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章: 两小无猜(八)

《情剑长歌录》

第7章 两小无猜(八)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电光石火之间,只见成无心不仅不避使刀那人削来的刀锋,反而跨步迎上,抽回长剑倒转剑尖往脚下使刀那人直插下去。使刀那人暗喜未过,惊恐顿起,还未及细想,对手插来的长剑已从自己胸口穿过,连人带剑被钉在地上。他手中刀锋却也贴上对手右腿,将其拖出一条长长的血口。

萧云和成兰陵看得目瞪口呆,阿儒则长叹一声,道:“拼命的话,只需一招。国师此法虽然胜了对手,但自己却也受伤,值得么?”

成无心左掌被伤,无力张指甩掉鞭梢,只得用右手将左手手指一根根掰开。右腿血流如注,旋又自行连点腿部穴道止住出血,整个过程竟未听他喊过一声痛。他仰天长啸一声,冷冷说道:“决生死之时,只有生死之分,没有胜败之别。这二人的老子当年偷袭我才刚降世的女儿在先,否则又怎能将我打下山崖?我如今又怎会是这付模样?”

萧云只觉成无心此时虽然身上染血,却更显英雄本色,看得心跳不止,豪情顿时涌于胸间。成兰陵见父亲受伤,连忙想要奔去他身边,却被成无心厉声喝止道:“不许过来,跟在这位老先生身后。”

成兰陵闻声止步,心中诸般委屈汹涌而来,忍不住肩头耸动,便要哭出声来,却又担心父亲伤势,眼睁睁看着父亲带伤又往场中正与康、古二人激斗的矮壮汉子而去。

萧云上前拉住她手低声安慰,阿儒对成兰陵道:“小姑娘别怕,你爹受的只是皮外伤。对方这矮壮汉子功力虽猛,在此时的你爹面前,却难走上三招。”

三人同时转头观望,成兰陵奇道:“何谓‘此时的我爹’?”阿儒微笑道:“武功可分强弱,生死却莫测。你爹被刚才那两人牵动了心事,存了拼命之心,毫不担心自己伤亡,已是进入忘我之境,武功何止提高一倍。那壮汉只是听命于人,轻易怎会与人拼命?气势上又先输了一筹,因此他最多三招便会败在你爹手下。”

成兰陵听得似懂非懂,只见成无心已至康、古二人身后,大喝道:“两位兄弟退下了,这人交给我。”

康勾与古城陷闻声退后,齐道:“大哥须在意了,这人掌力甚猛。”

那矮壮汉子大声道:“火袄教萨保名冠西域,在下向来是佩服的,也不知是否名不符实?”

成无心哈哈大笑,道:“你以为少林寺的功夫就能天下无敌么?哼,我只须三招便能将你头颅砍下。”

那矮壮汉子大怒,踏前两步道:“好,在下练的正是少林碑掌,今日若能死于阁下三招之内,也算瞑目了。”

成无心更是狂笑不止,说道:“听你说这番话,看来我还高估你了,也许只须一招足以。”

那矮壮汉子气得喉头“霍霍”作响,就待冲上前与成无心一战,却被那紫衫蒙面人伸手拉住,听他说道:“成兄,既然你有这信心,不如我们来约个彩头如何?”

成无心冷声道:“说来听听。”

那紫衫蒙面人道:“你若真能一招将他击败,我便立即带人离去,绝不再来阻止你去长安;反之,则请成兄回去楼兰,今后再也别在长安城出现。敢应这约么?”

萧云在一旁听得清楚,闻言骂道:“这娘娘腔说这话也不害臊,怎能下这般不公平的战书?”成兰陵也是满面关切之色望着成无心,阿儒却对二人呵呵笑道:“小姑娘的爹定会答应,也定会胜出。”

萧云心中不信,正要发问,就听成无心傲声应道:“好,这赌注我接受。来吧。”

萧云和成兰陵都是大出意料,又听阿儒道:“那矮壮汉子功力浑厚,若能平心静气凝神若渊,自可与小姑娘的爹大战一场,胜负也是难料。不过他被小姑娘的爹扰乱了心神,此时动武成了意气之争,先已落了下风。小姑娘的爹却将自己逼至绝路,正是‘背水一战’的道理。唉,生死相斗有如海潮涨退,消的越消,涨的越涨,一招足以分出胜负了。”

