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43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五)

《情剑长歌录》

第43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五)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与噶顿上师激斗的成兰陵正全力抢攻,身法快若流星,长剑神出鬼没,逼得对手只能背倚大树凭着几十年苦练积攒下来的浑厚内力苦苦抵御。忽见成兰陵剑招一变,人剑合一如镖刺向对手眉心,正是“越女剑法”最凌厉也是最凶险的保命招数,大有背水一战的赌命之意。不过她用出这一招来却比姬研快了何止几倍,噶顿上师明知对手的剑尖就要刺进自己印堂,却感到避无可避,只能束手等死。

萧云至此才惊魂甫定,大叫阻止道:“不可如此,快快住手---”,说着跟头踉跄的狂奔向激斗中的二人,但四下敌人前来阻击,却难迅速靠近。

成兰陵刚才见萧云几乎便要丧命在噶顿上师的惊天铁杖之下,不顾一切想要上前阻止,却被混战三方的手下阻在院子的另一侧。还未等她回过神来,萧云却突然声势大盛,反而追着噶顿上师疯狂进攻,这才稍安下心来,凭着一身精妙剑法勉力护着自己,但她牢记汉盘陀国王的告诫,不敢轻易提气运功。

直到看见萧云被击得翻飞出去,当即再也顾不了汉盘陀国王“千万不可妄动内气”的告诫,立时提气运功,飞身阻止正欲追击萧云的噶顿上师。她一上去便全力施为,杀得对手连连后退,但内息却远没有往日那样顺畅自然。她心头担心萧云的伤势,更搅得胸中真气聚而难凝,仿佛随时都会气散招灭一般。诸般念头纷沓而至,令她玉齿轻咬狠下决心,趁着内息还未出现大的异状之前用出“越女剑法”中拼命的招数,意要一招杀敌,最不济也要令对手身受重伤。

就在对手必死无疑之时,萧云的惊呼声传了过来,成兰陵顿觉胸口一空,一身真气如风飘散,飞在空中的身子猛然往下沉去,手中长剑偏出两寸,将噶顿上师未受伤的右眼划破,连带在他脸上拖出一道绵长的伤口。

噶顿上师被这一剑划破右眼,已是双目失明。他横行吐蕃高原已久,此时逢此大变心头惊惧交加,运起浑身功力漫无目的四处乱击。萧云暗叫不好,运劲向噶顿上师掷出手中长剑,自己则不顾四下攻来的刀剑,腾身如鹰飞至摔倒在地的成兰陵身前,抱起她迅速退至姬研身旁。他这一进一退全副身心都系在成兰陵身上,身形移动之间不自觉的暗合了“饮血八式”的刀义,整个人便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尖刀一般令对手胆寒,一番来去竟然无人胆敢上前阻拦。

噶顿上师刚才狂怒咆哮,待他听见剑锋破空声传来已是无可躲避,被萧云掷出的利剑“扑哧”一声刺穿肩胛骨,直没至柄。这一下重击加上两眼骤瞎,饶是他凶狠强硬也大感心头恐惧,不停的运足全身功力团团击出,嘴里鬼哭狼嚎的叫道:“来人啊,来人啊,给我杀……,巴桑?巴桑你在哪里?给我杀掉那小贼……。”他手下众人平日里对他奉若神明,此时见他如此惨状,当下奋不顾身冲向萧云等人。

萧云抱着成兰陵来到姬研身旁,喊道:“快带她走,我断后。”说着将成兰陵交至姬研怀中,却见她秀眉一挑,对巴桑说道:“老地方,你早做决定。”说完领着萧云快速往后院逃去,噶顿上师的手下紧追不舍,巴桑却呆呆的站立在原处不动声色。

萧云回头观望,见此情形大感奇怪,但此时追逃之间无暇顾及他事,只管挡在二女身后且战且退。不一刻,众人已战至后院石室,姬研当先冲入,萧云赤手空拳,抓起地上沙石奋力投出,堪堪逼退几名近身的敌人,连忙转身跟着冲进石室。只见姬研在石桌旁按动机括露出一条幽深暗道,当下伸手接过昏迷不醒的成兰陵,跟着姬研沿道而下。姬研按动机关,暗道口复又合上如初。

这条暗道阴冷湿润,显然是开在山腹之中。萧云急于察看成兰陵的伤势,与姬研一阵飞奔,前面微光射来,已是到了暗道出口。只见此处正好位于北面山腰,一块巨岩突出山壁,下面是陡峭悬崖,四下无路可走。

姬研对一脸惶急的萧云招手道:“这边走。”转身带着他来到巨岩另一端,一个古旧的绞绳吊篮赫然出现,又说道:“你带师姐先走,我……我还有事要办。”

萧云急道:“此时堡内无论是噶顿上师或是你叔父掌权,对我们都大为不利,且先随我逃出此间,再从长计议吧?”

姬研凄然一笑,坚定说道:“我要在这等个人来。”

萧云奇道:“等谁?”

姬研答道:“巴桑。”

萧云顿时会意,劝道:“你要杀他报仇么?不过眼下他人多势众,想要报仇只怕不易,不如先行逃出,再想办法?”

姬研突然“咯咯”笑出声来,复又黯然垂下两滴清泪,伸手轻抚被萧云抱在怀中昏迷不醒的成兰陵额头,说道:“师姐可真幸运,有你不要命的对她好。……你快带她走吧,我已决定了,要在这里等着巴桑。”

萧云见她神情恍惚,语调悲戚,心下也是不忍。心想:“她是公主小姑娘师傅的亲生女儿,我可不能丢下她独自一人。也罢,先看看公主小姑娘的伤势如何。”他念及此处,轻手将成兰陵放在地上躺下,伸手给她搭脉。

姬研不再理他,只管呆呆的盯着暗道出口。

成兰陵的脉象忽烈忽止,阴脉跳动异常,萧云随着她的脉动心惊肉跳,暗想道:“师傅曾说人之将死才会有此异状,难道……难道……”,念及此节竟然不敢再往下想,只觉一颗心不停往下沉,耳中“轰”然巨响,再也听不见外界一切声响。

昏迷中的成兰陵突然轻轻扭动几下,嘴角展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虽是在伤重昏迷之中,却依然显得那般扣人心弦的美丽。萧云心头猛然一震,寻思:“萧云啊萧云,枉你活了二十几年,眼看要找的人就在跟前,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掉么?”他心头悲苦,眼眶顿时发热,泪水已在眼里打转,又想到:“我口口声声答应公主小姑娘要护送她回家,哪知却是她不顾一切来救我,我……我……这算什么?……她要是死了,我原该赔她一条命啊……!”心中胡思乱想,念及生死之处猛然醒转,当即打定主意,若成兰陵不治身亡,便要自刎跟随。

……本章完结,下一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