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47章: 江南好(四)

《情剑长歌录》

第47章 江南好(四)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雷万春突然插言道:“萧兄弟,这位释无量大师一身横练功夫炉火纯青,罗汉十八手更是他的看家本领。但他年老体弱,你可要让着一点,哈哈哈!切记不可与他抢攻,只管拿刀来拳砍手,来腿砍脚,如此便可!”

李嗣业也不与萧云争论,回身拿来自己的陌刀递给他道:“雷大哥说的话可要记住了。”

那白眉老僧释无量早已等不耐烦,咆哮道:“雷万春,你若不服气也来和老衲大打一场,磨嘴皮子算甚本事?来来来,出外面去放开手脚杀上一场,别再磨磨蹭蹭的。”说完当先走出大帐。

萧云接过李嗣业递来的陌刀,心中暗想雷万春的话中真意:“这雷兄的意思难道是说不可与这老和尚对攻么?可我不攻击如何取胜?”他本已打定主意一动手便全力使出“饮血八式”第七招“魔刀”争取先手,对雷万春告诫的拖延战术也就不愿多想。

释无量在帐外大呼小叫,萧云拖刀出门,对着跃跃欲试的释无量长身站立。众人哄然跟了出去,温承更是连着成兰陵和榻凳一起搬到帐外。

李嗣业吩咐四下兵勇点燃一圈火把,照得场中如同白昼。释无量嘿嘿怪笑道:“你没有亲手害死我师兄,若是现在认输,老衲还能留你一命,废去武功便罢。这妖女让我抓回少林,看方丈师兄如何处置!”

萧云闻言大怒,心中想到:“公主小姑娘若不是走火入魔,还会怕了你不成?”他听释无量对成兰陵语气无礼,当下话也懒得多说,大喝一声,倒转手中陌刀划破胸口,出手便发出“魔刀”第一式“百八式”攻向对手。

此番再次使出“魔刀”却未有前次那种锥心蚀骨的痛楚,一阵神来之力遍布全身,手中陌刀发出一波凌厉的暗流。

释无量惊声轻呼,僧袍摆动往后暂避。

萧云恼他对成兰陵不敬,又对喀吧和尚凶恶,手底丝毫不留余地,回摆刀尖便欲点破自己印堂使出第二式,忽觉浑身劲力激荡,连绵不绝,竟无招式变换间应有的后力不续之感。顿时微怔停步,手中陌刀也悬停半空,迟疑不决。释无量见他凌厉无匹攻来的一刀忽然顿住,哪肯放过这个机会,两个硕大的皮拳拉了个弓手便往他面门击去。这一拳全力以赴,存心一击放倒对手以此立威,去势隐有风雷声响动,显然一身内力极为惊人。

围观众人原本见萧云出手便是鬼神莫测的一刀,正觉惊叹不已,忽又见他脸现惊异神色慢下手脚,再见释无量趁此破绽攻向他的霸道铁拳,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特别是李嗣业和雷万春二人,都熟知释无量一套“罗汉十八手”拳法刚猛迅捷,内力雄厚异常,萧云露出诺大的一个破绽来,已是将生死操在了对手拳下。

对手拳未到,劲风已至,萧云想要回刀招架也已不及,形势千钧一发。他被对手带起的拳风刮得面上隐隐作疼,当即收回神思,见收刀招架不及,情急间一阵阴阳交替的张力自任督二脉喷薄冲出,手中陌刀突然发出一股气波,当头便往对手头顶罩下。

释无量大惊失色,对手刀气之猛,竟似不在自己内力之下,当即顾不上伤敌,左拳斜摆便去夺其手中陌刀。

萧云却大感心喜,念头飞速转动:“刀谱上说,用式之前须得划破体肤,但我现在怎会不需如此也能用出此招?”暗中寻思关窍,手下却不停,铁臂用力挥下,与来夺刀柄的对手两拳相接,一股暗流“骛”的晃动散开,接着“噼哩啪啦”一阵骨骼裂响,两人脚下顿时尘灰四起。

李嗣业和雷万春两人见他竟与释无量力拼,心中暗叫要遭。但争斗双方约好生死以斗,却又无法插手相助,二人对视一眼,均是一脸惋惜之色。

却听响动过后,释无量忽然退身三步,口中哇哇大叫道:“小子,竞然偷习了我少林神功么?”

萧云适才与他硬碰之下,只觉对手千钧重力震得自己浑身舒畅,内力更是源源不断起自奇经八脉,当即放声吼道:“管他什么神功,打得死人才是好功夫!”面上绿光隐现,手中陌刀激砍而上,幻化出五道刀影从不同角度袭向对手,正是“魔刀”第二式“五阴式”。

释无量更加心惊,只觉对手刚才攻来的刀势带出的内力极似少林佛门玄功,却又多了两分怪异之力,竟能与自己苦练了三十多年的内功相抗衡。此时再度砍来的五道刀影更是气势逼人,仿佛对手的功力瞬间增加了五倍一般。他惊过生骇,只管往后疾退。

萧云怒吼一声,面上绿光更盛,五道刀光忽明忽暗变化莫测,瞬间追上对手,将他包在刀光之中。

释无量顿时感到一阵窒息,身旁风声鹤唳,周遭天地猛然间似乎只余下了这盘旋飞舞的刀圈大小,耳里竟然听见“叭呐嘛哆”的诵经声音,只不过那声音阴狠空洞,听得心中阵阵发寒。

这几下只是瞬间之事,却看得围观众人惊心动魄,只顾观看场中形势,早忘记了自己所站的立场。

萧云至此才发觉自己一身功力竟神迹般的突飞猛进,刀法挥洒自如,内力源源不断,一念间便可击败对手,但瞧见释无量那双惊恐慌乱的小眼,却觉得分外痛快,竟不愿立即打败此人,就想多看几眼对手惊恐可怖的神情。将手中陌刀越舞越急,刀风带得对手的红色僧袍翻飞撕裂,惊天神刀翻云覆雨,连站在远处的旁观众人都能感到天地似乎也为之变色。

释无量转瞬间便已头晕脑胀,一双铁拳初时还在四处乱击,但耳中听到的诡异诵经声越来越刺耳,终于忍受不住悲声尖叫,双手死命抱头蹲在地上放弃抵抗,竟还放声大哭起来。

这下场面比刚才喀吧和尚跪地嚎哭更加奇异。一名袈裟凌烂的白眉老和尚如同乞儿般抱头蹲伏在地,口中哭得却是抽抽咽咽,若非声音嘶哑难听,倒如同女子怨哭一般。

萧云当即收势回刀,居高临下站在埋头哭泣的释无量跟前,这一战胜负已是分明。众人至此才长声出了口气,惊觉自己看得连心跳似乎也忘记了跳动。

李嗣业哈哈大笑,高声道:“胜负已分,萧兄弟请退下休息。”萧云毫不理会,手中陌刀缓缓指天高举,双眼放着绿光死盯着释无量。

李嗣业与雷万春心下惊异,一齐飞身上前,却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阻住去路。雷万春钢牙紧咬,浑身内气鼓动,但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仿佛有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按在原地。李嗣业豪勇过人,略一运气便大踏步走到萧云面前,大喝道:“萧兄弟,胜负已分,无须杀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江南好(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