说话间场中双方已喝停手下人之间的拼杀,成无心与那矮壮汉子面对而立,全场所有人的眼光都注视在这二人身上。

那矮壮汉子一手“碑掌”纵横江湖,从未有人胆敢如此轻视于他,无论如何也难相信对手可在一招之间将自己击败,当下运力于掌,主动攻向成无心。

成无心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长剑迅捷平刺,竟是不顾对手攻来的铁掌,立成两败俱伤的打法。那矮壮汉子未料对手竟然真要与自己拼命,心下顿时慌张,内力陡然狂泄。二人乍合即分,各自退后几步,成无心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嘿嘿笑道:“你若不生怯意,自可拉我同赴鬼门关,可惜你比我怕死,关键时刻想的不是如何将我打死,反去幻想能有生机出现,哈哈哈哈,恕我不陪你了。杨鉴,你还有何话好说?”他话音未落,那矮壮汉子的腹部突然血箭疾射,大吼一声扑地气绝。

火袄教徒欢声雷动,金西帮众人却是一阵骚动。场中各人更是作声不得,只听阿儒对成兰陵说道:“小姑娘,你爹的剑法不适合你练,千万要记住了。”

那紫衫蒙面人看得心头颤动,默然片刻后说道:“成兄武功盖世,我认输了。不过这人只不过是我在羽林军中随意找来的帮手,像他这样的人在长安城中皇上手下何止千万计,你能杀得了多少?”说完也不停留,挥手带领手下人迅即离去。

成无心反复咀嚼他临走前的一番话语,竟自痴立原地。成兰陵疾奔而至,去拉父亲手掌,唤道:“爹,爹,你没事吧?”成无心抬头望天,手上微一发力,将女儿拉来的手摔开,嘴里念念有词:“我能杀多少?我能杀得完么?”

成兰陵被他内力一震,顿时手腕发麻,心头又悲又恨,忍不住哭出声来,转身跑去抢过一匹马骑上,便往大沼泽方向狂奔而去。

康勾想要上前阻止已是不及,大声对成无心喊道:“大哥,大哥,兰儿跑了。”

萧云被成兰陵忽然出走怔得一呆,等他回过神来已是不见心上人踪影,赶紧跑回自己队中跳上一匹骏马,往成兰陵奔出的方向疾追而去。

成兰陵在马背上念头纷乱,暗想自己从小受宠,谁料自打父亲告诉她举家东去长安开始,竟是不断生出变化,先是逼走了与她情同姐妹的雅莎,现在竟为了要去长安,连她这亲女儿的性命也不顾。她心中负气,只管纵马狂奔,渐渐四周再无声息,已是跑出好远。

忽然胯下骏马一声长嘶,猛的停住脚步,任她怎么催促,也不肯再往前进。她脾气发作,使力拍打马背,那马被催得急了,猛的人立起来,顿时将她摔在地上。那马刨蹄一阵,顺着来路自管跑了回去。

成兰陵心思游荡,倒不觉被摔得疼痛,哭着骂道:“死畜牲,连你也要欺负我么?”她此时只想跑得越远越好,心中隐隐却又希望父亲在后面追来。她爬起身,徒步往前疾奔。未跑几步,忽觉脚下一软,整个小腿猛然陷入一团叶草之中。原来此处已是沼泽深处,那马刚才有所感应,因此才不肯往前。

突入其来的变故,将她的心思定了一定,连忙想要挣扎爬出,不料越挣扎反而陷得越深,转眼已没至腰际。她心中大骇,举目四望,只见周围一片漆黑,除了自己发出的声响,余此再无人声。

她被这一吓,顿时忘了负气,心中凉意阵阵,大声呼救道:“爹,爹,快来救女儿呀!”喊得两声无人答应,不由痛哭出失声:“爹……,爹……,你不……要女儿了么?”

突然一声略显稚嫩的男子声音嘿嘿笑着说道:“别哭,别哭,你爹不要,哥哥要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小无猜(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