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1章: 烟雨江湖(三)

《情剑长歌录》

第61章 烟雨江湖(三)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杨勇面色一变,阴声叫道:“你要不守信么?”

萧云冷笑道:“我怎么不守信了?说好放走两人,眼下只才走了李兄,与他关在一处那名羌族大汉是我儿时好友,放他走脱才够上二人之数。嘿嘿,在下可未曾打算即刻便走,还要留在沙洲城中陪着明公耍上两日哩。”

杨勇面上肌肉跳动,沉默片刻,道:“罢了,我命人带他出来。”言罢正欲唤人来传令,却被萧云挥手打断道:“不必了,难保你手下人不会暗中使坏,劳你亲自走一趟吧。”说罢便将右臂挽住杨勇脖颈,刀锋贴其皮肉,一同往外走去。如此一来,假若自己受伤倒下,顺势便会将杨勇的脖子割断。现下天色还未起黑,不得不防被人暗箭偷袭。刑堂门外守候着几名刺吏府的亲随,隔着两丈来远亦步亦趋的跟在二人身后。

监牢内显是增派了人手,均在远远观望这幕从未出现过的奇景。二人来到地牢入口,只见那名主簿带着几名看守早已等候在此。萧云挟持杨勇等在原地,吩咐那主簿带人前去放人。少时一名衣衫褴褛浑身新伤旧痕的虬髯大汉缓缓走了出来,萧云心下大喜,叫道:“蝉西?我是萧云。”

那虬髯大汉面露惊喜,连声道:“给撒?给撒,哈哈哈。你怎知我被人陷害在这里?”

萧云笑道:“出去再说,你的伤如何,能骑马么?”

蝉西咧嘴笑道:“只要能逃脱狼嘴,再弱小的黄羊也能跑得风快。我们都是在马圈旁长大的儿郎,就算腿断了照样也能纵马飞奔。哈哈,贼汉人,我能揍这老官儿一顿么?”

萧云道:“兄弟不可鲁莽,眼下脱身要紧,随我来。”说完又对杨勇道:“教人牵两匹马来。”杨勇对跟随在后的手下挥手示意,不一刻有人牵来两匹骏马。

萧云翻身跳上当中一马,将杨勇提起放在马前。蝉西试了三次登鞍,这才骑上马背。当下萧云骑马在前引路,所经之处大门早开,驰出牢房大门外却见满城遍布士兵,不过无人胆敢上前阻拦。不多时来到东城门外,萧云对谯楼上护城门的士兵高喊道:“关上城门,我便放了刺吏杨勇。”守城士兵不敢多话,立即派出二十名推门将分左右缓缓关闭城门。萧云哈哈大笑,将杨勇放下马来,高声叫道:“今夜萧某便会回来沙洲城中,到时候尽可派人来捉我,哈哈哈,这不算不守信罢?”说完调转马头,与禅西并骑去远。

二人催马一阵疾驰,听见后方无人追来,这才稍稍放缓速度,骑在马上伸出手臂与对方紧紧攀握,心中各自欢喜,忍不住哈哈大笑。萧云简要说了事情经过,然后道:“你先去佛窟藏身,我回城等到温老哥后,便来与你会合,然后追上李兄一行,尽快逃出陇右,只要越过凉州,我们便安全了。”

禅西摇头道:“我不能走,要回寨子去,联络四散的族人。若事情有变,也可拼上一拼冲进城中救人。何况我身上有伤,拖着也走不快的。”

萧云沉吟片刻,道:“如此也好,但你须得小心在意,切不可冒险犯难,。”

禅西道:“那沙洲刺吏似乎与江湖帮派有往来,你们东去这两千里路,都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也须万分谨慎。”

二人互道珍重,作别而去。萧云拨马绕道回到沙洲城外,将马远远放走,然后潜至城墙一处死角,缓缓攀爬上去。他是跳荡军里出身,攀爬城墙自是难他不倒,但见城墙上巡夜兵勇一如平时,想来刺吏杨勇并不相信自己真会重入虎口。

