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4章: 千叠恨(八)

《情剑长歌录》

第54章 千叠恨(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大感意外,问道:“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温承低头不语,片刻后答道:“做哥哥的在沙洲城生活了将近二十年,这里早已成了我真正的家乡。呵呵,当年楚霸王项羽曾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我却是落魄归来,岂不如同于拔光了衣衫任人来笑我的伤疤么?唉---。”

萧云心下微酸,道:“大哥不去见见月娘么?一路上大哥睹物思人,现下能够见到人了,却又避开?此去遥遥万里,下次再想找机会见月娘,只怕不知是在何年何月了啊!”

温承眼光闪动,苦笑道:“见与不见,又能如何?唉---,兄弟,算是做哥哥的求你,我不想被那丝丽摩看了笑话,还望兄弟替我遮掩。”

萧云只觉嘴里发苦,一时说不出话来。温承大手伸来拍在他肩膀上,又道:“兄弟,做哥哥的命是你救下的,早当你是我的亲兄弟一般。我温某虽然恨老天什么也不给我,但却欢喜极了能有你这么个兄弟,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一句话,做哥哥的定然水里来、火里去,绝不皱下眉头。”

萧云心中一阵激动,想到:“大哥的心思也真怪异,若换了是我,定会抓住一切机会和公主小姑娘在一起。”他虽一时无法明白温承到底作何想法,但听温承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当下应承道:“大哥言重了,一切按大哥的意思办便是。”

温承抓着萧云肩头的手一紧,说道:“嘿嘿,咱们是一辈子的亲兄弟。”

二人一时无语,抬头仰望一阵夜空,各自想着心事分手回去。

次日一大早,萧云听见蹄声“得得”,起身一看,只见温承已独自先行去了。他叫醒其他人,编了个托口说温承有事要办,带着几人往沙洲城出发。

路上成兰陵又道:“萧云,你带他们进城操办货物,我回庄子里看看,明日早市回来与你会合。”

萧云暗想此处已是“御剑山庄”的地盘,当下放心任她前去,自管带着丝丽摩和喀吧和尚继续行进。待到夕阳落晖,沙洲城已是在望,三人一阵急行,终于赶到天色黑透之前进到城里。

喀吧和尚痛心未泯,对一切都觉新鲜,总是东望西看拖拖拉拉。萧云教丝丽摩带喀吧和尚去歇客栈,自己则牵着骆驼去牲口市场等待次日的早市。这些骆驼行进速度极慢,此去前途绿洲遍布,若只为赶路,则可弃了骆驼快马行进。

他心急成兰陵的伤势,恨不得插翅飞越万仞关山,于是决定卖掉骆驼,换取几匹快马托运水粮,争取一月时日进入关中。于是将骆驼牵到市场里拴在一处,找了间小酒馆独酌等待,暗自琢磨温承的心思,却怎么也难想得明白。

他在离开长安来到西域当兵之前,朝廷已对实行的宵禁令逐渐放宽,此地更是远离长安,各族旅人东来西往,自是一番夜色难静的喧闹,就连象征性的宵禁也已全无。

他喝下一坛水酒,渐感情绪浮动,忽然想起儿时的伙伴蝉西就在离城十八里地的白石垛子,眼看时候还早,当下按不住心动,骑上“追风逐电”便出城往白石垛子而去。

他儿时对沙洲城的地形熟悉异常,经过这十多年时日还能记得大概方向,知道从沙洲城去白石垛子最近的路途乃是穿过大井泽,凭着座下千里马的脚程,不用一个时辰便可到达。

他奋力催鞭,不多时已可望见大泽边缘的甘泉之处,此地是来往于沙洲城和关中两地旅人扎营休息的不二之处,当年他还曾在此救下过陷入沼泽的成兰陵。想到儿时往事,不由感到一丝甜蜜,心中庆幸自己终于找到心目中的“公主小姑娘”,再也不会在人海中离散。

他想着心事,胯下“追风逐电”的速度却丝毫不减,转眼来到甘泉之外,只见此处寂静无声,难得的没有旅人在此灌水休息。他无心管这细节,纵马便欲穿越过去。此去白石垛子有条小道穿过沼泽,只要循着草菇生长之处走过,便不会陷入无边的沼泽中去。

