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1章: 镜中春(五)

《情剑长歌录》

第51章 镜中春(五)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忽然心生一丝不祥之感,不过成兰陵接着往下讲这故事,让他一时无暇分神细想,听她说道:“原来一个女人若是无情起来,竟会连自己最亲的人也忍心丢下不闻不问,”她语气渐冷,“那小姑娘的娘亲本是一名有着绝色之貌的女子,少女时与小姑娘的爹爹暗许终身,但她的家人反对这门亲事,悄悄派人想要杀人灭口。后来那小姑娘的爹爹被迫带着才刚降世的小姑娘亡命天涯,这一去就是长达十几年之久。但即便如此,她娘亲家的人也从未放弃过想要杀掉她和她爹的念头,最终还是追踪而至。”

萧云听到此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在长安城中成兰陵被人强行捉走那夜的情景来,此时看见玉人便在自己怀中,却也感到一阵后怕,迟疑说道:“这小姑娘娘亲家的人倒也太狠心了,即便反对她的娘亲和她爹成亲,也不用赶尽杀绝啊!难道他们对这小姑娘一点也不念着骨肉之情么?还是与她爹有不共戴天之仇?”

成兰陵轻轻摇头道:“不是有仇,是因为富贵权势。”

萧云奇道:“富贵权势?”

成兰陵道:“我不知道,富贵权势竟比自己的女儿和夫君还要重要么?不过我师傅也曾对我说,女子长得太漂亮了不是什么好事,因此要我时时带着面纱。我后来才想明白,师傅其实一早便知道我的身世的。”她说这话,已是不再将身世当作故事来讲了,此时回忆汹涌而来,一讲一听的两人都深深沉浸其中。

萧云心下暗自想着她的话中之意,一时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一时却又更加迷糊。成兰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才又往下讲道:“记得你被人打晕那夜么?我爹也是在那夜差点便被人害死了,好在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人将他救了出来。”

萧云少年时曾看见过成无心那套威猛无伦的剑法,直到此时也还历历在目,当下问道:“你爹剑法很是高强,连我师傅也曾赞过他的剑法。若他都不是对手了,谁人还有能力救他?”

成兰陵道:“我爹到现在也不清楚究竟是谁救了他,同样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将我送去‘御剑山庄’的。不过,这两个暗中救我爹和我的人,背后一定极有势力,否则救我爹的时候也不可能调动得了御林军,而能够让老庄主把我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宠着的救命恩人也一定不是常人。”

萧云听得惊呼出口,颤声问道:“羽林军?你是说你爹是被人调来御林军救下的么?”

成兰陵心下微动,抬头直视萧云双眼,沉声道:“是,五百人的羽林军,除了皇帝本人,就只有少数几人有权在长安城中调动,可惜我爹一直不敢轻易判定到底是谁,那人此后也再未与我爹联络。”

萧云被她这一番话搅得心中翻江倒海。他在军中多日,自然对朝廷军制有所了解,能在长安城中调集羽林军,那得是在多高的位置上之人啊?他思绪纷乱,寻思:“公主小姑娘的身世看来极不寻常,那追杀她和她爹之人若是得知她的下落……,不好,她眼下的处境只怕极为凶险,如何是好?”他越想越是害怕,只觉得成兰陵的身世牵扯着一个极为隐秘的阴谋一般,而且想要害她之人的势力似乎大得难以想象,顿时开始替她的安危忧心如焚。

成兰陵望着眉头紧皱沉思不语的萧云,眼神渐渐显出迷惘之色,语气转冷又问道:“你在想什么?没有听过羽林军么?”

萧云听出她言下带有讥讽之意,顿时一股怒气上冲,正要说话,却见成兰陵看着他那显得冷陌的眼色,心中不由一惊,转念想到:“公主小姑娘能对我说这番话,其实已是许了终身与我的意思,她虽误会了我的心思,我却不可对她恶言相向。”念及此处,不怒反笑道:“你以为是什么?哈哈哈,你可知道,那次被那群和尚将咱们围在雪峰之巅,我便打算和你一起死在那里了。”

成兰陵依然冷言道:“你那是打算和丝洁雅丽死在一起,却不是和我。”

萧云闻言一怔,旋即笑得更加大声,道:“是了,当时我连你是谁也都还不知道,想要看看你的真面目,却生怕面纱背后的面容配不上你飘然的身姿,最终也没有动手撩开你的面巾。因此,我是打算为与我非亲非故连模样是美是丑的‘雪莲仙子’拼命哩!”

