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0章: 烟雨江湖(二)

《情剑长歌录》

第60章 烟雨江湖(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气往上冲,刀锋贴紧他脖子,狠狠说道:“真不怕死么?那我倒来试试。”

杨勇思虑清楚,抛开心头恐惧,道:“你现在杀我,与让我下令放人,有何区别?你们以为这般大的事能是我沙洲刺吏一人办得了的么?”

李长风问道:“你这话何意?”萧云骂道:“你娘老子的,沙洲城就你一个刺吏,不是你说了算是谁?”

杨勇冷笑道:“你们以为还是十年前军政两分的时候么?这几年朝廷只重武功,节度使权力越来越大,地方上的政事都要来插一杠子,哼哼,即便是安西节度使要打仗了,派人来我沙洲州城调集人犯前去送死,我也只能遵从,萧校尉应该比本官清楚吧?何况还有陇右节度使等等诺干庙里的“菩萨”。这件事本来就为虚报军功,其中牵连之人甚众。这两百多名人犯若经我手放走,只须当中有一人去监察御史处告状准了,插手此事之人谁能逃脱死罪?”

萧云闻言一怔,竟不知何时杨勇已经认出自己,又听李长风道:“你既已承认制造冤案,却还冥顽不灵,不怕现下就赴鬼门关么?”

杨勇叹气道:“眼下死,死我一人而已。若我下令放走所有人犯,不仅我要死,与此案有牵连的幕后人等定会将我的家人也全都杀死,换作你们,敢答应放人么?”

萧、李二人听他口气不假,知他心意已定,倒是一时没了主意。李长风沉声道:“你怕这怕那,难道就不怕皇上了么?”

杨勇道:“我一人犯事,不及家人。皇上最多将他们流放岭南,至少不会要了他们性命!不过,我倒有个提议,对大家都算公平。”

萧、李二人对视两眼,同声道:“说来听听。”

杨勇道:“将人犯全部放走虽是不行,但若只是放走你二人,我却能够答应。”

萧云嘲笑道:“放走我二人?你也不瞧瞧,眼下谁才是砧板上的肉?哼,是求我二人饶你性命吧?”

李长风沉思不语,杨勇冷笑道:“我若不为性命,何须放你二人走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放走你二人,我还有机会抓你们回来,如此才算真正保住了自己;而你二人既然有胆劫持本官,自然也敢赌这一场,若你们能逃出陇右,便可去监察御史处告状,也有机会救出你们的同伙。否则,大家便一拍两散了罢!”

三人一阵沉默,各自在心中琢磨,萧云权衡事态,当即打定主意,一拳将杨勇打晕,对一脸惊愕的李长风道:“此事只能这样办了。李兄速去客栈与你师妹等人会合,带她们连夜逃出城去,我在此守着这官儿,争取一些时间。在你们到达甘州之前,在下一定赶上。”

李长风道:“萧兄此言差矣,若要留下犯险,也应是我李长风留下,师妹与你情投意合,还是你带她们逃走。”

萧云摇头道:“不瞒李兄,我义兄原本在这城里住了多年,此来应我所求去找从前的熟人打听消息,一时我也联络不上他,因此我必须留下等候,此其一;公主小姑娘偷练你师门秘功,以致走火入魔,这趟回去便为去往蜀中求你师傅出手解救,若你师兄妹同去求她,事情定比我跟着去容易办成,此其二,至于其余琐事,也不足道。请李兄万勿推辞,公主小姑娘的性命,可全操在你我手上了啊!”

