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3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二)

《情剑长歌录》

第73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成兰陵默然片刻,语气感触的说道:“我与他十年同门,一直将他视为能够谈心的兄长,原本相处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他开始变得不可捉摸,自此背后总有人对着我与他指指点点,令我气闷以极。你道我为何对他总是冷若冰霜?并非是我不念同门之情,而是想要令他回到正常的心思上来,变回从前那个能与我仗剑同游、朋友相待的师兄---李长风。”话到此处略一打住,又补上一句道:“我讨厌被人看作是名弱女子,也不许我不喜欢的人对我好!”

唐艳语气微异,道:“风郎文武全才,玉树临风,家世又与你门当户对,为了找你浪迹天涯远来西域,藏身贫街陋巷之中一过就是几年,这份情义,当令多少女子做梦也盼不到的啊!”

成兰陵冷笑道:“姓李的都很高贵么?那为何那些世家大族却从不愿娶皇族公主为妻?何况我从来就不是名娇滴滴的小姑娘,也不会做这样的白日梦。哼,艳姐,你可是出了名的心思精巧,当年龙舟赛会上略施小计便将师兄套去作了奖注,如今竟来替他说这些令我生厌的话,哪里是你的性格?”

唐艳针锋相对道:“那次兰妹子不也文思敏捷,一路闯关,险些便夺得赛诗魁首,难道不是冲着风郎去的么?”

成兰陵道:“我只是教那些自命不凡的酸男子们知晓,女子并不比他们相差分毫,哪有你说的这心思?”

唐艳道:“你可别忘了,自己也姓李啊!是‘御剑山庄’的大小姐,是李氏门阀中的一员,萧云家却是连姓氏录也排不上的平民百姓,你以为老庄主会同意你们的事么?”

成兰陵冷声道:“我的姓是别人给的,由不得我。但我的心却是我自己的,谁也不能对我指手画脚。我能一手操办起西域的山庄,自然也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唐艳道:“哈哈哈,难道你在萧云面前就承认自己是个弱女子了么?”

萧云听得心思纷乱,骤闻此言更是竖耳倾听,成兰陵迟疑片刻,道:“对我而言,他与这世上任何男子也不相同,从小他便护着我,长大后他也毫不计较的护着我,这辈子他都会护着我,在他面前,我即便是做个小女子,心中也是喜欢的。”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令唐艳与在外偷听的萧云均能感受到一阵说不出的感触。

唐艳一时无语,院中沉静片刻,成兰陵又说道:“我再说一遍,我讨厌自己不喜欢的人非要来喜欢我!”

唐艳突然尖声叫骂道:“李兰陵,你……你真是铁石心肠……”,成兰陵打断她道:“师兄自谓仁孝之徒,中庸之士,所行之事却全凭自己一念喜好,先是弃父母于不顾,千里迢迢跑来西域追寻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梦,接着无视你这般聪慧美丽的红颜知己对他的一片痴心,反倒利用你想来实现他那幼稚可笑的想法。自诩有博爱之心,但如今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亲口答应妥善安置沙洲城中被冤的众人,只要他别去自作主张旁生枝节便可,他却固执己见迂腐至极,偏要告至监察御史那处去,如此一来,势必引得皇上震怒,不知会连累多少人死于非命……,你说我铁石心肠?与他比来,谁更铁石心肠?”

唐艳半晌不语,良久后说道:“即便你对风郎全无一丝喜爱,也不用如此数落他啊!”

成兰陵道:“你不是说我铁石心肠么?愿怎么想,是你们的事。还有一件事须告诉你,我生平最恨别人想要利用眼泪来打动我,你此番来做这说客,只会令我更加不屑于他。时候不早,他受的箭伤不轻,你还是早些回去替他换药吧,告辞!”

话音才落,她便快步走了出来。萧云听得心潮起伏,此时自然不敢稍动,生怕被她发觉。唐艳随后走了出来,缓缓自顾而去。他轻吁一口长气,从树后转了出来,却见前方一名白衣人也正自藏身处走了出来,满面羞愧悲愤之色,正是两名女子口中提及的李长风。

萧、李二人对面碰见,各是一怔,对视无语。李长风垂头长叹,说道:“师妹说那些话,本是说给我听的呀!”

