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59章: 烟雨江湖(一)

《情剑长歌录》

第59章 烟雨江湖(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长风心下一松,打量萧云一身葛布黄衣,问道:“萧兄是为在下而来的么?”

萧云点了点头,问道:“李兄可晓得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长风道:“这事说来只怕算得上是我大唐几十年未有的大案了。也不知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竟然抓了两个寨子的羌人和这帮乞丐来冒充吐蕃奸细,原先觉得犯人数目不够,眼下又捉来几十名乞丐凑数,听说不日就要斩下人头报功请赏了。”

萧云倒吸一口凉气,惊道:“这……这怎么可能?处死人犯须得皇上御准啊?”

李长风摇头道:“人犯固然须得如此,可眼下这两个寨子的羌人与这些乞丐都被诬作了战俘,杀敌自然不须先报皇上准许啊!”

萧云犹自难以置信,迟疑道:“李兄听谁说的这些密事?眼下已有打算了么?”

李长风道:“与我关在一起那名羌族大汉被捉来好几月了,对这一切知之甚详,是他告诉我的。我与他合计过,原想由我将这几名看守引来茅厕,然后趁机收拾掉,再去牢里将其余被冤枉的人放出来,大家拼命冲出去。不过这样会有不少人被杀,本是无奈之下的无奈之举。眼下萧兄前来,我们便去抓了沙洲刺吏,拿他进行交换,如此便可避免死伤。”

萧云还待详问,外间几人早已等得磨皮擦痒,领头那看守大喝道:“吴那啥,你奶奶的再不将他弄出来,经后你就日日睡在茅厕里吧。”

李长风指指萧云身上的看守兵服,又指指自己。萧云立时会意,大喊道:“这人浑身粪便,臭得熏人,最好就在里面冲洗。”

领头那看守骂骂咧咧,呼喝手下提水进去。片刻后才有一名看守提了水桶往茅厕走来,嘴里嘟囔着,显是心不甘情不愿。

萧、李二人一左一右藏身墙后,待那人挑帘进来,李长风挥掌将他拍晕,萧云则抢上接住水桶,了无声息间办妥一切。

李长风快速与被打晕那名看守对换了衣衫,道:“将此人头发弄散了。”萧云应声抽出那名看守的发簪,将他头发扯来盖住脸面,然后李长风拖着那看守的双脚背向而行,萧云抬着那人脑袋慢慢靠近外面剩余的四名看守。

那几名看守故意不去瞧被抬出来的“李长风”,生怕看见了恶心,领头那名看守道:“抬这犯人在后面跟紧了。”几人唯恐避之不及,转身便走。萧、李二人抬人跟随。不一刻来到过刑堂口,只见此处黑漆厚门,阴冷生僻,将人犯带至此处行刑,只是这一番阴沉沉的光景已能教人胆寒。

前面带路的两名看守拿出脚镣手铐,萧云连忙上前接过,笑道:“小弟来就是了,免得弄脏两位大哥的手。”那两人哼哼哈哈干笑两声,乐得不亲自动手。

刑堂下方一名主簿打扮的人侧坐执笔,正中红案蓝布的大台后端坐着一名白脸中年官员,看见打扮成看守模样的萧、李二人拖人进来,怒喝道:“怎会费时这般久?”

领头那名看守急忙上前跪下回道:“回刺吏,这名人犯在牢房里拉得浑身都是秽物,我等只得将他拖去擦洗干净了,才敢带来。”

萧云偷眼察看,只见那白脸中年人模样依稀眼熟,知道此人便是沙洲刺吏扬勇,听他又皱眉说道:“罢了,先将人犯拖去打三十大板。”

萧、李二人转头对视一眼,萧云垂头禀道:“禀刺吏,人犯因何须得用刑?”几名同来的看守闻言都是一惊,哪里料到一名“新丁”竟敢对刺吏下的令有异议。扬勇也是微微一怔,狠狠盯着萧云,说道:“你有话说么?”