李长风剑眉紧皱,垂目沉思。萧云又道:“李兄须注意两件事,公主小姑娘眼下决计不能动武,否则性命堪忧;队中那名吐蕃和尚虽然莽撞,却是一名硬功高手,倘若事情紧急,你只须对他说是我求他相助,他定会是一名上好的帮手。”

李长风思虑已毕,抬头道:“你我每次相遇,都值性命攸关之际,说来也是一种机缘。既然眼下事情紧急,多余的话说也无益,就照此行事。”

二人商量议定,萧云又告知自己藏马之处,然后伸掌按在杨勇的“百会穴”上一阵揉nīe,将他弄醒过来,冷笑道:“就依你,咱们便来赌上一场性命。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须在此多陪你一日,好让李兄能够安然出城,接下来便各凭天命了,若你不答应,就别怪我刀下无情,如何?”

杨勇鹰目尽鼓,点了点头,萧云又道:“那就走罢。”将刀试在其肩膀上,与李长风一同往外走去。

门外闻讯而来站满了看守,萧云一拍手中抓着的杨勇,听他干咳两声大叫道:“大家让开道,传令打开重门。”

少时重门大开,萧、李二人一左一右挟着杨勇快速走到监牢大门口,相互也不废话,李长风急速取道而去。萧云又小心的将杨勇押回刑堂,这番来去引得一大帮人远远跟着,能瞧见操场情形的牢中犯人敲窗击桶高声怪叫,整个监牢一片沸腾。

那名主簿是个机灵之人,隔着堂口远远喊叫,询问杨勇有何令下。杨勇此时倒也不含糊,大声吩咐众人散去,各自守紧岗位。萧云见他镇定自若,自然是因事情说破之后反倒没了惧意,如此却也说明他讲的一番话有几分可信,倒也放心不少。不过二人心头都有与自身相关的大事前途不明,心情各自沉重,竟连一句废话也未说过。

如此僵持到次日清晨,那主簿亲自拎着竹篮送来羊肉汤饼,杨勇喝了一碗汤,吃了两张饼,倒头继续瞌睡。萧云强忍饥饿,不愿冒险取食。待到午膳时分,那主簿又拎了两只竹篮前来,这次除了几样精美小菜,竟然还有一道“浑羊殁忽”。

杨勇依然每样取食少许,吃完复又倒头假寐。萧云望着桌上菜肴,忽觉一阵好笑,想到:“我与李兄这趟真算是和尚们各念各的经,各成各的佛了。”念及此出,心中闪过茅厕所见,隐隐再次泛起恶心,顿时饥火稍减,转头强令自己不去看那满桌美食,将念头转往别处:“上次与公主小姑娘一道挨饿好几日,滋味也没有眼下这般难忍啊,难道我性子忽然变得弱了么?”再思及自己近来每一想到秽物竞会屡生恶心的事,更觉不可思议:“刚到安西那时,选兵进入跳荡军,第一关便是生吃蝎子虫蚁,当时我也吐得一蹋糊涂,可后来几次追击敌人在沙漠中绝了粮食,却将蝎子肉当作最美味的食物。现下竟对着一桌佳肴泛出恶心来,若被军中的兄弟们知晓,定然笑也笑死了。”

他虽强令自己不转头去看,饭菜的香味却弥漫得无孔不入,令他不由自主想起少年时在雅莎的酒楼中亲眼看见大师傅为一名贵客制作这道“浑羊殁忽”的情形,知其过程极为耗费,须取子鹅一只洗净,腹内填满糯米肉饭,然后将其装入一只剥皮去脏的羊腹中上火烤制,熟后只取子鹅食用,端的是耗费甚巨。一念及此,又想到:“平常的一顿午饭竟也如此讲究,单凭刺吏一职的俸禄,只怕用不了两日,管教他无钱买米下锅。”猜测杨勇背后不知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才能有这样堪比豪强大贾的财力。

这一番胡思乱想下来,日头已是偏西,杨勇起身说道:“时候差不多了吧?难道你想留下用过晚膳再走么?哼哼!”

萧云抬眼看看天色,上前将他双手反绑。杨勇铁青着脸,道:“我只能送你至城门处,绝不多走一步。”

萧云嘿嘿笑道:“如此甚好,不过在下还得带上一人,还须仰仗明公恩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雨江湖(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