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6章: 欲因晨风发(三)

《情剑长歌录》

第66章 欲因晨风发(三)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难得面色怪异,心头哭笑不得。从上次遇见萧云,到这次见着李长风,二人无论长相气质,一眼看去便知相距甚远,却都一般的行色匆匆,说上两句话便自管来去,丝毫未将自己看在眼里。不过他天性豁达,倒未有怪责二人之意,转头去瞧唐艳,见她神情凄苦,烟尘灰色难掩珠润娇颜,两道泪水冲刷出来的白印儿在熊熊烈火映照下竟令人感到有些眩目。

他正不知如何与面前看来娇弱凄切的唐艳说话,却见她突的用衣袖拭干泪水,神情恢复平静,柔声道:“王大哥,能向你借匹马么?”

王难得道:“姑娘要去追赶同伴么?路上恐怕遇上危险啊!”

唐艳展颜一笑,举起手中的“从此别”,道:“我这宝物能发几百枚小箭,匪人见着我反会唯恐避之不及哩。王大哥,求你仗义援手,小女子感激不尽。好么?”话到最后,语气更柔,竟令王难得心头麻痒一跳,只觉甚难拒绝她的恳求,脑中却清醒知道假如答应下来,定会将她置于险地,一时没了主意,借故转头去看那栗特汉子带着的一帮人,岔开话道:“沙洲刺吏杨勇犯下大罪,已被萧校尉刺杀。这些人是杨勇招来的江湖人士,我须得对他们一一盘问。”说着举步往队列中返回。

唐艳紧走几步,从背后伸手拉住他的左臂,道:“你不肯借马我也会追去。”

王难得从未如此左右为难过,停下脚步却不回头,心思不觉乱了,正不知个理会,听见身后唐艳转身便走,连忙回头,见她往李长风追去的方向疾步奔去,身影显得瘦小孤单,却又那么倔强。

王难得暗叹一声,抢上几步回到阵前,翻身骑上一马,又拉过另一马随后追去。唐艳未行多远便被他追上,回头见他拉着一匹马来,当下停住身形,面露喜色。王难得心中暗骂自己糊涂,手上却将牵着的另一匹马缰绳递给唐艳,道:“刚才林中出来的人走脱不少,多半还在附近,你须小心在意。”说完毫不停留,兜马跑了回去。

唐艳连道谢的话也顾不上说,踏鞍骑上马背,双腿一夹便往李长风去的方向疾驰追赶。此时天色已经麻亮,再等片刻后目力已可及远,她死命催马狂奔一阵,遥遥可见前方有几处牧民聚居的帐篷。草原上空旷平坦,隐隐听见有人拼斗的呼喝声与兵器交鸣声从那传来。她喜忧尽来,双腿连连夹着马腹,转眼间来到近处,只见帐篷周围凌乱躺着几具牧民打扮的死尸,一伙人冲了出来拦住去路,当中那人面色阴冷,竟是在树林中与自己讨价还价的鲁肃子。她按住心头惊慌,将“从此别”对准几人,厉声道:“风郎呢?你们将他怎样了?”

鲁肃子缓缓逼近,冷笑道:“你的情郎独自逃走了么?嘿嘿,男人多半都是靠不住的,小娘子不如加入我圣教吧,教内不分男女一般友爱,比找个情郎可靠多了。”

唐艳勒马缓缓退后,摆动手中的“从此别”喝道:“别再上前来,否则我要放箭了。”

鲁肃子面显惊恐,停下步子道:“唉呀,小娘子千万不可。你这暗器威力无穷,又可连发三次,老朽怎敢在你面前放肆?”

唐艳听他口气有异,一时也顾不上细想,心中只是担心李长风的安危,道:“你知道便好,我问你的话,老实答来。”

鲁肃子面色忽又变得阴冷,仰天怪笑道:“我教中兄弟众多,比得上小娘子那情郎的少年郎也自不少,你又何必钟情于一个危难之际弃你而去的男人?还是随我走吧!”

