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1章: 欲因晨风发(十一)

《情剑长歌录》

第71章 欲因晨风发(十一)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ps:原本每章分十节发出,但最近因在地震灾区陪伴老爸老妈,所见所闻,及余震不断,又及很多无法对人明言之处,客观上影响了在下进入状态,写作中往往费时许久字数却低,导致这一章每一节的字数大大减少,没有达到预先的写作计划规划的目标,本章须至此处才算完结,因此本章多出一节为第十一节,皆为本章故事完整性考虑,特此说明一二。顺便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在下的读者朋友们,你们的每一次点击,每一条留言,每一个收藏,每一分推荐……,均是在下努力创作好看小说的最大动力,谢谢你们!)

成兰陵道:“自然是因我比你悟性高啊,咯咯!”萧云佯作怒目,听她解释道:“你拔下这根树枝,我来教你如何刺入树身。”萧云依言拔下成兰陵刚才插入树上的树枝,只见其上有多处细微裂纹,道:“你方才虽捉摸到了剑法神髓,但未使出内力,这树枝自身也已惊了口子,哪里还能使用?”

成兰陵咯咯笑道:“不如你拜我为师吧?”萧云一怔,虽知她此话是在说笑,但却知她在正事上从不曾打过诳语,刚才一付胸有成竹的模样,定有法子令这已经破裂脆弱的树枝刺入大树。不过却无论如何难以想象,心下不免猴急。他与师傅阿儒从小嬉笑怒骂皆由性情,对这师徒尊卑的形式倒未放在心上,当下举起双拳伸出拇指,笑道:“男左女右,江湖末学后进萧云向江湖前辈天下第一女剑客雪莲仙子女神仙叩头拜师啦。”说着左手拇指对着右手拇指连弯几弯,右手微微摇晃,恰似一人面对别人的跪拜摆出一付傲然无礼的模样,憋着嗓子笑道:“本仙子就破例收下你这个笨徒弟吧,以后乖乖跟在本仙子身后,不许乱跑哟!”他的嗓子早在沙场上的生死拼斗中吼成了破锣,此时学起女人说话来,端的教人喷饭。

成兰陵笑颜若花,道:“你右手拇指那么难看,怎能算作是我?何况我哪有你指头上厚得如同龟甲一般的老茧了?这样拜师……哼,不作数,不作数!”

萧云见她分外高兴,心中反而对欲知如何刺入大树的秘诀感到淡了,此前从未见她笑得如此灿烂过,比起往日冷艳沉稳的绝丽,又多出一份和暖的妩媚,当下顺着她道:“仙子师傅意欲如何,还请向弟子示下!”

成兰陵秀眉微扬,道:“我又不能教你真个向我跪拜,这个游戏可不好玩儿了……嗯……不如这样,你发个毒誓来,须得将我传你这妙法广授天下,好教天下人皆知我雪莲仙子的厉害,哈哈哈!”

萧云心下微异,未料一番嬉戏竟还要他发个毒誓,不过广授天下这点也能做到,当下发誓道:“皇天后土,日月明鉴,在下萧云今日立下毒誓,穷此一生定要将仙子师傅的无上剑法宏传天下。若有违背,天诛地灭。嘿嘿,仙子师傅,如此可好?”

成兰陵抿嘴笑道:“不好。按我说的重来。你须说‘即便是仙子师傅不幸死了,你也不可偷懒,须得将此妙法教会千人以上,否则便教你连死也不许死,孤独一生,若违誓言,更教你轮回也不如愿,永世再也见不到我了’,嘿嘿,这样说来。”

萧云听得心头猛然一跳,忙道:“胡说什么哩?好端端的说这浑话,你是仙子,怎会死了?咱们一齐修道积德,白日飞升去天上逍遥还差不多。”

成兰陵佯怒道:“你不敢发这誓么?只要你不违背誓言,还怕什么来的?或许……或许你根本就未曾想过要世世与我有缘,若非如此,即便我先‘飞升’了,只要你依照誓言将剑法教会千人以上,大大长了我的名声,来世不也一样能够与我相见么?”

