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68章: 欲因晨风发(六)

《情剑长歌录》

第68章 欲因晨风发(六)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喀吧和尚血流过多,面色青白,神情极为萎顿;二狗子正对着李长风说道:“温大哥才与我和喀吧大师走出树林,便教我二人自管先走,他回来接应长风大哥与艳姐,怎会不见人了?”

萧云被敌人迷晕这段时间,犹如做了一场模糊不清的异梦,醒来见成兰陵等人俱都安好,已是心情大松,此时听见温承下落不明,不由再起忧心,上前问道:“还未寻到温老哥么?”

李长风答道:“再等等看吧,温兄心思缜密,经验老到,就算遇上敌人,也应能全身而退。”

丝丽摩在旁小声嘀咕道:“只怕他是为了保命自行偷跑了吧!”

众人闻言一阵沉默,显然内心也都不无这种猜测。萧云嚯然转身,对丝丽摩沉声说道:“温老哥与我在沙场上早已死过不知多少回,眼下这等状况算得什么,岂会扔下朋友独自逃命?说不定是他遇上敌人抽身不得,摆脱了敌人便会回去寻二狗子与喀吧。”

成兰陵踏前说道:“何须在此猜来猜去,找到温承不就清楚了?”

萧云心下微觉不快,应声道:“公主小姑娘说得有理,我便立即去寻温老哥。”

王难得连忙上前拦住他道:“还请萧校尉稍待片刻,大帅传来消息,正往肃州城而来,欲同萧校尉见上一面。在下早已派人四下寻找温军士的下落,大可不必担忧,相信很快便会有消息。”

李长风也劝阻道:“眼下敌人并未被一网成擒,接下来也不知是否还会有危险,如今我们皆已带伤,萧兄还是安心留下照应此处为好。”

萧云抬眼扫视一周,只见自己一行人各有新伤旧累,当下不敢固执,依言留下。王难得找来大夫为喀吧和尚清创疗伤,众人又说了一会话,各自回房休息。

萧云已有多日未予成兰陵运功疗伤,日前重逢时又正情势急迫,接着一同被人下了迷*,直到此时才有机会好整以对。当下顾不上诉说离情,运转真气为她疗伤。

二人疗伤日久,相互之间已颇知对方心意,所需时间也越来越短。萧云的道家真气一直未能恢复如初,却已丝毫不影响疗伤功效。待到行功已毕,王难得匆匆而来,道:“大帅已到此处,请萧校尉与李兄前去相见。”

萧、李二人跟随来到厅堂,只见一头银丝白发的哥舒翰坐在当中,面前檀几上放着两个酒坛,正举杯饮酒,下首坐着一名年岁与他相仿的青衫老者,陪着浅酌。看见二人前来,一齐离座起迎。萧、李二人上前见礼,三人均无心思客套,落座后萧云便开门见山道:“将军军务繁忙,还来亲自接见我等,不知有何要事?”

哥舒翰抱拳道:“老夫管理的地盘上出了杨勇这等污吏,倒教二位受委屈了。好在萧校尉已经手刃奸徒,也算为二位讨回了公道。”

萧云道:“在下自知挟持刺杀杨勇之事不合规矩,只是当时为救友人,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将来监察御史会审此案之时,在下甘愿领罪。”

李长风道:“萧云如此作为皆因沙洲刺吏一手遮天制造冤狱而起,即便违了大唐律法,也应考虑起因,从轻发落。”

哥舒翰见二人说起杨勇均显激愤,哈哈大笑道:“二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原是侠义之举,哪里有啥违律犯法之处了?那杨勇吃了豹子胆,竟敢制造这起天大的冤案,老夫早已注意到,一直派人暗中查探,如今他被萧校尉刺杀身死,也算了结下一桩悬案,哈哈哈!”

萧、李二人对望一眼,李长风抱拳道:“将军此话怎讲?”

哥舒翰举起酒杯,道:“老夫先敬两位一杯,再说不迟。”两旁伺候的军士上前为萧、李二人斟上水酒,三人仰头喝干。萧、李二人道了声谢,一齐望着哥舒翰,看他有何话讲。

哥舒翰瞧着二人神情,又是一阵震天大笑,道:“老夫年少时轻狂不羁,最见不得不平之事,可是这抱不平打来打去总也打不完,有一天心倦身累,便喜好上了喝酒赌钱,后来家父丧于长安,老夫便去长安守孝三年,每日里依旧饮酒赌博,直到四十有余也还一事无成。有一次,老夫刚好赌钱输了个精光,便去酒楼喝得酩酊大醉,出来时碰上一桩案子,竟令老夫豁然醒悟,这才投身前来戊边,十余年过去,终于坐上今日陇右节度使的位置,却是当年想也不敢想的。”

萧、李二人听他说起自己的生平,不知有何意图,静听他往下讲述。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因晨风发(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