萧云竟觉心中一阵慌乱,道:“李兄此话怎讲?”

李长风苦笑道:“没料到唐艳竟会来找师妹说这些浑话,唉,师妹早已发觉我在院墙外躲着,这番话是教我不可再对她痴心妄想罢了。”

二人间气氛尴尬,萧云事关己身,也不知如何劝解,迟疑道:“这男女间的情事,原本没个对错黑白之分的。”

李长风神色萎顿,与萧云对面站着愣愣发呆。萧云搜肠刮肚,半晌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说。适才听闻唐艳称赞李长风,此时不由自主将其与自己比对一番。只见他除去神色凄苦之外,长相确实俊逸潇洒,联想到他平日的举止风度,暗道:“李兄一表人才,文武双全,公主小姑娘为何不喜欢他呢?”旋又暗骂自己道:“蠢才,我怎能这样想,公主小姑娘若是喜欢上他了,我该怎么办?”

李长风心中的想法也正纷乱不定,暗道:“师妹看来未曾喜欢过刘锦云,若没有萧云出现,她会不会终有一日钟情于我呢?”这念头一出,立即惊得一身冷汗,转念想到:“我怎能有这心思?我如此偏执于男女情爱之上,竟在不知不觉间将先师的教诲弃而不顾,哪里还敢自称为儒学之士?”

这二人均是天生的痴情种,虽然性子截然不同,但无一例外全将心思放在成兰陵身上,此时各怀心思,却无人将对方视作对手看待。

最终还是李长风打破沉默,道:“师妹自小便分外要强,当年我为讨她欢心,比武故意输给她,竟令她足足一月时日不与我说话。后来她的剑法越练越强,与我比武总是全力以赴,生怕我暗中相让,迫得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迎战,有两次我无意间微微分了心神,败在她手下,她却认定我又在故意相让,整整三个多月,对我不理不睬,呵呵,后来我将当时比武的情形告诉师傅,请她出面向师妹解释清楚,这才师妹相信我并非有意让她。”

萧云随口应道:“她也太霸道了些,哈哈哈!”李长风摇头道:“师妹虽然为人好强,但做事也极为认真,向来令我敬佩。就在我师傅出面解释清楚这个误会后不久,师妹突然不辞而别。我去蜀中‘御剑山庄’打听,她义父只推说不知,又去问师傅,师傅却教我不要过问师妹的事。我一气之下,于是离开师门出来闯荡江湖,好不容易打听到师妹的下落,却一直不敢见她,生怕又惹得她不高兴了,这晃眼间几年时间便已过去,师妹再不是当初十几岁的小姑娘,而成了名播天下的‘雪莲仙子’,我却依然还是当年的李长风。”

萧云听他忽然吐露心迹,只好默默静听。李长风叹了口气,又道:“我原想,师妹性子好强,别人对她的好意全不领情,而我总是将她看成当年初见时那个不言不语的小姑娘,总想尽我所能护着她,于是才会令她讨厌我。可她对你却全然不是这样,这是什么道理?”

萧云闻言一愣,诺诺说道:“这哪有什么道理了?或许因我从小与她相识,她不猜疑我是真心对她好罢?”

李长风道:“难道我对师妹是假意了么?……唉---,罢了,我若还在这无尽情海中失魂落魄,只会沉溺下去,永远也回不了头。送她回到峨眉山,我便离去,再也不来惹她心烦。你……你与师妹二人甚是相惜,好生待她。若将来她有什么凶险,你须不计较身外任何事,将她照顾好,你能做得到么?”

萧云微感奇怪,不过见李长风对成兰陵一片痴心,心下也觉感触,答道:“那是自然,我定会不顾一切,好生待她。”

李长风不再多说,转身便走,自顾自道:“真真是何如当初莫相识啊,哈哈哈哈!”

萧云自然懂得那份相思之苦,哀叹旁人之余,这才发觉自己竟是如此幸运。心情忽左忽右,往回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