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0章: 镜中春(一)

《情剑长歌录》

第50章 镜中春(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西域丝路遥迢,铁甲苦对风急。

江南春暖正烟雨。

草长燕飞衔泥。

爱恨本是难分,情仇几度痴迷?

执手只愿两心惜。

不教生死相离。

---调寄西江月

风急沙冻,大片的黄沙中隐隐泛起细盐般的霜雪。此时已是将至西域一年中最严酷的寒冬时节,于阆国东向的古道上缓缓行来一队车马。

当先一红一白两骑顶风开道,后面跟着一辆四马牵拉的大车,车后又有三名骑客赶着十匹健壮的骆驼,铃声阵阵,给这死亡之地凭添两分生机。

红马骑客黑甲红衣,满脸风霜,正是领命护送丝丽摩前去江南的温承,白马上的骑客灰袍光头,却是那名叫做喀吧的吐蕃哑和尚。

温承坐在马背上凝耳倾听,身旁的喀吧和尚却只顾盯着跨下骏马,想要纵马奔驰,却又不敢造次。

车厢内忽然随着风声传出一阵吵闹,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叫道:“这车马是高仙芝派给本公主的驾乘,最多只能两人同乘,你给本公主滚出去。”

她话音才落,一名男子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公主小姑娘身子不适,我是不会离开她半步的,若你真觉这里拥挤,自管出去吹风吧,没人拉着你。”

这人话语一落,接着便是一阵刚才说话那女子叽叽喳喳的数落叫骂声,马车前面走着的温承凝耳听到此处,苦笑着摇头回望,却见车后跟着的三名随从早已对此习以为常,只管紧紧裹着厚实的毡毯任由跨下马儿随车挪动。

车中之人自然是萧云和伤重的成兰陵,另外那名女子便是被他和温承在朅师国杀父、搭救的丝丽摩。

一行人自于阆国都西城汇合后东归,行至此处已是第十日上。果然不出李嗣业预料,丝丽摩强要温承随行便是想要狠狠羞辱折磨于他,以泄被他杀父之恨,而萧云恼她对温承不敬,已是三番五次严加喝斥。初始丝丽摩仗着有三名亲信随行,暗令三人偷袭萧云,本望着痛打他一顿出口恶气,却哪知被他轻易便将三人制得服服帖帖,一路上自然成了以他马首是瞻的局面。

成兰陵走火入魔后身子孱弱,好在她比萧云懂得如何利用他那无意间被打通的任督二脉真气,这十来日靠着萧云每日助她调息几个周天,总算令伤势略有起色。萧云见天气越来越冷,便把“追风逐电”交给温承骑着,从姬恒手中夺来的汗血宝马则让给从未骑过骏马的喀吧和尚,自己则抱着成兰陵占据了丝丽摩的马车一偶。

这一段路途荒无人烟,放眼出去黄沙连天,天寒路陷,甚是难行。

车厢内丝丽摩喋喋不休的辱骂萧云,他虽恼这女子折磨羞辱温承,但对方毕竟是新近才经历国破父丧的弱女子,因此只要丝丽摩未做折辱温承之举,他便统统来个听而不闻。不过今日成兰陵的伤势又有些反复,萧云心头烦恼,忍不住出口嘲讽了丝丽摩两句。

萧云不再理会边骂边还犹如跳舞般配合着手语的丝丽摩,自管将裹着他和成兰陵二人的厚毯紧了一紧,准备来个闭目假寐,却见依偎在怀中的成兰陵强撑坐起身来,对丝丽摩说道:“你头发里藏着一把金色小剑啊?可真好玩儿。”话音才落,丝丽摩只觉面上微有冷风吹过,秀发中藏着的金色小剑已被成兰陵抢在了手里。

车厢内三人乘坐本是拥挤,成兰陵出手迅捷,丝丽摩根本不知躲避,轻易便被对方得手。

丝丽摩尖叫道:“你……你做什么,快把金剑还我。”

萧云连忙伸手助成兰陵坐稳身子,刚要问话,却见她微微浅笑,突然玉手再次闪电挥出,将丝丽摩双眉之间贴着的红色假痣划开两半掉落在地。

萧云和丝丽摩二人同时一惊,却见丝丽摩额头没有一丝伤痕,显然是成兰陵剑法卓绝至极,即便在重伤之下出手也能拿捏得如此精准。只见她微喘了一口短气,笑着道:“我心头烦着呢,你若再多骂萧郎几句,我可就听得昏头啦,到时再来和你闹着玩儿,也不知手底下会否不当心重上一点……,”她话未说完已觉累极,萧云赶紧将她抱回怀里,心下暗暗好笑,没料她不说则以,一动手便是这样诡奇的手段。

丝丽摩被成兰陵如此惊险的手段震得呆住,嘴里早忘了辱骂萧云,片刻后眼圈发红,却不再吵闹,默然靠去车厢窗口侧头擦拭眼泪。

萧云原本以为她定然会大吵大闹一番,此时见她反是默然滴泪,心下不由生出一丝怜意,想到:“她丧父之痛未过,认定温老哥是仇人,以为委身于大帅身旁便可找机会来报父仇,却也着实可怜。”见她已被成兰陵震住不再吵闹,当下也不动声色,暗在心头回想来到西域这两年的戎马生涯,一瞬间忽觉往日那一旦想起战场上号角长鸣时便会立即升起的一腔豪情竟然提不起来。

三人正默默无语,车厢外有人“嗷嗷”乱叫着拍打车窗。萧云撩开窗帘,只见喀吧和尚一脸兴奋,用手指向前方隐约出现的一座小城。

萧云自然知道喀吧和尚的意思,从李嗣业军中出发之时,他生怕喀吧和尚恼恨成兰陵而做出过激之举,于是让他发誓在成兰陵伤好之前不得有丝毫对她不敬的举动,如此也就免了他每见萧云便要拿头撞墙的赌约。喀吧和尚心智如同少儿,时间过得久了,对成兰陵的怨恨之意早已慢慢淡去,又见她一脸憔悴被萧云抱在怀里,心中竟还对她生出同情,当下依照萧云的意思,发誓不去招惹成兰陵生气。此时喀吧和尚激动的跑来传讯,却是想要自告奋勇快马前去查探。萧云知他此前从未骑过马,对初次骑马的新奇感心痒难耐,总想要找个机会驰骋一番,当下微笑道:“快去快回,这马快步如飞,若你走掉了队,可就没人带你回去少林寺了。”

喀吧和尚连连点头,双腿一夹马腹,已是冲出队伍老远。

萧云放下幕帘,转身靠回厢壁,却见丝丽摩正用一双深如潭水的妙目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眼眶红迹未散,连日来充满野性泼辣的异域女子忽然幻化作了一名楚楚可怜的小家碧玉。

……本章完结,下一章“ 镜中春(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