萧云垂头回道:“大唐律令有定,对人犯用刑须得事出有因,主审官员核定,并须记录在案备查,刺吏显是未按律令审案。”

扬勇怪眼大翻,像是见到稀奇之物般打量一阵垂头视地的萧云,转头对主簿大喝道:“记下了,人犯拒不开口说话,用刑三十杖,配刑官沙洲刺吏扬勇。”那主簿奋笔疾书,立时记录完成。杨勇接着狠声对萧云说道:“你若不服,便与人犯一同受刑吧!”

萧云哈哈大笑,腾身跃过身前几名看守,疾速扑向杨勇。李长风拔刀随在他身后,拦住堂下几名看守。两旁分列着各持刑具棍棒的刑吏全都傻了眼,眼睁睁看着萧云扑至堂桌滚身翻过。

杨勇起身便逃,萧云及时赶至,拉住他的后襟将其直拖回来,手中明晃晃的刀锋拍在其肩膀上啪啪作响,大喝道:“各人站在原地别动,老子胆子小,生怕一惊之下割伤了刺吏,那可不妙。”

那领头的看守大惊失色,咆哮道:“好你两个狗贼,挟持官长,不怕杀头么?赶紧放开刺吏。”

李长风见萧云已经制住杨勇,当即收刀入鞘,朗声道:“各位千万别乱来,刺吏的性命可操在你们手上。”

杨勇被萧云来回拍打自己肩膀的利刃吓得脸色发白,不过有过一次被人刀架在脖子上的经历之后,此时倒也算是镇定,沉声道:“胆子不小,挟持本官意欲何……为?”说道最后话语吞吐断续,显是勇气也就至此而尽。

李长风转身来到大台前,先施一礼,道:“使君是一州之长,竟会亲自来过问此案,想来对此案看得极重。不过使君可知此案存有诸多疑点,被冤之人不在少数?”

杨勇道:“你们现在挟持本官,自然想怎么说都行了。”

李长风正色道:“但凡牵涉谋大逆之罪,立案须得上报朝廷,使君可曾报过?沙洲城外两寨羌人抗击吐蕃强盗有功,反被诬作吐蕃奸细,使君可曾明察?沙洲城中几十名乞丐被人捉来充作奸细人头,使君又曾问过没有?如今就连审案应有的五听五辩也全然不顾,大唐律令严禁随意对人犯用刑的规矩不尊,在下借问一句,使君只是失职不查呢,还是你就是这起天大的冤案背后主使之人?”他越说越激昂,到最后怒从心起,一掌拍在台面上,震得台面摆放着的刑牌堂木激射而起,稀里哗啦掉落一地。

众人被他气势所摄,场面愈显沉静。杨勇面色由白入青,又由青转灰,咳嗽几声才道:“有这样的事么?本官倒不曾知晓,义士所言若不差,下来本官定会彻查。”

李长风忽的哈哈大笑,喝道:“你连审案应有的规矩全然不尊,还能指望你来彻查此案?依在下来看,不如就此放了关押着的两寨羌人和一帮乞丐,让他们自行去找监察御史申述,想来使君眼下不会反对吧?”

杨勇面色又变,咬牙道:“此案有没有冤情,本官自会查明。若要劫持犯人,你们想也别想。”

萧云冷笑道:“嘿嘿,杨刺吏倒也硬气,不过此时你的性命操在我二人手上,却是由不得你作主。”

杨勇沉默不语,李长风又道:“在下虽先讲理,却也不是迂腐之人,若使君真要一意孤行,置旁人生死不顾,说不得只好先取你的性命了。”

杨勇怪眼几翻,对堂下属下令道:“你等出去等候,不得本官下令,不许进来。”堂下众人闻令一怔,正不知听还是不听此令,又听杨勇怒喝道:“还不出去?想造反么?”

堂下众人不敢多耽,一齐走出堂口,萧、李二人心知杨勇定是有话要避人耳目,果然听他说道:“二位好本事,竟能想出如此计谋,不过要我放人,却是绝无可能。”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雨江湖(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