此时月已中天,来时曾与温承约定今夜在城西摩尼教寺外碰头,当下悄悄下了城墙,隐在暗处行至摩尼寺外,但见此处冷清寂寥,人影全无。萧云微觉不妙,想到:“按说大哥早该来此等我了啊?莫不会以为我陷入牢中,又去打探我的消息?”他在大牢一番闹腾,定已传遍沙洲城上下。

正感去留难决,忽听有人快速往自己这方跑来。当下心中一动,藏身一颗大树后静静观察。此地向来偏僻,除非是摩尼教徒礼拜之日,平时鲜有人至。片刻后一名驻军打扮之人来到近处,围着寺门转了两圈,看样子是在寻人。萧云正在心下琢磨此人会否是温承使来,就听来人压低了喉咙叫道:“萧大哥,萧大哥,你在么?我是五郎。”

萧云闻言记起温承原在沙洲城的几名手下当中有个叫作“五郎”的青年,当下不再怀疑,现身迎出,问道:“是温老哥让你来的么?”

五郎面露喜色,抢上作礼,道:“萧大哥此番将杨勇折腾得够呛,当真大快人心,嘿嘿,温老哥眼下藏在我家中,让我来带萧大哥过去,说有事要与你商议。”

萧云心下微奇,跟在五郎身后疾步而行。二人尽拣穷街陋巷七拐八绕,避开街上往来巡夜卫队,来到城中一处独门小院。五郎前头推门进入,萧云跟在其后,只见中堂灯火闪亮,温承坐在桌旁沉思不语,堂门口一张榻凳上躺着一名右臂齐肩断掉的方脸汉子双目无神的望着青黑苍穹。

温承闻声迎出,萧云上前叫声“大哥”,复又多看了几眼躺在门口痴望苍天的断臂汉子,温承叹气道:“这是五郎的兄长王大名,三年前去北庭督护府当兵,几个月前被敌人砍断了膀子,回来就这样一直躺着,不与人说话,唉---!”

萧云心下一动,隐约记得少年时在沙洲城中与人争强好胜的情形,其中便有一名唐人少年叫做王大名,再看断臂那汉子,顿觉模样依稀可辨,多半便是少年时曾与自己多次打架的故人,此时见他胡渣缭乱,双目呆滞,心中不觉泛起一阵感慨。

温承拉他过去坐下,道:“兄弟也真大胆,竟然挟持杨勇劫了大牢。”

萧云道:“当时情势所逼,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温老哥可曾打探到什么消息?”

温承道:“具体情况也不得而知,不过听说新上任的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也派人来到沙洲城了,杨勇这次大张旗鼓的制造这件天大的冤案,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萧云心下暗思,问道:“老哥教我来这有何事交待?”

温承苦笑道:“老哥我本来感到没脸来见月娘,哪知终于还是进了沙洲城来,听五郎对我说了这一年来她的遭遇,教我实觉亏欠她不已,唉---!”

王五郎接口道:“萧大哥,你不知道,当初你与温老哥离开这里之后,我们几兄弟本待依照老哥吩咐,好生照顾着月娘,哪知杨勇记恨温老哥,竟教人将月娘禁锢在刺吏府中,日日倍加折磨,都怪我们几兄弟没用,眼见月娘受苦,却毫无办法。”

萧云奇道:“月娘怎的不找机会逃走?”旋即心中暗骂自己失言,怎能将一介弱女子看作自己这些个孔武汉子一般。却听王五郎答道:“我们几兄弟也曾找到机会想要救出月娘,可她死活不肯走,对我们说,‘我不走,要在沙洲城等着温承回来’,但是只要是在沙洲城中,我们又能将她藏到何处去?因此也就只能不了了之,眼睁睁看着月娘苦苦捱着日子。”

温承又道:“我不知道也就罢了,如今知道她是这么个处境,教我怎能安心?”

萧云心中暗想到:“是啊,若公主小姑娘被人迫害,我何尝不是一样恨不得插翅飞去救她。”当下问道:“大哥,你是打算救出月娘来么?小弟一定全力相助。此去中原正好可将月娘带走,你也大可不必再回安西军中了,大帅那处小弟一力承担。”

温承摇头道:“我没想过要带走月娘,只想要杀了杨勇!”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雨江湖(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