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2章: 此约又还未定(十)

《情剑长歌录》

第32章 此约又还未定(十)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大惊失色,只见远处几百头牛羊如流水一般被人驱赶而去,营地内火光冲天,两家牧民家中的少儿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四处乱跑;热伊姆、班夏和两家人中成年的男子被用绳索窜绑着躺倒在地,或哭或声嘶力竭的叫骂着。

他目击这些日子以来对自己和成兰陵慷慨善良的高原牧民们被残忍的屠杀和羞辱在眼前,心中一股怒火忍无可忍的升腾而起,不过他在军中日久,粗略估计前来抢劫杀人的吐蕃马队至少也在百人以上,此时两个牧民家庭中有战斗力的男子都被禁锢起来,就凭他一人之力,无论如何也是回天乏术的局面。

他心中更是记挂不辞而别的成兰陵,一时间急怒攻心,脑中热血沸腾,再也无法细作打算,抽出宝剑狂吼着冲向守着热伊姆等人的两名吐蕃骑兵。

那两名吐蕃骑兵闻声兜马,其中一人哈哈大笑着催马迎上萧云而来。萧云双目发赤,手中长剑斜指苍天,迎着敌人快马刺来的长槊狂斩而上,正是“饮血八式”第一招“狂刀”。

一人一骑骤接即分,半截断朔临空飞出老远。攻击萧云的那人兜转马头,诡异的狂叫一声,忽然一股血线自他腰间激射而出,身子竟然拦腰断落马下。

后面那名吐蕃骑兵眼见那人被萧云一剑腰斩,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掏出羊角号“呜呜”吹响。

萧云也是大感意外,这段时日以来他与成兰陵颠沛流离,一直都只能在心中内练“饮血八式”,没料到此时用上“狂刀”不仅未被刀势丝毫扰惑心神,而且威力竟然如此惊人。他略呆一呆,转眼见剩下那名吐蕃骑兵吹响号角,连忙抢身而上。吹号那人如见鬼怪,兜马慌乱逃开。

四下正在烧杀抢掠的吐蕃骑兵听到号角,嚎叫着往营地中冲来。

萧云不敢停留,冲到热伊姆等人身旁割断捆绑的绳索,大声问热伊姆和班夏道:“是逃还是死战?”

班夏二话不说,转身去抄地上掉落着的屠刀。热伊姆面色悲切,高声叫喊几句,只见旁边牛粪堆里迅速钻出两小一大三个人来。

萧云识得两个小儿分别是热伊姆和班夏两家中最年幼的一儿一女,此时正被古丽热伊一手一个拖着跑出藏身之地。

热伊姆转头对萧云说道:“你是少有的勇士,求你保护她们回去我的族里吧!”说话间他对在绝地高原上首遇萧云的大儿子使个眼色。他的大儿子双目喷火,奔出去拾起掉落在地的半截断槊,往刚才骑马逃开的那名吐蕃骑兵奋力投射过去。

那名吐蕃骑兵仗着马快,逃开不远便即停住,仰头拿着号角给同伴发出信号,忽然风声响过,投射来的半截断槊已是钉入他的胸口。热伊姆的大儿子快步抢上,将那人的战马拉了回来。

这厢也有人去拉了被萧云腰斩那人的战马过来。热伊姆一拍萧云的肩膀,沉声道:“汉族兄弟,请保护我和班夏的儿女平安回家。”

萧云举目四望,但见远处吐蕃骑兵听见号角正往营地中快马赶来,他知道热伊姆等人都已作了留下拼死报仇的决心,也是为了拖住敌人留出时间让他护送两家人的血脉先行逃走,当下强压着内心对这群吐蕃人的愤恨,示意古丽热伊抱着一名幼儿骑上马背,自己也抱着一名幼儿跨步上马,然后对热伊姆和留下的众人拱手说道:“我即便粉身碎骨,也会平安护送她们三人回去。”说完扫视一眼留下来的一众高原男儿目光中那悲切却又对他一介陌生人无比信任的神情,举剑一拍马臀,和古丽热伊一齐快马冲出。

古丽热伊双眼泪水迷蒙,骑在马上尖声唱起了歌谣,但她也知此时千钧一发,边高声悲唱边催马狂奔。

萧云听见热伊姆等人嚎叫着与古丽热伊的歌声遥相唱和,不觉也是双目发热。旋即又想起病重辞别的成兰陵来,心头犹如被猫抓一样的烦躁不安,骑在马上暗自盘算:“此去正是往东方而行,按公主小姑娘的说法,正好是回去西域的方向。她重病在身,可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啊……”。

他胡思乱想一阵,转头看看身后不见吐蕃士兵追来,想是敌人被热伊姆和班夏等高原汉子们拼死报仇给拖住了脚步。但他不敢心存侥幸,依然和古丽热伊拼命催马狂奔。

古丽热伊声音早已嘶哑,却不停的低声哼着与自己丈夫家人离别时唱出的那首曲子。萧云知她骤逢大变心神失常,也不多劝,不过眼见她直到此时也没有放声哭过,却更令他有感于塔吉克族女子的坚韧和强悍。

日落时分两骑四人已是来到公主堡山脚下,此来悲切无语的古丽热伊忽然惊醒,对萧云大喊大叫。

萧云不明所以,古丽热伊与他语言不通,情急之下更是手足无措。萧云见已远离了日间的惨烈地狱,示意古丽热伊缓下马来,打算让早已精疲力竭的马儿休息片刻,却见古丽热伊连连摇手,嘶哑着声音对他高声咆哮。

他见如此,只道古丽热伊悲伤过度心智失常,正想办法如何才能告诉她得知暂时已无危险,就见前方尘土飞扬,一大队马队向着二人快速阻截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越女剑法(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