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7章: 凭谁诉(八)

《情剑长歌录》

第57章 凭谁诉(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长风安慰他道:“别胡思乱想,等到判司前来提审之时,我自会向他说明一切,我们不会有事的。老九血止住了么?”

睁眼瞎子悲声道:“大哥,瞎子我眼睛虽瞎,可心里明白。我们被带进这里时有人拿着文书挨个让我们按了手印,才不久前,有人来取大哥的手印,我听见其中有人说‘这些脏东西将我的牢房也弄臭了,’另一人答话道‘你着个什么急,等上面挑出几人来毒哑了充作头领,其余的尽可先斩了’,长风大哥,只怕我们是要被充作冤鬼哩!”

李长风大惊,问道:“此话当真?”睁眼瞎子默不作声,片刻后答非所问道:“大哥,我听老九说胡话讲到二狗子被大哥送去峨眉山学艺了,是真的么?”

李长风听他语气有异,知他心内羡慕二狗子,又听他问道:“大哥,若瞎子双眼不瞎,你会不会也送我去?”

李长风喉咙发苦,想要应是,却只发出几声含糊嘟囔。心下惊过生凉,琢磨道:“难道真是有人要拿这群乞丐冒充吐蕃奸细邀功么?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将这许多人的性命视如草芥?”当时天下承平已久,国家律令完善而且统一①,为官者自有一套规矩约束,鲜有听说冤假错案,是以令他甚难相信自己的判断。

睁眼瞎子似乎能听明白,嘿嘿低笑着就地躺下不再说话。李长风静心细想,越想越觉心惊,忽觉腹内鼓胀,略有便意,当下叫道:“瞎子,去门口叫看守来,我想方便。”

睁眼瞎子翻起身来,摇头道:“长风大哥,这里方便只能在牢里,我帮你解衣吧?”

李长风慌忙阻道:“不可,不可,你去门口叫守卫来,我跟他们说。”

睁眼瞎子也不多说,爬到门口大声叫喊一阵,关押在隔壁的人也都跟着吵闹起哄,却半晌不见守卫过来。

李长风心头叫苦,腹内涨得难受,但却宁死也不愿想象自己就这样躺在地上便溺的情形。刚才惊于眼前处境,一心全在思索上面,还未觉得如何,此时三欲来袭,才闻到四周一片臊酸腐臭,滋味之浓,远胜臭脚老九。

他赶紧调低呼吸,呼出多,吸入少,片刻后胸腔已觉闷压欲裂,异臭却依然扑进鼻来。诸般念头分沓而至,在这从未想象过的境况之下,竟令他生出无穷懊悔,想到:“当时我怎会信了那姓苏校尉的话?应该坚持面见判司或刺吏才是啊……,他捉这许多人来,事情闹得这般大,又怎能诬陷得了我们?”但觉难以想象会被诬陷下狱,甚至站到对方立场上又想到:“若要诬陷这许多人是敌国奸细,那得费多大一番手脚?何况须得五听审定,犯人伏辩,才可定下罪责,……即便是沙洲刺吏授意,只怕也甚难进行……”,想了一阵,始终毫无头绪,却再也憋不住气息,大大的吸入一口,胸中积闷立解,异臭却又将他呛得咳嗽不止。

这一来便意也更明显,腹部胀得坚硬如石。他心中气苦,只愿被人一刀杀死也不愿像现在这样身不由己,勉力抽dong被锁住的双腿,拼死忍受。

忽听身旁有人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你眼下不拉,徒让自己憋得难受,迟早也还是要拉的。”

李长风闻声转头,只见一直昏晕不醒的那名大汉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偏过头对自己说话。连忙问道:“你可知这是何处?”

那名大汉道:“你被关在这里,自然便是牢房了。”

李长风也觉多次一问,又道:“是在沙洲城中么?”

那名大汉嘿嘿笑了起来,道:“你在问路么?出得了这里再说吧!”

李长风闻言无语,心头忽然觉得悲苦,想到:“我若无声无息死在这里,有谁会知道呢?……爹和娘自然是会想我的,那师妹呢?她心中有了萧云,只怕很快便会忘记曾有我这么个师兄……”,正患得患失想得入神,忽听墙角躺着的臭脚老九大叫两声:“长风大哥,救命……”,睁眼瞎子爬过去拉住臭脚老九的手掌,低唤两声不见他反应,喃喃自语道:“又说胡话了,在发梦罢?”

那名大汉忽又说道:“今晚轮到给你上刑,你若憋着屎尿,会更受罪。”

李长风闻言却是一喜,心想用刑须得有官到场,正好可以申辩是非,连忙问道:“你怎知道?确实么?”

※※※

再说萧云等着成兰陵与唐艳二人骑马缓缓来到,三人结伴回到沙洲城中,只见城内巡视的兵勇较之平日多出几倍,也不知发生了何事。

萧云将二女带至丝丽摩与喀吧和尚住宿的客栈歇下,自己则赶去牲畜市场。一路上看见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心下微感奇怪。但他无心打听稀奇,来到市场已至收市时分,商人都已离去,好在碰巧遇上一队正欲西去的波斯商队,好说歹说才将骆驼全部卖掉,但欲购买用作托运的矮脚马却只能等待次日开市再来。

正欲回转客栈与成兰陵等人会合,忽见一队骑兵快速驰过,打的竟是战斗旗号,当中一辆大囚车押着十几名衣衫褴褛的乞丐。

他瞧得好奇心大起,拍马随后跟了上去。那队骑兵径直来到城中暂押人犯的大牢前,将囚车中的乞丐交至牢房看守押入大牢,然后上马便即离去。

萧云远远隔在街角,心中正自嘀咕,忽见一名少年从对面小巷中爬上里坊间的高墙,缓缓移至大牢近处,探头往内窥视。他心下一动,认得此人正是昨夜在沙洲城外见过的小乞丐二狗子,当即催马行到对面巷中藏在墙后。

约摸等了一炷香时间,二狗子顺着原路爬了回来,刚一落地,萧云迅即上前拦住他去路,压低声音喝道:“你在做什么?”

①作者按:唐代安禄山叛乱之前,可称之为中国封建社会中的法制时代,《唐律疏议》(即《永徽律疏》多视为礼法结合)等律令法典格式规范完备而且有效,但太宗李世民“一断于律,赏不遗亲远,罚不阿亲贵”,属典型的法家思想。这一时期的唐代法律体系制度,可归结为“一断于律,统一行政”,是促成玄宗中前期成为盛世的重要因素之一。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凭谁诉(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