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4章: 烟雨江湖(八)

《情剑长歌录》

第64章 烟雨江湖(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长风缓缓抬起低垂的头,神情疲惫不堪,身上多处染满血迹,但发式纶巾却丝毫不乱,望着萧云面露苦笑,也不说话,执着长剑的右手微微颤动,显是用力过度之象。

喀吧和尚睡熟正酣,被萧云一声怒喝惊得翻了个身,犹自沉睡不醒。二狗子跳下树来,正欲上前说话,却被李长风挥手止住。萧云心头满是疼惜爱怜之情,搭手摸着成兰陵的脉象,似乎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又听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你可不该怪罪李大哥,成姑娘非要留在沙洲城等你,若不是李大哥当机立断将她制住带着逃了出来,也不知眼下大家还能不能再见面了!”却是丝丽摩手捧菇菌从树后闪身出来,对众人说道:“这些菇菌可暂解饥火。”

二狗子眼睛一亮,抢上前去接过,就着周围拣了些枯枝败叶,升起一堆篝火,将菇菌串起逐一烤熟。

温承面色微动,走上前目光落在丝丽摩身上,问众人道:“大家都未受伤吧?”

丝丽摩妙目闪动,悠悠说道:“你去会你的女人,将我们一大帮人置于险地,还有脸来问我们的安危么?”

温承闻言语塞,萧云心气渐平,情知李长风带着众人逃到此处甚为不易,刚才情急之下对他大声吼叫,此时想来颇觉不该,说道:“李兄见谅则个,在下一时情急,多有得罪!”转头又对丝丽摩道:“公主莫要怪责温老哥,他是应在下所求入城打探消息,唉,竟还连累月娘身死!”

温承垂头不语,目光停留在缓缓走向自己的丝丽摩脚上,听她口气怪异的说道:“啊,你的相好死了么?是被你害死的吧?哈哈哈!”

萧云顿时动气,忽又想起月娘往温承刀尖上撞去的情形,此时想来更觉温承当时完全可以撤刀避开,不觉心中大乱,想到:“那是我的幻觉吧?丝丽摩恼恨大哥杀了她爹,故意处处为难,这段日子态度转变,多半是在寻找折磨大哥的机会吧?”

温承面色铁青,走到一旁席地坐下。丝丽摩紧紧跟随,站在他面前又道:“你平常时时偷着看我,如今我站在你面前,怎的又怕看我了?难道你真害死了你的相好么?”

温承“嚯”的一声跳起身来,丝丽摩迎向他挺直身子,又道:“你偷拿我的丝带呢?还不还我么?”温承如被虫蜇,猛然退后一步,背部撞上树干,竟令抱在一起的三颗千年古树也微微抖动。

众人见二人神情、说话有异,一时怔住,又听丝丽摩腻笑道:“亏你长得也像条汉子,喜欢我竟这般鬼鬼祟祟的?嘻嘻,既不如萧云那样直来直去,也不如李大哥那般儒雅深情,这样谁会喜欢上你?”

李长风插言道:“萧兄,师妹差不多该醒转了!”萧云闻言察看,只见成兰陵鼻息渐重,看来转眼便会醒来。又听二狗子欢呼道:“烤熟了,烤熟了,大家快来吃啊!”

李长风走过去拿来几串烤好的菇菌,回身递给萧云两串,又到唐艳身前递去一串,却见唐艳挥手将他递来的菇菌打落在地,道:“我不吃!”

李长风轻叹道:“如今什么时候了,还要耍脾气么?”语气竟带有无限温柔,眼神却瞟着被萧云抱在怀中的成兰陵身上。

唐艳道:“当初你来求我,曾答应我三个条件,一是每月须得为我赋诗一首;二来须得保护我的周全;三是以一年为期,无论你做任何事,须将我带在身旁。你现下这样说话,是想不守约么?”

