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5章: 越女剑法(四)

《情剑长歌录》

第35章 越女剑法(四)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众人分别入席坐定,汉盘陀国国王缓声说道:“吐蕃国今次前来出使的是千户长巴杰贡,大唐出使的是督骑校尉高尚,两位还未曾见过面,现下算是认识了,待会比武希望两位手下的勇士只论输赢,点到即止。”

高尚坐着抱拳笑道:“国王所言正是,不过虽然高某与这个红脸千户长不曾相识,但吐蕃向来都以我大唐朝的侄儿国自称,我等自当手下留情,哈哈哈。”他说的本是吐蕃国赞普赤德祖赞迎娶大唐金城公主时,吐蕃王基于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联姻的渊源,曾自称是大唐皇帝侄儿一事,本来此事只是两国皇室之间联姻的辈分问题,此时被他说出,言下却是带有挑衅之意。

那名吐蕃中年人自是汉盘陀国王口中说的千户长巴杰贡,只见他听完身旁高瘦汉字附耳翻译之后,顿时勃然大怒,对着高尚叽里哇啦大声说了一通。那高瘦汉子用汉语翻译道:“我们千户长说了,在咱们吐蕃国里,侄儿都比舅舅年轻,一旦舅舅年老没有用了,我们可不会留情面。嘿嘿,莫非高校尉心中害怕,才徒趁口舌之利么?”

高尚哈哈大笑道:“好吧,谁怕谁比了才知道。高某率先向千户长巴杰贡挑战如何?”说完推桌而起跳进场中,对汉盘陀国王抱拳道:“在下是东来的大唐使者,论身份也须对方派出相同身份的人比武才是。”

汉盘陀国王微笑不答,转眼去看吐蕃千户长巴杰贡。那名高瘦汉子早已转译过去,听得巴杰贡面色顿变,迟疑不决。

高尚走到巴杰贡席前趾高气扬的笑道:“莫非巴杰贡千户长不习刀枪?还是害怕了?”

那名高瘦男子连忙辩解道:“我们千户长此来是受赞普赤德祖赞所命,召请僧人去到我国弘传经义的,怎能与你动拳脚?”

高尚哈哈大笑道:“你们吐蕃人当和尚的都要喝酒吃肉,再怎么请高僧回去,也是难以通晓佛理。我看还是拿刀杀人才是巴杰贡千户长该干的事。”此时坐在巴杰贡身旁三名僧人打扮的吐蕃人桌前酒肉俱有,自是又被他拿来说事。

萧云进到此间便只知呆呆望着成兰陵,此时听见高尚存心挑衅,也觉他对吐蕃人过于咄咄相逼,心想:“高兄虽是豪勇之人,却也不该如此苦逼对手,万一双方打起仗来,胜败还是小事,此来出使的本意变了,却是大大不妙。”心中替高尚担心,却又不能上前提醒。

果然那名吐蕃高瘦汉子也怒容满面,大声道:“我们吐蕃人虽然后习佛理,但却都有虔诚之心。高校尉明知我国内有教派之争,这些僧兵本是用来保护前来吐蕃国传经的高僧们而设,并非真正的僧人,何须戒酒戒肉?”这人碍于是在汉盘陀国王宫,言下已是极力隐忍。

他口中所说本是实情,吐蕃人原有本教是为国教,建国后直到松赞干布继位才开始大力推行佛教,至今也不过几十年时间,其国内的本教势力强大,至此都还未有吐蕃人剃度出家,僧人都只能从国外请来传教。为了保护各国僧人在吐蕃的安全,逐渐形成了以习武护卫为主的僧兵团体,人选多是征召年轻的吐蕃下层民众中的男子剃成光头身穿僧袍保护外来高僧。这些吐蕃男子专管习武,并不受戒,因此算不得真正的和尚,也不需要遵守佛教戒律。

高尚再次哈哈大笑,转头对汉盘陀国王说道:“此来我方只此三人,国王既然想要看看我大唐将士的神勇,不若让我安西军中的第一高手一人对吐蕃三名勇士如何?”

他此言一出,吐蕃人自是心头震怒,萧云也大感惊异。正盘算高尚的真实用意,就见巴杰贡豁然起身,对着高尚一通咆哮,那吐蕃高瘦汉子转译道:“我们千户长说,汉典有云,‘士可杀不可辱’,他约高校尉明日午时做生死斗,死者无怨,与两国相交无关,今日便请高校尉勿使国王为难。”那人翻译到此处,忽然感到不对,连忙又转头失声叫道:“千户长……”,他一时情急,说的依然是汉语,但巴杰贡已知他言下之意,大手一摆,阻止他的规劝,面上神色坚定,显然是下了决心。

萧云见巴杰贡如此,却也佩服此人的刚强。高尚也未料巴杰贡会与自己相约决斗,一时无语以对。

萧云眼见双方剑拔弩张,心下快速盘算到:“高兄自是不会害怕与这吐蕃人决斗,不过此来出使的本意是安抚旁国,却不可贸然挑起事端。”他思虑清楚,当下起身出场,对汉盘陀国王施礼说道:“国王万安,可否容在下说两句。”

汉盘陀国王一直面带笑容旁观不语,闻言点头同意。众人将目光投到萧云身上,他却偷眼去看成兰陵,见她微笑不语的看着自己,似乎并未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他一阵失望,不过眼下无暇顾及此事,走到吐蕃人桌前,与高尚并肩站立,拱手说道:“千户长无需动怒,督骑校尉郎并无看轻吐蕃勇士的意思,不过在下于安西四镇军中从未败过,今次也是凑巧途经此地,而贵国并未专门因这次比武抽调高手,因此督骑校尉郎是生怕比武对贵国不公平罢了。”

高尚咪眼瞧着萧云,嘴角古怪的一笑,也不多说话。那名吐蕃高瘦汉子转译过去,然后对萧云说道:“千户长说,比武须得公平,你虽然健壮,却也不能同时对阵三人。男子须得捍卫自己的名誉,生死胜败都是小事。”

萧云眼见吐蕃众人心气难平,当下说道:“这样吧,你们之中谁能用刀将那大石劈开,便可与在下公平一战。”他来时观察吐蕃三名僧兵步履沉重,虽然气势勇猛,却并无在此之前遇见的吐蕃和尚那样的高手,因此有意立威来化解双方生死之约。他不等吐蕃人答话,向高尚借过横刀,略一凝神,大喝一声对着院中一块京白卧石狂砍而下。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那块大石竟被他用刀砍得入肉两尺。众人皆是惊佩,张大了嘴不发一言。萧云对众人抱拳一圈,连忙走回座位调息运气。他这一刀正是已经习练纯熟的“饮血八式”中的“狂刀”,不过此时动刀不能饮血泄功,却也令他好一阵气血翻涌。

……本章完结,下一章“ 越女剑法(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