突然一阵不祥之兆跳进心中,萧云连忙勒马停住,便听四周一阵喊杀声响起,几十个火把陡然点亮,自己已经陷入一群衣衫褴褛之人的包围之中。

他心下一惊,扫眼观察形势,但见泉边散落着几匹碎裂的马尸,刚才引起他警觉的正是随风带来的血腥味。当中一群胡商打扮的汉子被人用绳索串在一起捆绑着,嘴里塞满泥土,教他们难以出声。这一番光景已是不难猜测,这群商人遇到了强匪。

他念头才转,那群包围过来的衣衫褴褛之人已是冲到近处,手中各持镰钩绞绳便往“追风逐电”脚下招呼。“追风逐电”被惊得人立而起,萧云趁势滚下马背,抽出背上长剑,便往“追风逐电”前蹄将要踏下之处的数枝镰钩狂斩而过,只听一阵“扑扑”响过,“追风逐电”前蹄完好无损的踏足地面,身前来绊马之人的器具尽皆被萧云划出的长剑斩断或是震飞。

萧云微感奇怪,交手之下但觉围攻之人大都毫无功力,才能被他轻易荡开一片。他无暇细想,长剑若龙蜿蜒,围着团团打转的“追风逐电”身旁一阵挥舞,竟将围攻众人逼得如水退去。

他趁此缓得一缓,拉住“追风逐电”的缰绳令它安静下来,就听有人喊道:“点子厉害,大家围着不让他走脱,帮主就快到了---。”

萧云仔细打量围攻自己的这群人,见个个面黄肌瘦,发如泥浆,哪里符合曾在安西军中遭遇过的那些盔甲闪亮的马匪形象。他忽然感到好笑,心想:“强匪是这样看来连饭也没有吃饱的人么?”只觉见到这些如同乞丐一般的所谓强匪,感到的不解和好笑比之紧张竟是多出好几倍。

那群人见他方才勇猛若神,心下已是虚了,此时见他呆呆出神,却都不敢上前骚扰,只是紧紧靠着同伴团团将他围住。

远处蹄声传来,有人高声呼道:“帮主来了---,帮主来了---。”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哈哈笑了起来,道:“我就说了,长风大哥听到我们抢了这许多财物,定然会对我们另眼相看的,想不到他听见这个消息,竟然这么快便赶了过来。”

众人随之一阵附和声起,疾驰而来的蹄声已经来到近处,却是两匹骏马并髻而来,来马尚未停稳,就见一道白影电射飞入场中,气急败坏的大喝道:“二狗子,你……,你是疯了么?”

人群中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本是一脸得意的神色,闻言脸色顿变,冲到来人身旁扑通跪下,口中惶急说道:“长风大哥,你不是说要我将沙洲城中的乞儿们聚集起来,让他们有饭吃么?”

来人冲进来便背对着萧云拦在他身前,闻言“嚯”的一声气极而喷,大声道:“有饭吃也不是去杀去抢这些和你们一样规规矩矩的商人啊!你……你……”这人显然是气急攻心,连话也说不出来。

随他同来之人是名女子,此时慢慢乘马走了近来。萧云抬眼观望,只见她云鬓高挽,打扮得极为雍容艳丽,面容甚是娇美,神态却带着七分玩世不恭。听她在马背上腻声说道:“哎呀,你以为他们都和你一样熟读经纶么?有事好好说嘛,生什么闷气?”她语气柔软若棉,口音却是蜀中锦城一带人氏。

萧云忽然对这女子生出一丝亲切,只因这女子来自于成兰陵生活了十几年的益州地区。

那白衣男子一身儒衫,身材俊拔挺立,闻言不置可否,对那叫做二狗子的少年厉声说道:“还不去将这些人放了?”

二狗子连忙爬起身来,招呼同伴七手八脚去给绑在一起的商人们松绑。

萧云见白衣人如此行事,心下颇觉赞赏。那马背上的女子一阵“咯咯”发笑,道:“风郎,你又何必如此一本正经的?难道你敢说此来赶路如此之急,不是因为听说你师妹失踪一事么?”

那白衣人恍若未闻,转身来到萧云跟前,正要说话,二人却同时一愣,随之同声惊呼,萧云道:“李兄?”那人也问道:“萧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凭谁诉(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