李长风哑然道:“我何时不守约了?”唐艳站起身来,道:“姑且不说一路上你只顾着你师妹这一节,眼下正好又至为我赋诗之时,你作吧,我洗耳恭听!”

李长风闻言一怔,暗自算算时日,确实到了该为唐艳赋诗之时,但此时此景,却又教他怎有心思吟风弄月?唐艳妙目圆睁,逼视而来,竟令他不由自主微微往后退开一步。

树围中两对男女,各说各话,却都是男子一方被激得说不出话来。萧云观察形势,摸不准其中来龙去脉,暗道:“外面的敌人看来都不是易于之辈,李兄神色虽然平静,实则已是精疲力竭,喀吧和尚睡成这付模样,多半也已疲累至极,眼下能战的就只我和大哥二人,如何安全带着大家逃出去?”想到此节,心中忧虑又起,看着怀中睫毛微微眨动的玉人,怔怔出神。

又听丝丽摩嘻嘻笑道:“李大哥文武全才,又长得白净俊俏,但教看见他的女子谁能不动心?”

温承腾身爬上树梢,丢下话道:“大家小心在意,我上去察看敌情。”

李长风抬头说道:“敌人见识过‘相思小箭’的厉害,晚间定然不敢前来骚扰,我们被困在此处,待到天明,定会有一场恶战。”

萧云凝耳倾听,外面的敌人轮番换人辱骂不停,想来是欲教众人心中恐惧烦躁无法休息,问李长风道:“李兄,眼下可有良策?”

李长风苦笑道:“追来的敌人个个都是高手,现下切断了所有出路,唯一的法子便是硬闯出去,只不过……此计多半行不通。”

萧云知他言下之意,硬闯自然不惧,但要保证几名女子不受伤害,却无丝毫把握,道:“李兄抓紧时间修养精神,晚间我与温老哥守夜。”

李长风道声好,转身走去一旁坐下。唐艳不依不饶,跟着过去追问道:“我还等着听你作诗呢。”

李长风缓声道:“容我仔细想想。”说完靠树调息,不再理睬唐艳。

萧云心思一动,暗道:“唐艳难道不怕死么?这样不利的境地下还要追着李兄作诗?……敌人追来的高手众多,将我方视作瓮中之鳖,一到天明群起来攻,只怕难以抵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冒险拼上一拼?”正要起身与众人商议,成兰陵“嗯咛”一声睁开眼来,看见自己正被萧云抱在怀里,恍若犹在梦中,柔声道:“你说过要护送我的。”

萧云见她醒来心下欢喜,连声应道:“你放心吧,咱们这就想法子逃出去。”

成兰陵精神大好,坐起身来道:“师兄怎样了?”

李长风闻言睁开双眼,微笑道:“我还好,师妹别怪我情急之下闭了你的穴道将你强行带走才是。”

成兰陵摇头道:“你为了救我与敌人力拼耗尽内力,差点葬身敌手,师妹我又怎能怪你?”

李长风道:“只怪我本事低微,挡不住那人的刚猛内力,累得师妹被震晕过去,唉,差点有负萧兄所托了!”

萧云听见二人说话,寻思:“看来李兄是为守护公主小姑娘,与敌方高手硬拼内力,才会如此力竭疲惫。”又听成兰陵低声道:“云儿哥哥,你可欠下师兄一个大人情啦!”

萧云闻言一怔,又听李长风哈哈大笑,道:“是了,是了。萧兄,你可欠下李某一个人情,将来不可不还,不可不还,哈哈哈。”

萧云只觉气氛怪异至极,不过此时想法子逃命才是头等大事,当下随口打个哈哈,道:“是应多谢李兄,这份情定是要还的,呵呵”,转头又对二狗子道:“你上树去与敌人对骂,叫温老哥下来。”

二狗子答应一声爬上树梢,温承接着溜了下来。萧云招呼李长风和温承二人触耳商议道:“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奇制胜拼上一拼,先想法子让三个女子冲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因晨风发(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