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44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九)

《情剑长歌录》

第44章 莺儿燕子俱黄土(九)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巴桑拼命握住剑柄,指节都已发青,沉声问道:“你做这一切就是想要最后杀了我么?”

姬研仰天狂笑道:“我不会杀你,我要将你和噶顿、姬恒关在一间房里,最后谁能走出来,便饶他一死,……,你中了这毒,又和姬恒大战一场,现下可不能再妄动武功了,否则,哼哼……哈哈哈……”。

巴桑默然无语,片刻后突然发出一阵尖厉诡笑,对姬研说道:“你说得都对,我是太懦弱!儿时第一次看到你,只见你身穿彩裙被人前呼后拥从我面前经过,我就在想,要是能亲一下这个粉妆玉砌的女娃儿该多好啊,但我只盯着你看了一眼,便差点被人用皮鞭抽死;后来我父母双亡,被卖到吐蕃本教去做奴隶,天天遭到毒打,但只要想一想你的样子,那些身上的伤便都不那么痛了,直到你的样子在我心里变得模模糊糊的时候,噶顿为了和赞普对抗,让所有本教的奴隶也可练武,有一天,他说我是个练武的材料,便破例收了我做徒弟,让我再次有机会见到你,还能正大光明和你来往……,但他却从不忘时刻提醒我,随时能让我回去继续做我的奴隶;……,我杀的那侮辱你的唐朝人其实武功高出我好多,我能杀掉他只是因为他比我怕死,我从未想过你会因此而喜欢上我,但当你那天夜里扑进我怀里哭泣的时候,我就开始害怕,怕总有一天会失去你!”

二人这一番对答说的都是男女私情,却听得四下众人聚精会神。

巴桑越说越动情,语声也略带呜咽继续讲道:“你生下来便被宠着,自然不懂看人脸色、忍饥挨饿的生活。小时候我虽然看到你便喜欢上了,但这在当时对我来说,还比不上一块冰冷的乳饼来得重要!我必须要活着,只要有一、两顿饭吃不上,我就没有力气干活,不干活不仅要挨打,还会继续没有饭吃,因此我怕,怕我饿死,再也看不到那个风光无限的女娃儿;我原以为永远也无法与你走在一起,无法与你好好说上一两句话……,等到噶顿收我为徒之后,我费尽心机讨好卖乖,好多师兄不是被他杀掉,便是忍受不了他的控制和折磨逃跑了,最后我反而成了大徒弟,但越是如此,我活得越发小心翼翼,你说得对,我怕失去噶顿的大徒弟这个身份,这些年来没有少帮他残害教内、外的异端,也不知有多少人日思夜想着要来找我报仇雪恨,一旦我失势必死无疑,我若死了,谁人还能记得住我?”

巴桑身材魁梧,说这一番话却令人觉得他硕大的身躯虚弱不堪,姬研听得动容,已经风干的眼泪忽又掉落两滴。

巴桑顿了一顿,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抬起一直低垂的头,继续说道:“我记事以来,从未踏踏实实的酣睡过一觉,只有那次你在我怀中哭泣后留下的余味,伴我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做了好多梦,都是好梦,可每次却会被这些好梦惊醒,然后闻着你留在我衣服上的气味,才又能平静睡去。那件衣服我至今也好好的放在床头,只是年陈久远,早已没了你身上的余味。……我一生都必须听命于人,唯一一次自行作主的事就是杀掉那个侮辱你的唐朝人,当时我心里只想着你的笑容,本来没曾想过还能活下来的,明明对方的武功比我高出太多,最后却被我杀掉,嘿嘿……,哈哈哈……,”说到此处一阵放声大笑,露出一脸豪情,想来这是他心中甚为引以为傲的事:“这件事被噶顿知道后,差点挑断我的脚筋,恰好姬恒前来抱怨你爹有归附唐朝的意图,噶顿才放了我,让我来与你接近。我知道凭我的实力,生死只存乎于噶顿一念之间,又渴望着能多和你在一起……,哎---,这些年来,虽然我做的都是暗中和姬恒勾结谋图如何推翻你爹的勾当,但对你说的话,却真是我心里想的。”

姬研听到此处,情绪骤然激动,尖声叫道:“你想要求饶么?你以为说这些话就能让我爹活过来么?”她越说越恨,忽然飘身夺过身旁一名士兵手中的长剑,劈头便往巴桑刺去,嘴里哭叫道:“我要杀掉你,给我爹报仇。”

巴桑侧身躲过来剑,继续说道:“我也想能和你远走他乡,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但我连自己的命都是噶顿的,又能怎样?本来这次想着若能帮他让姬恒登上王位,我便求他给我自由,让我能和你在一起,可是等我发现他其实是想除掉你爹的时候,已是没有法子挽救了。我从未想过要杀你,我怎能忍心伤害你呢?我那时情急,只是不知该如何救你,我是怕他们连你也一道害了……”。他口中越说话,姬研攻击得越快。他不知是药力上来,还是神志不清,躲闪之间总会慢上半拍,转瞬间已被姬研手中长剑割出累累伤痕。

成兰陵生怕姬研情绪激动之下乱了分寸,会被巴桑所趁,连忙让萧云抱着自己靠近过去,让他随时准备出手相救。众人都眼巴巴的盯着场中拼斗的两人,竟无人理睬她和萧云二人的忽然出现。

此时场中的拼斗完全成了一边倒的趋势,巴桑一味躲闪也不还手,姬研长剑越舞越急,剑锋过处总会带出一蓬血雨,过得一阵,巴桑已是浑身染红,仿佛是个血塑的雕像。脚下大地上已经凝固的血液复又洒上鲜血,暗红和鲜红两种颜色层次分明,似乎不是从同一人身体里流出来的一般。

姬研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泪水模糊中剑锋所指已是凌乱不堪,巴桑反而面色平静,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突然轻声说道:“研儿,我不还手不是害怕毒发。我当作是你在轻轻摸着我哩!”他话语一落,挺身迎着姬研本已歪向一旁的剑尖撞去,只听“扑哧”一声轻响,长剑已从他心口对穿而过。

姬研猛然一惊,尖叫着放开剑柄疯狂的退后几步。巴桑头上编着的小发辫披散凌乱,紧贴在他满是血浆的脸庞。夕阳余晖洒落下来,照得天地一片金红,众人都已看得屏气忘吸,静静的感受这场不惊不险却又生死已分的决斗。

巴桑伸手倒握着穿透自己胸口的长剑,血红的眼睛看着满头乱发迎风飞舞的姬研,一窜血泪潸然滑落,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去前头等你了。那里我不会还是个奴隶吧?”说完话用力一扯,将胸口长剑抽了出来,带着血沫抛出老远,接着“嘭”的一声闷响,他已仰天摔倒在地,含泪而亡。

众人不约而同发出一阵低叹,直到此时才放下紧绷的心弦。

姬研更是站立不稳,摇摇晃晃时笑时哭。萧云连忙抱着成兰陵越众而出,走到姬研身旁低呼道:“公主,……,姬姑娘!”成兰陵在王宫内已经住了些时日,常常与姬研四处赏玩,好多侍卫都已识得她,见萧云抱着她出现,也无人上前盘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南好(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