章: 此约又还未定(九)

《情剑长歌录》

第31章 此约又还未定(九)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人说话间篝火渐渐熄灭,萧云抱起丝洁雅丽走回帐篷,升起炭火,听她继续说道:“长风师兄长我几岁,入门也比我早好几年,一开始师门比武印证中我老是输给他,心中甚为不服,而本门剑法又特别讲究轻身功法为基,于是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便偷偷的去到后山石室翻开了‘玄女御身术’,……,就是这本绢书。”她从怀中掏出一叠绢丝绣成的残旧书册,递到萧云面前,嘴里暂时休停片刻。

萧云应手翻开,只见第一页用金丝绣着一行苍头小楷“玄女御身,双修双成。彼异其心,皆作亡魂。”再往下看,见下方用红色丝线也绣着一行字“玄女玄女,隔世独立。欲穷其功,绝情断意。独身习此功,切不可再动男女之念,否则祸福难料,恐有功废身残之虞。”后面一句注解却是用毛笔添加而成。

丝洁雅丽缓得一口气,又说道:“注解是我师傅添加上去的,当时我只有十六岁,看到这些口诀自是不明白所言何意,但也知这套功法不能随意修炼,否则将有走火入魔之险。”

萧云见怀中的丝洁雅丽越说越是激动,神情却浮现出几分率真,竟与心目中已有些模糊了的成兰陵影像分外相似。他心中“咯噔”一跳,将丝洁雅丽更抱紧了些。

丝洁雅丽抬眼对他微微一笑,往下讲道:“后来我潜心练剑,到十八岁的时候,长风师兄已只能与我战个平手。有一天,我和长风师兄去到成都观看龙舟大赛,却恰好遇见了失散多年以为早已死去的爹。”说到此处,她面上忽然显出一股强烈的恨意,道:“我爹见到我也是惊喜万分,原原本本对我讲了我们一家人家破流离的始末,我听后好恨那个女人。爹要我帮他完成他的心愿,我自然想要不惜一切帮他做到,于是我连夜偷了师傅的这本‘玄女御身术’秘籍,下山回到蜀中御剑山庄。我怕师傅发现后追问,于是央求老庄主让我回到西域来建立别庄。老庄主收留我多年,对我一直百依百顺,于是才有了现在沙洲城外的御剑山庄。”

二人一个用心诉说,一个静心倾听,不知不觉都入了神。丝洁雅丽接着恨声讲道:“我一来到沙洲城,便依照‘玄女御身术’开始修炼轻功,没想到这门轻功如此神妙,竟让我在半年内剑法突飞猛进。我欣喜之下连找了十三名西域武林成名高手挑战印证,都被我轻易击败。这时我爹再次前来,要我替他笼络丝道上的好手,我自然遵照而行。”

讲了这番话,丝洁雅丽面上恨意渐消,转而一脸柔情的说道:“自从我练了这身功法后,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心冷如水,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能让我情绪波动的事物了,却不料自从在御剑山庄外的兀峰顶上初见蒙着面巾的你,却令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能从你身上感到一股莫名的亲切之意。前些日子雪山之巅又恰逢你来相救,更是让我心乱。我尽力控制着自己,但却无法阻挡心中老是浮现你的身影。一开始我好害怕,本来习练这套功法之后不畏寒暑的身体竟也开始感到寒冷,因此我那几日不与你说话,都是因为心中害怕。”

萧云奇道:“你害怕什么?”

丝洁雅丽道:“我越是和你在一起,就越感到自己的内息岔异,再也无法阻挡寒冷的侵袭,练了这么多年的‘玄女御身术’只怕一朝俱废。若我少了这身轻功,剑法也难免会大打折扣,因此刚开始我甚至有些恨你,可是后来却越来越喜欢被你抱在怀中,有时我甚至想,即便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只要有你陪着,我便不用担心任何事,你说是吗?”

萧云心中迟疑,试着问道:“你真不是公主小姑娘么?”

丝洁雅丽闻言脸色一变,反问道:“我是不是她很重要么?”

萧云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小时候她被人掳去,至今生死不明,我只是想要知道她平安便好!她的养母还在长安等着她去相见哩。”

丝洁雅丽坐直身子,脸色平静的说道:“假若让你知晓她的所在,你会怎么做?去找她么?”

萧云闻言一怔,也在心中自问道:“我会怎么做,真去找她么,也不知她现在嫁人没有?……,丝洁雅丽当真只是和公主小姑娘长得相像吗?……”,他注视着丝洁雅丽平静的面容,又想到:“是了,是了,公主小姑娘娇滴滴的,不会像她这般冷傲。她病重虚弱时说些话儿倒确有几分公主小姑娘的模样。”雅莎从来不和他多谈成兰陵的事,因此他根本不知成兰陵也是从小习武。

丝洁雅丽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望着呆呆入神的萧云,又问道:“你对我好就是为了向我报恩么?”

若是换了还在长安城时的萧云,随口便能答出:“当然不是,我对你好是喜欢着你”之类的敷衍话语,但此时他却无论如何也不敢轻易说话,仿佛这绝地高寒的环境将他的脑子也冻僵了一般,心中如同在和自己较劲一般的反复问道:“她真不是兰陵么?可也长得实在太像了啊?”

丝洁雅丽忽然“扑哧”一声轻笑,道:“早些睡吧,明日还要赶路哩。”

萧云还想与她说些话来,丝洁雅丽却已径自去到毡毯上和衣睡下。他心中思潮起伏,将炭火移近丝洁雅丽,自己就坐在火炉旁呆呆出神,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梦中见到丝洁雅丽一袭彩裙逆风远走,自己身后站着成兰陵拉着衣袖,轻声对他叫着:“云儿哥哥,云儿哥哥……”,但却无论如何看不见成兰陵的模样,心中一股莫名其妙的焦躁惹得心思烦扰……。突然被一阵马斯人喊惊醒过来,恍然发现自己竟然做了如此奇怪的一个梦。他转眼看去,却见毡毯上空空如也,丝洁雅丽已不在帐篷里。

他微微一惊,连忙起身,只见门帘上用炭灰留着一行字:“来年五月华山大会,你便能见到成兰陵,不过到时你可不要感到失望。”字迹银钩铁划,显然丝洁雅丽是在激愤之下所书。

萧云心头大惊,想到:“她怎会知道公主小姑娘的名字?我从未告诉过她啊……,哎呀,萧云啊萧云,你可真是愚笨如牛,这世上哪有长得如此相似之人,丝洁雅丽不就是公主小姑娘么?……,她……她为何跟自己过不去?”他见到留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丝洁雅丽就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公主小姑娘。他惊喜交集,却又感到奇怪至极,不知成兰陵到底做何想法。

忽然一声惨叫传来,将呆立在门帘前的萧云拉回现实中。这才发觉帐篷外的响动不似平常收拾拔营的应有之状,连忙拿起长剑冲出门去,但见营地内一片狼藉,地上躺着几具小孩的尸体,一群吐蕃骑兵正往来纵横,肆意追杀着热伊姆和班夏两家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约又还未定(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