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3章: 烟雨江湖(七)

《情剑长歌录》

第63章 烟雨江湖(七)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心情急迫,与温承一路纵马飞奔。渐渐沿途再无植被活物,俱是荒漠戈壁,南望巍峨连天的祁连山脉绵延不绝,伴着二人星夜兼程,也不知几起日升日落,眼望之处除了光秃秃的石山,便是时宽时窄的荒漠戈壁,却还未见到成兰陵一行人留下的丝毫线索。

萧云心绪纷乱,钢牙咬紧不愿说话,只管拼命催马疾驰。温承一路上也是神思恍惚,除了提醒萧云及时更换疲累的马匹,余此再无他话。如此又是几日过去,连番毫不停留的疾赶下来,人马俱已疲累不堪。这日来到一处被两旁高山夹成窄道的地势,温承眼见五匹骏马时有口浮白沫之状,情知必须停下让马喘息休息,当下对遥遥在前的萧云喊道:“兄弟,兄弟,马要跑死了,歇停半日再走吧?”

萧云本是爱马之人,何尝不知马匹已至体力极限?只是不知何时在出现的烦燥心思,令他闷在心中反复想到:“我曾一再暗许诺言,在公主小姑娘伤好之前,无论如何也不教她远离我片刻,但却屡屡置她与不顾,我……我这又是为了何来?”只觉心下难过无比,见不到成兰陵的面容,便是饥寒困顿来袭,也都全无感觉。此时听见温承提醒,这才惊觉,眼见再不休息,几匹骏马势将活活跑死,若真如此,且不说想要追上成兰陵一行人,便是他与温承二人能否走出这片连天绵延的死亡之地,也都希望渺茫。

此时正当晌午烈日猛射之时,当下二人寻了一处耸立在荒漠上的低矮土丘遮荫,取出水粮让人与马饱餐一顿,便在土丘下稍稍休整。萧云却难静心坐得住片刻,起身绕着土丘渡步沉思,忽见眼前金光一闪,心中猛的一动,俯身上前察看,只见土丘上插着一片金色小箭,正是李长风曾向他展示过的“相思小箭”所发之物,心跳猛然骤停,接着又如擂鼓。连忙四下察看,又在土丘背面发现数名胡服汉子的尸身。

这一来更是惊得浑身冷汗,情知成兰陵一行人已被敌人追赶至此,双方多半还曾恶斗过一场。好在未见自己这方有人倒在此处,却又稍稍感到一丝安慰。

他上前察探地上横陈竖躺的敌人尸身,见大多数身上尸斑分散,用指压下略有青白色显现,当是才死不足两个时辰。当即绕回土丘另一侧,招呼温承上马追赶。

此时二人再也顾不得马匹的生死,拼命夹腿催马,待到黄昏日落,已能瞧见稀疏灌木黄草。再跑一阵,萧云所骑马匹终于支持不住,砰然往前栽倒。好在土质松软,那马儿灯枯油尽速度已慢,将只顾远望前方的萧云抛至地上,幸未受伤。

温承挥刀斩断另一匹马驮着的事物,萧云飞身抢上马背,继续往前飞奔。待到天色隐隐起黑,沿途已是植被渐多,前方遥见一大片树林,绿色的草地犹如铺在天地间的巨大绒毯,一眼望不见边际。

二人情知多半已至肃州城外,却无心感慨欢喜,继续纵马狂奔,月亮升起时分,终于来到树林外侧,又有两匹马儿力竭栽倒。

萧云趴在地上触耳倾听,呼呼风声之中隐隐听见轻颤震动,心知三、四里外有人正纵马跑动,瞧那方向,正是树林当中。二人翻身跳上仅余的两匹骏马,穿林疾速行进,皎皎月光如水洒下,便如琉璃灯光一般勉强照亮四周景物。

如此又行一阵,二人心中忽生警觉,当下相互使个眼色,弃马步行。树林越来越密,当是到了林木深处,前方蹄声已可分辨,不过如此密林,马匹根本无法跑动起来,行走反倒不及人走迅速。

二人轻手轻脚潜至声响处,拨开树枝窥看,只见眼前地势突然一畅,三棵连根抱生的巨大树木分别往三个方向斜向长出,周围再无其他树木生长之地,如伞撑出一圈林间空地。大树四周围着三十来名胡服打扮的江湖汉子,远远站在伞盖外围,当中一名金褐色长发披散的中年栗特族汉子正向着三棵合抱大树围靠着的伞柄处高声叫道:“你们缺吃的么?哈哈,我们也缺,不过这树林里倒有不少野兔肥鸡,若去狩猎一番,想来收获定然不小。哈哈哈哈,你们敢出来狩猎么?还是愿意活活饿死?”

