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8章: 凭谁诉(十)

《情剑长歌录》

第58章 凭谁诉(十)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含糊答应,心下想那虬髯大汉多半便是禅西,但却不敢再多问,只见那虬髯大汉索性闭紧双目,对几名看守来个不理不睬。

领头那人也懒得理他,带着几人进入牢房去解李长风手脚锁拷。却见他牙关紧咬,神色甚是骇人。那几名看守中有人说道:“这小子得了恶疾么?怎是这付模样?”

一旁闭目躺着的那名虬髯大汉嘿嘿笑道:“这人不愿躺着拉屎尿,多半快憋死过去了吧?嘿嘿,你们可得小心了,若稍微对他使使拳脚,多半他便会对你们一泄到底了,哈哈哈……,”那几名看守听得面面相觑,萧云却不以为怪,暗道:“李兄虽与乞丐往来,其实却是甚为讲究细节之人,自然不肯用那牢房中的马桶来污了自己的身子。不过憋成这副模样,也不知会不会伤了自己?”他从前在长安城中识得多名贵族子弟,知道这些人大都性子极为固执,时有一些在常人看来觉得自然而然的事,到了他们手里却会折腾出一番令人想也想不到的花样出来,甚至还会将此看得比自己的性命更重。他虽不知李长风的身世,却早知其人出身定然不低。

领头那人闻言立即起身走开,其余几人也都迅即停手,只听领头那人皱眉道:“吴……那啥?你新来须得磨练,赶紧将此人的屎尿整干净了,我……在外间等着。”说完转身走出铁门,其余几人不敢跟着出去,但却一齐起身站开一旁,留下萧云立在当中。

那虬髯大汉哈哈笑道:“这人若肯在这牢里拉屎拉尿,还须将自己憋成这样么?多半将你们这鬼牢房中最干净的茅厕请他去用,只怕他也不一定肯哩。”

萧云闻言灵机一动,闷声道:“几位大哥,这事可无法用强,弄不好这人真要拉得一身,我等这一路押去可就遭罪了。不如让他去茅厕清了干净,咱兄弟才好爽爽利利将他带去过刑。”

领头那人瞧了一眼几欲昏晕过去的李长风,答道:“既然是你说的,那便由你扶着他,我们几人在后面跟着。”

萧云不敢稍露喜色,沉声道:“小弟今日才来当差,还不知茅厕在何处,烦请哪位兄弟前头引路。”

领头那人甚觉不耐,喝道:“就在地牢外间不远,赶紧扶起他走了。”当下也不给李长风戴脚镣,转身踏前引路。

萧云将李长风拉过一臂搭在肩上,缓缓将他扶起,半抗半拖走在前面。身后那几人远远跟着,不时传出低声嬉笑。萧云趁机用手探了一番李长风的脉象,只觉其脉动若有若无极为不畅,却又不似受到内伤。他心下暗道:“铁打的汉子也憋不住屎尿,这李兄也真受罪了。”

不多时来到茅厕外间,李长风忽然回过一丝神智,弱声道:“快让我进去,我自行解决。”那领头的看守疾步走去一丈开外问道:“他奶奶的,终于醒了?赶紧拉干净屎尿,回头要你小子好看。”

萧云本待跟着进去,闻言只得放开李长风等在门口,偷眼四处打量,只见此处紧邻马棚,阵阵马骚味随风飘来。内中有几匹雄壮骏马,背上鞍具未卸,看来便是此来过刑的长官坐骑。他心下微微一喜,立即思索抢马逃走的可能,旋又暗自心惊,想到:“老天,我这是怎的了?才脱下军甲未及几日,竟全是违律犯令的想法?”又念及往日搭救温承的情形,寻思:“当日我是手持调兵碟牌,救下温老哥自有合理出处,如今李兄虽被冤枉,在这牢中要将他硬救出去,只怕会犯成大事了?”抬头扫望四周高墙,只见六处箭楼鼎角排列,其上持弩兵勇来回巡视,真若要逃也甚为不易。

领头那名看守等不耐烦,催促道:“吴那啥,叫这厮赶紧出来,他奶奶的,等下刺吏若要怪罪,我可只能推说是你耽误了,嘿嘿。”

萧云心中开始发急,快速想到:“假如现在不救李兄,接下来他便会被过刑,他如此文质彬彬,也不知是否挺得住?”想到此处,忽然想起沙洲刺吏正是与自己和温承结了深仇的杨勇,不由更觉担忧,心下又琢磨道:“杨勇此人行事阴狠,假如他不问青红皂白胡乱对李兄用上大刑,只怕李兄会含冤画押,到那时可就难办了……”远远隔着的那名领头看守骂道:“吴那啥,发什么楞哩?”

萧云不敢再愣着不动,正要举步进入茅厕,便听李长风声音怪异的在里面喊道:“门口那守卫,进来……进来扶我一把,我腿麻……哎哟……站不起来了……”。萧云撩开茅厕门帘探身进去,突然心生警觉,身后劲风已至,当即便欲腾身前扑躲避来袭,却见茅厕地板绿苔萦生,顿觉心中一阵恶心泛起,硬生生收住前扑的身形,实实在在受了身后来掌。

这一击打得他眼冒金星,好在情急之下“霸王神刀”内气自发,未被藏在门后的李长风当场打晕。连忙除掉兵卫军帽,转身疾退几尺,对李长风做个噤声的手势。

李长风刚才引他进来本欲一击将他打昏,不料来人却跳转身来龇牙咧嘴对自己比着手势,旋即认出是萧云,心下顿时大喜。二人对视之间,忽觉如此场面甚是好笑,萧云搓着隐隐作痛的后颈,听见外面那领头的看守大声骂道:“赶快带人犯出来,奶奶的,伺候我儿子也没有这般尽心。”

萧云眼珠一转,高声道:“哎哟,不好,这小子晕过去了,躺在茅厕蹲板上,浑身全是屎尿哩!”李长风闻言胃中搅动,抢身去到墙角,悄悄一阵呕吐。萧云见墙角一滩苦水,心知他刚才一进门多半便忍不住狂呕了一番,此时听自己说得恶心,胃里再次翻江倒海。

外间几人惊叫出声,领头那名看守大叫道:“奶奶的,这押送不力的罪名你吴那啥去担者吧,还不快将他的脏衣脱掉拖他出来?你们几个,赶紧打几桶水去,他奶奶的,刺吏那处定要暴跳如雷了!”这话后面自是吩咐外间的手下前去打水来给李长风清洗“秽物”。

萧云上前低声问道:“李兄可知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李长风俊白的面上吐得变了青色,此时闻言忽有一丝微红隐现,不答反问道:“萧兄可否答应在下一事?”

萧云见他说得极为慎重,情知此事定然不轻,也正色道:“只须在下力所能及,定当应允。”

李长风迟疑道:“今日在下的情形还请萧兄不可对任何人提起……如何?”萧云闻言一怔,又听李长风补上一句道:“尤其是在我师妹面前……,你答应么?”

二人一时对视无语,李长风面上红意更显,心中突然有些懊悔自己说出这话,想到:“师妹从小便喜欢此人,我李长风是好是坏,在她眼里又怎会觉得打紧了?说出这话来枉自落人笑柄……”,心中虽有这想法,却亟待萧云答应。

萧云心下也有所想:“李兄看来为人细微敏感,若被自己心爱之人得知他曾落得如此境地,只怕比杀了他还难受?”当下正色道:“李兄放心,此事在下绝不对人提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雨江湖(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