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5章: 欲因晨风发(一)

《情剑长歌录》

第65章 欲因晨风发(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名栗特汉子眼见那老者震住了局势,又从远处走了回来,哈哈笑道:“还是鲁老爷子有手段,三连弩箭连珠齐发,天下还有谁人敢在鲁家人面前撒野?”

唐艳经此一吓,早将“从此别”掏了出来,高声叫道:“想要同归于尽么?那就来吧,我们几人换你们几十人的性命,算来也不吃亏!”李长风抢身过去,将受伤倒地的喀吧和尚搀扶起身,随手封闭他胸前大穴阻止血流,又撕下一截衣袖将他的伤口紧紧裹住。

那姓鲁的老者鼻孔中哼了一声,并不搭理那栗特汉子,转头对唐艳等人道:“小娘子的金箭确实厉害,不过咱家的弩箭也不是吃素的,刚才我若教门人连珠齐发,固然会惹得你不顾一切射来金箭,但是鹿死谁手,却还难料。”

唐艳微惊过后,旋即恢复镇定,走上前将“从此别”对准那老者一帮人站立的方向,道:“老先生只怕不是菩萨心肠之人吧?有何下文说来听听。”

那姓鲁的老者哈哈大笑,道:“好个聪明的女娃,嘿嘿,老朽原本不信鲁,只因从小便喜好机关巧器,仰慕鲁班先师巧手圣匠,因此才改姓鲁。日前见到这位小哥射出的金箭威力不小,器具却又玲珑便携,惹得老朽好生羡慕。如今小娘子手上既然还有一副,不若大家来做个交易,我担保你们安全走脱,小娘子则须将这巧器留下,如何?”

那名栗特汉子未料那姓鲁的老者如此说话,顿时勃然大怒,吼道:“鲁肃子,追捕这些人等乃是杨刺吏的命令,你……你好大胆子,怎敢轻易放他们走脱?”

那姓鲁的老者瞧也不去瞧他,冷声道:“杨勇算个鸟东西?教主让我等在沙洲城里,可不是要来听你这些小人吩咐的!”

那名栗特汉子气得浑身哆嗦,却又似乎对那姓鲁的老者颇为忌惮,竟不敢恶言回骂,只大声煽动道:“你鲁老爷子自然不用听命于杨刺吏,可这群跟来的朋友却都是在沙洲城一线讨生活的江湖人,若此番不能将这些逃犯抓住回去,往后在沙洲城的日子只怕不好过啊,想来他们不会答应让鲁老爷子肆意而为吧?”

那姓鲁的老者目光如电,盯在那栗特汉子身上,然后扫视一周,道:“老朽乃是圣教左护法鲁肃子,在场的哪位朋友若对老朽的行止有异言的,请站出来说话。”众人听他阴声冷气,各自心下揣揣,却无人上前说话。

那栗特汉子早知圣教势大,又见随来的众人慑于圣教和那姓鲁老者的威势,无人胆敢上前反对,只得恨声道:“好,好,既然如此,杨刺吏若怪罪下来,只能让鲁老爷子前去分说了。”

那姓鲁的老者不再理睬他,转头又问唐艳道:“这条件公平吧?”

李长风替喀吧和尚裹好伤势,走上前朗声说道:“且不说这‘从此别’是唐姑娘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宝物,即便只是一布一巾,在下等也绝不受人胁迫留下。既然老先生对自己门人的弩箭如此自信,不若大家放手一搏,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那姓鲁的老者面色一凛,未料李长风如此强硬,又听唐艳咯咯娇笑道:“风郎迂腐,‘从此别’虽然甚难打造,但比起性命来,却又算得了什么?不过老先生说得好听,只怕小女子将这‘从此别’交至你手中,便会被你带来的这群朋友乱刀绞杀了。”

李长风闻言一怔,听那姓鲁的老者哈哈笑道:“我鲁肃子在江湖上成名已非一朝一夕,不论是关中武林,还是西域江湖中,谁人不知老朽向来一言九鼎?”

唐艳道:“我唐艳出身于蜀中大族,向来说话算话,既然老先生也是信人,不如先放我们走脱,小女子自当将这具‘从此别’托人送至老先生手中,这样可好?”

那姓鲁的老者眉头一皱,沉声道:“小娘子说笑了吧?眼下老朽可不是在与你商量,而是让你选择要活还是要死!”

李长风轻振手中长剑,道:“君子求道,岂能受人胁迫?生死无常,但求无愧于心,来吧,多说无益,拼力一战罢了!”

唐艳上前拉住他衣袖,娇笑道:“这位老先生是在杀价哩,哪里是胁迫我们了?他见识过你手里‘相思小箭’的威力,自然更清楚能够连发三次的‘从此别’值个什么价钱。呵呵呵,依小女子来看,不若这样吧,老先生让风郎他们先行离去,小女子留下让老先生放心,如何?”

那姓鲁的老者听她说到“从此别”可连发三次,目光精芒大动,又听她愿意自己做人质留下,心头顿时惊喜交加,竭力忍住加快的心跳,道:“如此也好,教小娘子与老朽都可放心,哈哈哈。”

李长风略一思付,对唐艳说道:“要走也是你与他们一道先走,我留在此处。”唐艳笑得更艳,高声道:“风郎,你虽会使‘相思小箭’,却不懂如何运用这付能够连发三次的‘从此别’,若你留在此处,万一这位老先生起了歹意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只怕你仅凭手中长剑难以抵挡,到时候可会将大家都害了,咯咯,还是我留下吧,有‘从此别’在手上,想来老先生也不会为难我的。”

那姓鲁的老者闻言干笑两声,李长风皱眉寻思:“唐艳平日里机灵乖巧,怎的在这时候竟不知轻重,将我不懂运用‘从此别’一事和盘托出?”但话一出口,便如覆水难收,当下微一沉思,道:“也好,我便陪你留下,请温兄带喀吧大师与二狗子先走。”

二狗子搀扶着受伤的喀吧和尚连连摇头,温承上前对唐艳和李长风抱拳道:“两位小心在意了,如今也只能如此,走得一个算一个。”

唐艳急道:“谁人让你来陪着我了?你不去照料你师妹么?”

李长风正色道:“师妹自有萧云照料,我与你有约在先,若你有个闪失,李某岂能独善其身?”

唐艳面色一动,眼神闪烁不停,一时悲喜齐来,竟不知如何说辞。李长风又对温承等三人道:“事不宜迟,你们快些走了。”

二狗子还待分辨,被李长风凛利的眼神抵了回去,一步三回头的扶着喀吧和尚跟在温承身后往外走去。那姓鲁的老者显然在这群人中甚有威信,虽然那栗特汉子在旁嘀咕不停,却无人上前阻拦温承等人离去。

那姓鲁的老者面露喜色,目不转睛的盯着唐艳拿在手中漆红色的‘从此别’,李长风长身与他面对站立,面色不露悲喜,心中一片空洞,就连初始想到自己是为成兰陵而死的淡淡欢喜也消失无踪。

唐艳娇颜渐红,胸膛急促起伏,站在他侧面痴痴盯着他瞧。良久,温承等人想已去得远了,那姓鲁的老者正要说话,却见唐艳上前拉住李长风的手掌,柔声问道:“风郎,若因我骗了你,连累你与我横死这处,你会怨恨我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因晨风发(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