那三棵树当中有人高声回道:“那你怎的不去试试,光在这里磨嘴皮子算啥?当心长风大哥将你们打来的野味通通抢了,哈哈哈。”

萧云心下微动,听出后面说话这人乃是小乞丐二狗子的声音,又听有人高声说道:“今夜李某定来取你性命,你还是别只顾着吃肉,小心项上人头吧!”这人说话不徐不急,正是李长风。

那金褐色长发披散的栗特汉子闻言大怒,却又似乎颇为忌惮,骂道:“若你不用暗器,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呸,其实你只是只弱小的幼羊。”

李长风哈哈笑道:“你们本来就是豺狼,可惜*****作不熟,否则我的‘相思小箭’在土丘那处便能射杀你们一半人马吧?哈哈哈,不过还好,我这女伴手中这具‘从此别’还能连发三次,只要你们有胆上来,管教你们有来无回!若你想单打独斗,只须一人上前来,在下便让这吐蕃朋友陪你玩玩儿也无妨。”

萧云听见双方对答,看来李长风一干人都还平安,当下略微放松心情。但旋又眉头紧皱,眼见对方虽是一色打扮,手中兵器却各异,显然均是各有路数的江湖好手,自己这方算上李长风、喀吧和尚、二狗子,再加上自己与温承,人数上已是相差甚远,更不用说对方来的还都是武艺非凡之辈。

温承也同他一般心思,伸手轻推他一下,脸上一付询问之色。萧云眼见多日来朝思暮想的“公主小姑娘”就在眼前,哪还耐得住性子,对温承使个眼色,躬身潜近那金褐色长发披散的栗特族汉子。

那金褐色长发披散的栗特族汉子哈哈大笑,道:“你当我是傻子么?我们占尽优势,为何要与你单打独斗?”

萧云已至他身后不足一丈远近,当下拔出长刀,便要大喝一声示敌,听见那栗特汉子说出这番话来,当下硬生生忍住冲到嘴边的喊话,不声不响的疾速功去。温承也从另一侧腾身扑出。

那栗特族汉子听见身后唏嗦有声,以为是林中兽类靠近,漫不经心的转头观望,忽见两人一左一右持刀扑来,心下顿时大惊,来不及叫喊同伴,滚身便往林中空地翻出。

萧云全力前跃,手中长刀挥出一片冷光,此时才大声叫喊道:“朅师国城下斩头千人的萧云来也。”他日前听见敌人如此称呼自己,此时便信手拿来威吓敌人。

温承及时赶至,与他一道往那正在地上打滚的栗特族汉子身上招呼。余人也都发觉有异,纷纷围向这方。

萧云大喝道:“大哥,先进去再说。”借着那栗特族汉子留下的空隙越林而出,快速奔至三棵大树合抱之处。温承也不恋战,紧跟着来到自己人藏身之地。

二狗子闻声惊喜探出头来,高叫道:“萧大哥么?”却见萧云浑身风尘头发散乱的冲了过来,连忙又招手道:“从这边进来,有条缝隙。”

萧云口中答应,迅即从一侧两颗大树夹成的一道两人宽窄缝隙钻了进去,只见内中竟十分宽大,李长风手执一柄长剑站在当中,喀吧和尚浑身是血躺在一旁,二狗子蹲在树梢上观察敌情,唐艳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怀中抱着昏迷不醒的成兰陵,“追风逐电”与“阿者者”无精打采的靠在一起,地上散落肉干遍地,余此再无马匹,也未见着一只水袋。他多日未见成兰陵,此时忽觉心中涌上一股强烈的冲动,身外的一切事物全都不再重要,扔掉手中长刀上前抢过成兰陵来紧紧抱在怀中,对李长风横眉怒喝道:“你便是这般照顾你师妹的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雨江湖(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