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7章: 越女剑法(八)

《情剑长歌录》

第37章 越女剑法(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成兰陵和萧云二人几乎同时问道:“难道没有解救之法了么?”

那汉盘陀国王轻叹一声,道:“这套功法男女双修本是道法自然的正途,使十二经脉阴阳调和生生不息,因此轻功可以达到人鬼莫测之境;而独自修炼则走的是完全相反的路子,利用极阴之力贮于奇经八脉之中,也能使练者轻功大进。然而奇经八脉本是用于补十二经脉之不足,以其为本已是违反了自然之道,便是神仙也没有办法。”

萧云闻言心中震惊,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却见成兰陵反而面色平静,对他说道:“你还带着这捞什子胡须做什么?我偏不相信,天下这么大,总能找到法子吧?”

萧云还在发呆,成兰陵却已经伸手扯下他面上的假须。那汉盘陀国王并不感到诧异,微笑道:“我和你师傅年轻时也就如同你们现在一般,嬉笑怒骂皆是随心所欲。只是……只是我不明白为何你师傅会让你以反道之法练这轻功,她难道想让你出家做尼姑的么,可她不是在修道吗?”

萧云道:“若是散功呢,是否如此便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汉盘陀国王道:“此话谈何容易,若是练得此功之人,谁又甘心将一身绝世之功轻易废掉?”

萧云闻言却是一喜,心想:“这国王的言下之意却是说散功之法可行。”当下说道:“散掉这门邪功,改练其他功法,最多多花费一些时日罢了。”

那国王一阵哈哈大笑,道:“郑旦当年便遭遇过一身剑法尽皆被废的厄运。”他一句话又将二人的注意力引了过来,听他继续讲道,“自从郑旦和那名齐国剑客开始双修之后,剑法果然大进,就连那名齐国剑客也难与她匹敌,似乎这套轻功便是为越女剑法度身定做的一般。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传到了我先祖的耳里,那名齐国剑客逃奔他乡。我的先祖夫差因此迁怒于齐国,不顾手下大臣良言相劝,执意与齐国连年大战,最终使得国力空虚。而此时的越王勾践却暗中积蓄力量,随时准备灭掉吴国。便在这期间,吴王夫差每日里都要将郑旦带在身旁,却从不碰她一下,即便是和别的女人欢爱之时也要郑旦在旁服侍。”

萧云听到此处,心想:“这个夫差气量也太小了,如此折磨一个女人。”放眼去瞧正倾听故事的成兰陵,看着她那绝美的面容,又想到:“无论如何,我不会这样对公主小姑娘吧?”他被自己这忽然出现的不确定想法惊了一跳,正暗自琢磨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心思,就听外面鼓声大作,人喧狗吠。

他猛然跳起身来,却见那国王和成兰陵均是面无异色,似乎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汉盘陀国王对萧云招手道:“不用惊慌,我王弟姬恒多年来一直反对我归附唐朝,这次见我态度坚决,于是暗中布了手脚。他素来和吐蕃本教的噶顿上师交好,此次偷偷前去,多半是想借助吐蕃本教的力量来阻止我,哎……,其实我早想将这王位让于他,自己带着研儿回去先祖的家乡看一看,……,或许还能重逢若蕊?只可惜他看不清天下大势,一味和吐蕃本教交好,把大唐和吐蕃赞普都不放在眼里,却令我一直不敢轻易传这王位于他。”

萧云忙道:“国王是否亲自前往主持大局,以防生出乱子来?”

那国王呵呵笑道:“不妨,吐蕃赞普派了两千人来请僧人,便是防备国内的本教趁机作乱,何况大唐五百甲兵也驻扎在城东不远,嘿嘿,噶顿上师的大徒弟与研儿自小相识,情深意重,不会让姬恒乱来的。我们接着将这故事讲完吧。”

成兰陵忽然说道:“唐朝军队来此多日,却并不尽力与国王商讨归附一事,只怕高尚此来是另有打算,也许与国王的王弟暗中有交道。”

那国王闻言一怔,旋即笑道:“姑娘多虑了,唐朝人不大可能会与吐蕃本教打交道,何况这次高尚前来出使,本来便是因我先前主动上奏玄宗皇帝请求归附,到那时大唐驻军在此,姬恒想要反对也是无可奈何,如此我才放心传位于他。”

他顿了一顿,见萧云和成兰陵都不再说话,这才将刚才未讲完的故事接着讲道:“后来有一次,我先祖集结倾国之力攻打齐国,使得国都空虚,越王勾践趁机攻占了吴国国都。此后吴、越两国时战时和,但自从那一仗之后吴国的国力大伤,我先祖也因为男女之事性情大变,整日里只顾想法折磨郑旦,如何能令她伤心,国势更加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彻底被越王勾践打败。战败那天,夷光心知勾践怨恨我先祖,怕我先祖被辱,于是暗中下毒给他,希望他在不知不觉中死去。却不料我先祖勇武过人,被毒药折磨来去,却一时不死。得知实情后痛骂夷光,说自己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不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掉。还对郑旦说,他后悔莫及,早知终将一死,何必折磨她?他心里其实也是爱极了郑旦的。”

讲至此处,三人同时一声长叹,萧云说道:“国王的先祖也真是奇怪,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反而倍加折磨。”

那国王冷眼看着他,反问道:“是么?你要处在同样境地,会如何做?”

成兰陵接口问道:“后来怎么了?”

那国王不再理睬萧云,接着讲道:“这套‘玄女御身术’功法男女双修除了轻功大进之外,还有阴阳互换之效。郑旦本想带着我先祖一齐逃走,但他却坚持要力战而死,不愿向勾践低头。于是郑旦假意向他求欢,实则却是利用这套功法阴阳互换之效将他身中的剧毒全都转到了自己身上,因此而功力全废,成了连剑也拿不稳的弱女子,只是为了圆自己男人想要战死沙场的愿望。后来我的先祖夫差力战之下自刎而死,为越王立下大功的夷光和郑旦两姐妹却被勾践抓了起来,准备秘密处死。”

成兰陵听到这节,道:“越王勾践一早看来便不是善类,想不到心狠手辣至此。”

萧云听这故事与他以往知晓的吴、越之争全不相同,只觉得难以置信,但汉盘陀国王娓娓道来,却又令他不得不信。他更关心与“玄女御身术”有关的来龙去脉,当下也不插言,静听下文。

那国王冷声笑道:“后人只看到勾践吃了我先祖的粪便之后反败为胜,所谓成王败寇,谁会去管勾践是个什么样人?不过这两姐妹却并未死在勾践手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越女剑法(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