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39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一)

《情剑长歌录》

第39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心中暗想:“师傅当年便是在沙洲城外身受重伤被老爹救回来的,看来这个鸟国王口中的洪年儒和师傅真是同一人。”

那国王随着口中述说的往事心情起伏跌宕,至此终于平静下来,又道:“我知道洪年儒未死,于是勤加练武。倒不是怕他会来报复,而是想要练成神功亲手杀了他。但‘玄女御身术’的图谱我早已给了若蕊,当时又未曾用心记诵,因此只得四处访师学艺,如此几年下来,西域沙漠至吐蕃高原一带知名的高手全被我一一打败。我以为终于练成了剑法,于是启程前去寻找洪年儒的踪迹,却不料在碎叶城遇到一名使刀的老者武功甚为高强,于是便约他比武,结果他只用了六招便令我败北。但我却不死心,只道他那套刀法高深莫测,天下本就未有别的武功能与之相比,因此对前去打败洪年儒依旧充满信心。后来与那老者谈话,却听他说,天下最厉害的武功不是他那套刀法,而是越女剑法。”

萧云已猜到国王口中那老者使的便是“饮血八式”,果然听他讲道:“原来那老者曾与洪年儒大战过一场,开始双方也是不分胜负,但后来洪年儒越战越强,最终打败了那老者。而这名老者用的刀法正是小兄弟你刚才用来砍石头的‘饮血八式’。那老者自此心灰意冷,才会漂泊来到西域。我听他一番话,却知并非是越女剑法比霸王神刀更加高深,而是洪年儒在与那老者比武之时看懂了刀法诀窍,他最擅从对手身上偷师,因此才会越战越强最终打败那老者。”

萧云听得心中一动,暗想到:“师傅原来早就破了这套刀法了么?那我还习来做什么?”顿觉意兴萧索,但旋又想到:“师傅不也曾跟着鸟国王说过‘剑法不分好坏,用剑的人才分高低’么,想来刀法也是一样罢?”

那国王眉宇轻皱,缓缓往下讲道:“自此,我对洪年儒算是彻底服了气,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再也没有信心去找他报仇,更怕见到他和若蕊在一起。于是回到公主堡来,每日里虽也勤练剑法,却甚少与人动手。直到小兄弟今日使出这刀法,竟令我一时间好胜心起,……,嘿嘿,无论如何,若蕊未去找他,心还是向着我的……。”他说到此处忽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成兰陵问道:“国王身子带病么?”

那国王缓得一缓,便即恢复如常,呵呵笑道:“没料到经过这些年未曾与人提起往事,一说到若蕊竟令我还如同少年人一般心神不宁,哈哈哈。”

萧云虽对这故事甚感兴趣,但更关心与“玄女御身术”有关的细节,催促那国王道:“想不到我和公主小姑娘的师傅竟与国王有这么一段渊源,那这套‘玄女御身术’我师傅是否知晓呢?”他从未料到阿儒竟是如此顶尖的高手,心中极盼能从他身上寻得解成兰陵走火入魔的法子。

那国王摇头道:“洪年儒知不知晓这套功法不重要,若蕊既然会在图谱开篇处作了注解,定已对这套功法深有心得。丝洁雅丽姑娘须得向她求教解救之法。”

萧云一拍脑门,对成兰陵道:“是了,你师傅拿着这套图谱这么些年,一定可以想出解救的法子来。”

成兰陵白了他一眼,道:“只要没有你来烦我,哪须什么解救之法了?”

萧云听她娇嗔佯怒,也打趣道:“小时候我不是说过必娶你为妻不可么,我不来烦你怎能娶你为妻?”

成兰陵脸上红晕顿起,轻“啐”一口道:“好不要脸。你问过我爹了么,不怕再给他痛打一顿?”萧云嘿嘿一笑,心想:“只怕是打在我身,痛在你心吧!哥哥我可不能让你心痛,你爹再要开打,我还不会躲么?”二人此番重逢心下本各自欢喜,又听那国王口中所讲的一番故事,无不与男女爱恨相关,不觉生出许多感叹,少年时的点滴回忆涌上心头,令此来的一切芥蒂消失无踪,一面甚替旁人欲爱不成感到惋惜,一面又在心中相互生出极为亲近之感。

那国王听见二人说话,面露微笑,告诫道:“姑娘此去找你师傅寻得解救的法子前,千万不可妄动内气,否则性命堪忧啊。”

成兰陵笑道:“早有人答应了要护送送我回家,我自然不会去动刀动剑的。哼,也不知那人还守不守约?”

萧云连忙想要答话,却见她偏过头去问那国王道:“未曾想研妹子竟是师傅的女儿,这次不如让她与我一同回去,也好让师傅惊喜一番。”

那国王闻言两眼放光,但只微笑不语,片刻后对二人说道:“我先出去,姬恒想必已经回来了,正好趁高尚来出使的机会,将这王位禅让予他。你二人在此说说私话儿罢,呵呵,那日丝洁雅丽姑娘昏迷之中被研儿救了回来,说了一番胡话,听那意思是对小兄弟生了闷气,此地无人前来打搅,无论你们谁服个软儿也不会有人看见,哈哈哈。”说完大笑着走出门,留下二人独对室中。

成兰陵面色微变,张口欲叫住那国王,却被一脸傻笑的萧云一把抓住手掌,听他坏笑道:“嘿嘿,这次你可别想跑了。”

成兰陵回头看他,忽然心中感动,眼眶顿时发红。萧云一见心下慌神,连忙缩手赔礼道:“公主姐姐,哥哥我也不知道前日里哪处惹你生气了,竟令你不辞而别,哥哥在这厢赔罪了---。”说到后面声音拖长如同唱曲一般,躬身对她行了一礼。

成兰陵破涕为笑,娇嗔骂道:“你心中只有你的公主小姑娘,哪里是喜欢丝洁雅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儿时一样顽劣,没个正经。到底我是姐姐,还是你是哥哥?”

二人笑闹着将生辰日期一排,竟是同年出生,不过成兰陵却比萧云大了月份。萧云心中甚为不服,但对这不可更改之事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口中将称自己为“哥哥”两字说得更加响亮。

二人冰释前嫌,萧云这才正色说道:“你走那日吐蕃人前来抢掠,热伊姆两家人只有古丽热伊和两名幼儿随我逃了出来,却又被这汉盘陀国一个什么王的人抓走了,我此来本是打算混进来寻机搭救,没想到你师傅和这国王有这么一段渊源,等会咱们求他下令放了古丽热伊三人,将她们送回族人那里,也算报答他们两家人对我俩的救命之恩,如何?”

成兰陵脸色一变,迟疑说道:“只怕此法行不通。那高尚此来并未真正打算安抚汉盘陀国,这人和国王的兄弟姬恒早有约定,由他利用带来的五百士兵牵制吐蕃赞普派来的两千人置身局外,暗助姬恒登上王位。刚才外面喧闹无比,想来正是姬恒谋权夺位已成。”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