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42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四)

《情剑长歌录》

第42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四)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巴桑闻言身躯微震,偷眼看着瞠目结舌的姬恒,犹豫着拔出大刀,却不上前动手。

姬恒再次大声阻止道:“上师怎和世俗狂徒一般见识?眼下本王顺利加冕才是大事,我王兄伤你本是你对他下毒在先,何况他已经身死,不若罢斗医治伤势才是紧要之务。”

噶顿上师“桀桀”怪笑,叫道:“巴桑,你要抗我的命么?其他人还等什么,给我将这几人通通斩成肉酱。”

姬恒大惊,叫道:“你疯了么?”噶顿上师冷言答道:“你不是自愿做了吐蕃人么?与其让你这个‘吐蕃人’来接替汉盘陀的王位,还不如让我徒弟来接任,哈哈哈!”

姬恒大叫骂道:“好你个老匹夫,怪不得如此助我,原来你……原来你……”,一连说了好几个“原来你”,却再也没有下文,显然心中气愤以及。

巴桑更是大惊,“扑通”跪倒在地,求道:“师傅,不是说好只须除掉姬吴,助姬恒登上王位即可么?姬研只是一介女流,何须杀她?”

围着院子的汉盘陀国士兵虽作一式打扮,但当中却分为三方。噶顿上师的属下占了近五成,姬恒的亲信占了三分之一,还有少量的人却是巴桑的亲信。此时众人眼见场中几人起了争执,都不敢妄动,旁观形势。

噶顿上师暴喝一声,道:“还不动手,难道要我一个个亲自来么?”手底更加急猛,但说话却毫不费力,这一番对答间又与萧云斗了十几招。

萧云已是使出浑身解数,此时更被逼至院角,眼看再无路可退。他刚才全力游斗,一口真气提至胸口,丝毫不敢乱了分寸,本想叫成兰陵趁乱逃走,却一直不敢开口说话。但对噶顿上师等人对话却听得清清楚楚,此时晃眼见到巴桑站了起身,慢慢提刀对着场中站立的两名女子走去,心下不由大急,当即用左手摸出随身带着的子母刀奋力往咄咄逼来的噶顿上师激射而出。

噶顿上师微微退后侧身避过射来的匕首,复又当头一杖砸向萧云。他见萧云身处墙角已无闪避之处,这一仗丝毫不留余地,那声势犹如山崩地裂般骇人心神。

萧云自然知道射出的匕首绝难伤及对手,不过要的只是那一瞬间的空隙,趁噶顿上师微退之际,大叫道:“公主小姑娘,快去山下安西军中,我……”话未说完对手惊天一杖已经袭至头顶,耳听四下乱了起来,成兰陵惊声尖叫“不要硬拼啊……”、姬研凄厉的话语声“你真要杀我么……”、姬恒气急败坏的喊声“来人,来人,与吐蕃人拼了……”、四下围着院子的大汉们呼喝叫骂声同时传来,令他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斜摆手中长剑在自己胸口划出一道血痕,同时口中大叫道:“八魔齐聚,生死无常!”接着剑化刀势,无视对手攻来的铁杖,举剑横斩对手胸口。

这一剑正是“饮血八式”的第七刀“魔刀”。他情知自己与成兰陵等人的生死全都系在眼前这人身上,但自己的武功与对手差得太远,唯有以命博命,于是浑劲发作,使出了这招只将招式硬记下来的“魔刀”。

这招“魔刀”共藏有八个变势,刀谱上注明使用之际,每一式都须先行在身上不同部位用刀划出血痕,才能令刀法发挥出神鬼莫测之力。他此时使出的这一式名为“百八式”,须在左胸心口位置划伤出血,刀谱有道:“三世烦恼,一朝皆消”。

但他使出这招刀法,却未出现从前使这刀法前面两招那样心神被夺之感,反是头脑一阵清明,划在胸口的伤口发出深入骨髓的痛楚,那痛楚变幻莫测,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吞噬掉一般,追着他身子撕裂而来,迫得他逃也似的挥剑砍向对手。

噶顿上师见他不顾一切挥剑横斩而来,顿觉一股无坚不摧的暗流令自己心下一寒,砸向对手的铁杖不由自主偏出了两分,打在萧云身旁墙上,碎石四下激射。他正暗自惊异,萧云斩来的剑锋已至,连忙舍杖疾退,堪堪避过对手攻来的致命一剑。

萧云大喝一声,回转剑尖又在自己印堂处点破出血,剑锋如刀砍出,竟是若隐若现五道剑影攻向对手。这一式正是“魔刀”的第二式,名为“五阴式”,他自行点破印堂,顿觉一阵控制不住的悲伤涌现心中,手中长剑似乎与自己的身子融为一体,对手的身躯仿佛便是消解这摧心断肝悲伤情绪的良药,必欲斩之而后快。

噶顿上师见状大惊失色,明明与自己武功相差甚远的对手突然接连使出怪招,竟令自己感到无从招架,心头泛出阵阵寒意,只能连连后退。

如此一来,二人的势头正好反了过来。只见萧云挥剑为刀紧追对手,噶顿上师则狼狈退避。两人生死立判之间早已超然物外,对院中的混乱状况毫无察觉。

萧云心头微喜,眼见对手必败无疑,不等“五阴式”用老,“魔刀”第三式“生死式”接着发出。只见他剑尖轻点“命门穴”划破肌肉,反挥长剑当空劈向对手。突然一阵寒意自脚下升起,令他浑身顿感阻滞,原本霸道无伦的这一式犹如断线风筝般消失无踪,砍向对手的长剑变得毫无威力。

噶顿上师正感难逃对手的诡异招数,忽觉压力一松,寒意顿灭,顿时心下大喜,无暇去想此中关节,眼见对手来剑乱无目的,当下闪身迎上,双掌运足内力重重击在浑身僵硬的萧云胸口,将他击得当空翻了两个筋斗,“砰”的一声撞上院墙,竟连墙壁也撞出一道缺口来。

萧云刚才正骇于突然出现的那股寒意令自己连手足也无法控制,对手猛力击来的一掌却打得他浑身一畅,就连后背撞上墙壁的反击力也觉得舒服之极,充斥全身的可怕寒意随之而去,张口喷出淤血之间,反而感到精力旺盛无比。他略一提气,感到自己未受内伤,当即便要复身再斗,却见院中一片狼藉,横七竖八躺倒着“嗷嗷”叫痛之人,姬恒早已不知去向,姬研一脸悲戚死死盯着与她面对站立的巴桑,另一处一名彩裙长发女子手持长剑正与噶顿上师翻滚激斗。

他略一定神,突然心下大惊,刚才他被噶顿上师击中之时听见成兰陵的尖声惊叫,此时剑招飘飞若仙的这名女子不就正是她么?当即心也一阵猛沉,念头电闪而过:“公主小姑娘怎能妄动内气,她……她这样做是不要命了么?”一念及此,一阵比刚才与对手生死相斗之时出现那寒意还要深邃的凉意升腾而起,竟令手脚也感到一阵麻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