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40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二)

《情剑长歌录》

第40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大惊问道:“你……你怎知道这些?为何不对国王说明?”

成兰陵道:“我怎知道这些的以后再告诉你。国王本就打算退位让给姬恒,因此我才未多嘴。”

萧云心中大急,责怪道:“唉,自古争夺王位都是不死不休,你怎能……起码应告知国王一声呀!”

成兰陵一脸委屈,道:“国王的剑法高强,这片草原无人是他敌手。谁又能伤得到他了?”

萧云见她如此,心下不由一软,柔声道:“国王已经上书皇上请求归附,若因国内政变出尔反尔惹得龙颜震怒,派出安西大军扫平此国只是举手之间的事啊!归附大唐对双方都有利,何必非要打仗呢!”

成兰陵冷笑道:“唐朝想要打败汉盘陀国只怕也不是易事,吐蕃本教为了争夺汉盘陀国派了大量教众来此,只要姬恒一掌权,就连吐蕃赞普也会给以支持的,唐朝再想争夺谈何容易。”

萧云闻言心下更急,连声说道:“如此更是不妙,这处屏障一旦被吐蕃人占据,于阆国便会成为多事之地,安西大军与吐蕃人少不得会有连番大战,这样不知将有多少安西军中的兄弟会白白死去。”

成兰陵皱眉道:“他们的生死又关我们什么事了?”

萧云诧道:“他们可都和我俩一样,是大唐的子民啊!”

成兰陵面色不屑,微怒道:“你小时候不是一直当自己是羌族人么,怎的现在成了唐朝人了?”

萧云闻言一怔,心想:“公主小姑娘这是怎么了?我是大唐子民有何不对么?”他在长安生活了多年,心头早就将自己当作唐朝人看待,尤其是来安西当兵这两年,更是与来自大唐辖下的各族男儿称兄道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再无儿时那狭隘的民族之别。他见成兰陵动怒,当下不愿再扯这话题,柔声道:“我们出去看看情形,无论如何我也得想法搭救古丽热伊和那两名孩童的性命,好么?”

成兰陵冷声道:“要救她们原也不难,只要你别去掺合汉盘陀国王的家事,我自然能求那姬恒下令放了古丽热伊和那两个小儿。”

萧云心中不安,连声答应,催促成兰陵往王宫前院而去。二人七拐八绕,行得一阵接近到地头,便听一声愤怒的惨叫,声音尖利清脆,正是汉盘陀国王的女儿姬研所发。

二人心中同时一紧,快步走进前院,只见场中围着大量的汉盘陀国士兵,汉盘陀国王萎顿在当中,姬研正奔上前扶他起身,声泪俱下的吼道:“巴桑,你不是人,你……你竟然连我也骗……”,与她父女二人对面站立着一名吐蕃服饰的高大青年,脸色铁青的说道:“研儿,你爹想要和唐人交好,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连你叔父也赞同我的做法,只须他掌权后,我们便再也不用担心这里会被唐朝人占据了。”

姬研大声叫骂道:“你口口声声对我好,想不到只是利用我来向我爹下毒,你好狠的心啊!”

萧云和成兰陵听到此处更觉心惊,又听那叫做巴桑的吐蕃青年说道:“你也知道你爹剑法高强,若不废掉他的武功,他要取此处哪个人的性命不是易如反掌?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免得你叔父迫不得已与你爹兄弟相残啊!”

姬研再也忍不住伤心,痛哭流涕的对汉盘陀国王说道:“爹,爹,都是女儿听信了妖人之言,害你落得如此下场,你……你一剑杀了我吧,就当没生过我这不孝女儿,呜呜……。”

汉盘陀国王吐出两口鲜血,勉力说道:“研儿,爹怎会怪你了?这小子和姬恒处心积虑想要置我于死地,要怪只能怪为父自己不察,未能看出姬恒竟会如此没有人性。”说话间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惹得姬研放声大哭。

一旁有人接话道:“大哥,若不是你一心归附唐朝,王弟我又怎会出此下策?巴桑对研儿一往情深,他和我这样做本是为了你父女二人好,谁知你如此强硬,告诉你中了这毒不能妄动武功,却偏要对巴桑起了杀心,现在毒气攻心,全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萧云打眼观察,只见说话之人面貌熟悉,竟然就是抓走古丽热伊等人的那名中年贵族汉子。暗道:“想不到此人是国王的弟弟,看来那日他带领的手下多半是吐蕃本教教徒,打扮成汉盘陀国士兵的样子前来进行阴谋。”

姬研突然一抹眼泪,抢过汉盘陀国王手中长剑,娇叱一声往巴桑刺去。巴桑的身手也是不弱,侧移两尺避开来剑,反手一刀砍向姬研,口中大喝道:“你别逼我。”

却见姬研全然无视他砍来的大刀,手中长剑轻颤摆动,又往他咽喉刺去,自己身前空门打开,暴露在对手势沉力大的刀锋之下。巴桑显然吃了一惊,连忙回刀招架,骂道:“你疯了么,竟然与我拚命?”

姬研并不答话,剑招再次变换,忽然人剑合一如镖射向对手。萧云和成兰陵同时大叫“不好”,姬研用出的这一招正是越女剑法中败中求生的极险招数,整招剑法只有进攻,没有防守,全身都会暴露在对手攻击之下。汉盘陀国王更是奋力飞身阻拦,跳至巴桑身前去抓对手的大刀。

巴桑身法轻灵的转了一个圈,从后抓住早已神志恍惚的汉盘陀国王,顺手便往姬研攻来的剑尖上迎去。

萧云眼见如此,拔剑腾身跃出相救。但与场中几人相隔甚远,要救已是不及。就听身后风声响过,成兰陵已施展她那天下无双的轻功飘身而至,拉着姬研的小腿硬将她扯后三尺,总算解了几方之危。

萧云更不答话,跟着来到场中,长剑颤动刺出,取向一脸铁青的巴桑。巴桑显然未料半路有人杀出,抛下抓在手中的汉盘陀国王疾退三尺躲避来剑。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