唐艳见他闭口不谈李长风,心下更是焦急,纵马缓缓迎了上去,高叫道:“不想被本姑娘金箭射成筛子的便让开路了。”

鲁肃子摇头道:“那日见过‘相思小箭’的威力,已令老夫惊佩不已,未料小娘子手中的‘从此别’竟能连发三次,更令我胆战心惊,想来想去,只怕天下绝无一人能从小娘子的箭下逃生,差点便为了得到它陪上性命。”

唐艳见他与几名门人毫无让路之意,心下也是揣揣,复又高声叫道:“眼下你若不让开了路,一样教你赔上性命。”

鲁肃子抬头大笑,挥手指使几名门人围向唐艳,口中说道:“小娘子这黜空城计唱得也真精彩,老夫自问一生喜工机关巧器,虽及不上制作‘相思小箭’的手艺,却也相差不会太远,但若要做出一付能连发三次的‘相思小箭’来,却连想也不敢想,哈哈哈,多半小娘子手中的‘从此别’乃是虚张声势的吧?”

唐艳惊怒交加,迅即被对方围了上来,分寸略失,挥舞着手中的“从此别”,叫道:“想死么?虽然我不愿杀人,逼不得已之下却也不怕杀人。”

鲁肃子手下几名门人闻言微微犹豫,脚步不觉放慢,听鲁肃子怪声说道:“是啊,面对能够连发三次的‘从此别’别说天下绝对无人能够全身而退,便是刚才树林中与小娘子为敌的几十号人也多半逃脱不了,嘿嘿,我倒奇怪你为何只与老夫讨价还价,却不利用手中利器将老夫等一干人射个干净,如此岂不自可与你的情郎来去自如么?哈哈哈哈,老夫逃至此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打造‘相思小箭’已经殊为不易,何谈一具小小的扁方匣子里能装上几百枚金箭?小娘子手中所谓的‘从此别’定然是用来骗人的吧?”

唐艳被他说中心事,面色不觉略显慌乱,又听他对门人吩咐道:“将这小娘子拿下,可别伤了她。”就见那几名门人应声扑来,当下心思大乱,手指不由自主按动机关,只听一阵异响,几十枚金色小箭迅捷射出,将当先两人射成了蜂窝,立时倒地毙命。余下三人惊呼一声,各自扑地躲闪。当先两人的身体已挡住大部分金箭,余下三人这才拣回性命。

鲁肃子面色微异,听见唐艳再次高叫道:“还想来喂箭么?给我闪开了。”他心下略一盘算,亲自闪身迎上,叫道:“老夫倒想见识见识这金箭的威力。”

唐艳花容失色,勒马连连后退,虚晃挥舞着“从此别”厉声叫道:“你若再上前一步,我便将金箭尽数放出了。”

鲁肃子身形略顿,复又笔直往她马前欺去,阴声道:“能死在这般机巧的暗器之下,老夫定会含笑九泉。”转头又对三名门人大喝道:“堵住她的去路。”那三名门人不敢再犹豫,各取一方将唐艳的退路堵死。

唐艳策马便往前冲,高叫道:“那本姑娘便成全你。”旋至鲁肃子跟前,再次按动“从此别”的机关,只听机括撞击声轻微传出,鲁肃子终究还是忍不住往一旁微微闪身躲开,却未见一枚金箭射来,唐艳纵马已从他身旁驰过,还将“从此别”顺手向他抛砸过去,马不停蹄带风窜出,身后传来笑声道:“天下有谁能将几百枚金箭装进这扁方匣子里?你明明猜对了,可惜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否则我哪里能够冲得出来?哈哈哈!”

鲁肃子大怒,喝道:“射她下马。”那三名门人俱是使弩好手,迅即备弩完毕,对准已经纵马跑出三丈开外的唐艳背影。三人手中弩箭都是经鲁肃子花费重金精心打造的“鲁弩”,不仅可一次连发三箭,射程准星也较一般弩箭更为出色,此时三人若同射唐艳,绝无失手可能。

唐艳拼力拼智冲出包围,已觉微感虚脱,听见鲁肃子的叫喊,情知自己做了别人的靶子,但却再无力气回头观望,只能咬紧牙关全力纵马狂奔。

忽听李长风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道:“李某在此,谁敢伤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因晨风发(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