成兰陵听他语气带有调笑之意,一双妙目已是微微眨动,神情更显凄楚。萧云知她又误会了自己的话,当下急忙收起笑容,正色说道:“哥哥我的意思是说,连一个素不相识之人我都能为了她拼命,为自己喜爱的女子,难道我还会怕死么?刚才我是担心对方势力通天,觉得你的处境凶险,一时有些情急了,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成兰陵听他一番正色表白,缓缓回过心思,又问道:“那你会帮着我爹实现他的心愿么?”

萧云哈哈大笑,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不如我现在死在你面前吧?这世上谁都可以不相信我,但若连你都不信我,活着还有什么乐趣?”说话间“当啷”一声自背后拔出长剑便放在自己脖子上。

成兰陵未料他竟如此激烈,连忙伸手拉住他持剑的手,说道:“你做什么?我只是问问,要死也等回到长安再死。”

萧云情知刚才若不直言表明心迹,只怕成兰陵就算能够想通,也难免在心里感到不乐,因此才小小的用了点手段来表明心意,此时听她语气松动,已知她不再误会自己,当下见好便收,把剑插回鞘里,呵呵笑着问道:“为何要死在长安?”

成兰陵知道错怪了他,柔情慢慢又重回心间,娇嗔道:“我要让雅莎用酒把你灌死。”

萧云闻言心下一喜,知道她已不再生闷气,当下扯回刚才的问题,道:“你爹有什么心愿,竟还要你帮他笼络江湖好汉?”他前次听过成兰陵透露出一丝口风,知道她来西域本是为了帮着成无心拉拢江湖中人。不过此时他一问出这话,心中忽然将成兰陵今夜所讲的一番话连贯汇通,顿时暗吃一惊,高仙芝与李嗣业派他此来之时说过的一番话,也同时回响在了耳边。

不过他忍住心下疑团,面色平静如常,想听成兰陵作何说法。却见她犹豫片刻,忽然面露浅笑,娇声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明年五月华山上会有个江海帮派争夺霸主的会盟,以你现在的刀法,帮我爹夺得盟主之位多半不是难事了。”

萧云愁道:“我又不是哪个帮派中人,也不是大家望族之人,如何能参加争夺?况且我还须得邀集同伴,只怕一时之间不易找到适合之人。”

成兰陵温柔笑道:“谁要你去邀集什么同伴了?旁人出十人,你凭一己之力全胜对手不就成了?只要你能获胜,何须非要邀集一帮人前去?你那日用出的刀法能将少林寺武僧中的顶尖高手击败,说明这刀法确实威力不同凡响,此去还有半年时日,若你加紧练习,到时候打败对手力压全场自然不在话下。”

萧云心下盘算道:“公主小姑娘是想我为她爹做些事来讨他欢心哩,可她却不知我练这刀法已是差点走火入魔。不过此去还有半年时日,既然那汉盘陀国王说师傅的剑法那样高强,我又何必另求他技,加紧练好自己的剑法便是,到时尽力帮着她爹完成这个心愿。”他听成兰陵说出她爹的心愿只是江湖上的争斗,当下心情大为放松,暗笑自己像个妇人般疑神疑鬼。略一定神,正要将心下想到的打算告诉成兰陵,却见她推身而起,咯咯笑道:“江湖上早就传开了,‘雪莲仙子’会嫁给华山大会获得盟主之位的家族之人,你若真喜欢我,加紧练习刀法吧!”

萧云听得心下又动,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竟不愿再告诉她知道自己练‘霸王神刀’出了偏差。他跟着起身拉住成兰陵的双手,用力说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镜中春(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