萧云听得心下不是滋味,一时说不出话来,再无游戏之心,道:“你……这……我----”,三个字都是一句话的开头,却又一句也无法说个完整。

成兰陵上前仰头逼视他双眼,道:“你原来不想下辈子还能见到我么?还是从来与我说的话也都如同今日这般全是戏言?”

萧云窘得额头青筋尽鼓,迎着她那双秋水含威的妙目,想到:“公主小姑娘怎会将游戏也看得这般认真?”心下权衡一番,暗想只这一招剑法,教人学来也不算难,只要自己将这刺大树的剑招传够千人,便能打破这个突如其来的诡异誓言,当下只得依言复述一遍,末了加上一句调笑的话来打破僵局,道:“这‘孤独一生’四字多余了,若你真要先‘飞升’了,我哪里还会有其他公主小姑娘来喜欢?铁定孤独一生了,呵呵!”

成兰陵见他发了这毒誓,复又露出笑脸,想了片刻,道:“也罢,凭你这副呆样,多半难有小姑娘喜欢上你,到时若你真能找个喜欢你的小姑娘来,我反倒会高兴哩。这‘孤独一生’四个字便不算作誓言里罢!”

萧云誓言发过,心下微感轻松,连忙深施一礼,转移话题道:“那就请仙子师傅传授徒儿高招吧!”

成兰陵瞧他一本正经的神情,面上笑容更盛,目光中却流露出无限柔情,道:“笨徒儿听好了,师傅我只讲一遍,若你不能学会,就连向本仙子发誓学剑的资格也没有,哼。你去面对大树,闭上双眼。”

萧云不及多想,手执惊裂的树枝站至树前,依言紧闭双眼,心头忽然浮现起当初二人在雪山之巅遭遇吐蕃和尚一场恶斗的情形,当时也是她令自己紧闭双眼,听她号令迫退强敌……,正想得出神,成兰陵又道:“前方一丈之处两人正在拚死相斗,其中一人稳占上风,另一人是名女子,看情形不过五招便会落败,定然难逃一死。转眼四招便过,两人移向你的面前,占据上风那人恰好背对着你站在大树后面,面对你的那名女子头发凌乱,气喘吁吁,眼看便要落败。”

萧云心思微动,寻思:“公主小姑娘这是在做什么?”念头微有散乱,听她接着说道:“不好,占据上风那人一剑刺向那女子咽喉,那女子招式用老,已经无法回剑相救。你这时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正是师傅我啊。”

萧云心下又动,暗道:“你的剑法如此高绝,有谁能令你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不觉感到一丝好笑,旋又想到:“若是眼下,公主小姑娘不能妄动内力,只怕有这凶险的可能……”,念头未过,又听成兰陵道:“我眼看对手剑尖已至咽喉前三寸,但我却无法动用内力,根本难以闪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对手刺死,心下只想,萧云啊,你怎么不来救我?你现下就站在这人身后三尺啊,怎的不举剑刺他后背?”说话间语气哀怨绝望,竟令萧云真的感到一丝紧张,不自觉的开始在脑海中想象她将要遇害千钧一发的情形。成兰陵默然片刻,萧云突然听见大树背后传来她的凄厉叫声:“萧云,救我啊---”,顿时猛然惊醒,霍然圆睁双眼,一时脑海任何念头也未敢想,手中树枝笔直便往前直刺而去,只听“扑簌簌”一阵低响,面前那颗大树竟被他刺出一个黑黝黝的深洞来,手中那截树枝全被震为飞沫,随风散飞起舞。

萧云背上冷汗盗出,也不知是因成兰陵一番讲述将他引得信以为真而心惊,还是被自己仅凭一截早已惊裂的树枝竟将一颗须两人合抱的大树刺入一道深邃的小洞而惊异,心下毫无来由生出一丝不安。

成兰陵神情怪异,从树后翩然转了出来,走到他面前,似笑非笑柔声叹道:“唉---,从此以后,你便是我的徒儿了。须得谨遵刚才发过的毒誓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