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4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三)

《情剑长歌录》

第74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三)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成兰陵正在房中等候,见他回来,问道:“你有事瞒着我么?”

萧云一楞,只道自己偷听她说话被发觉,心下羞愧难当,垂头走进房内,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成兰陵追问道:“我遇见王难得,他告诉我明日一早便要出发?”

萧云心下顿时一松,笑道:“这也算瞒你了?方才出去便是欲告诉你此事,哪知你早已回来,我还四处瞎撞,呵呵!”

成兰陵秀眉轻竖,道:“你明知我指的不是这事,哼,你舍得下温承么?他到眼下也无消息,你怎会放心明日便走?”

萧云正色道:“我便是要同你说这事。你的伤势不敢久拖,须得及早赶回峨眉山求你师傅化解。何况温老哥若被人捉走,多半也正被押送去往关中途中,因此我想先去探查,与大家在凉州城汇合。”

成兰陵面显怒色,道:“你又要将我打晕么?”萧云心知她是怪责自己前番屡次离她独行之事,当下上前拉住她的双掌,道:“我是说你和我一起去前头察探,……你伤好之前,就算有天大的事情,我也绝不再离你半步!”

成兰陵听他语气情意绵绵,微觉脸红,低头也不出声。萧云又道:“温老哥多半是被一个叫做什么圣教中的人捉去了。”

成兰陵道:“圣教中人向来不做无用功,你这结拜兄弟身无长物,又不是啥人物,捉他做甚?何况他的城府心机均属上乘,江湖经验又极为老到,哪有那么容易被人害了捉了?”

萧云奇道:“你清楚这圣教的情形么?”

成兰陵道:“知道一些,不过说来话长,以后再同你详述吧。若要去查探消息,须赶紧动身了。”

萧云应道:“是,我给你师兄留封书信。”成兰陵不再说话,看他找来笔墨修书完毕。萧云又道:“我去备马。”说完转身就欲出门,忽又转头笑着问道:“此去也不知凶险几何,万一连累你与我做了亡命鸳鸯,你不会怪我吧?”

成兰陵佯怒骂道:“凭的没个出息,你是怕打不过敌人,还是怕我连累你了?”

萧云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世上除了怕你怨我之外,我还真不怕其他事了,呵呵!”

成兰陵没好气的说道:“你要弃剑用笔去做书生了么,说话一股酸味儿?赶紧备马去。”

萧云大笑着施了一礼,道:“谨遵仙子师傅法旨!”他本是调笑的话,抬头却见成兰陵面色不善,当下不敢再说,连忙去到马棚将追风逐电与阿者者绑上鞍蹬牵了出来,却听身后有人叫他道:“萧校尉,请留步!”他回头观望,只见黑暗中走出两名老者,其中一名青衫儒雅老者正是此前在哥舒翰跟前见过的大诗人高适,另一名老者与高适年纪相仿,站在高适身后不声不响。

萧云连忙抱拳,奇道:“高丘尉不是已与哥舒将军一道离去了么?”

高适呵呵笑道:“老夫特地快马赶了回来,有一事欲求萧兄弟相助。”

萧云施了一礼,正色道:“高丘尉有事尽管吩咐,在下定会尽力而为。”

高适还礼道:“高某虽然痴长些年月,却想与萧兄弟攀个兄弟交情,若蒙不弃,称老夫为兄便可,呵呵呵!”

萧云心下一动,暗道:“高丘尉如此说话,想来所托之事对他极为重大。”他未见高适之前已对其流传天下的边塞军旅诗词喜爱有加,此时高适亲来相求,自然不会拒绝,当下道:“萧某斗胆,便称高丘尉为兄了。不知高兄有何吩咐?”

高适见他为人爽快,也觉心喜,指着身后站立的那名老者,道:“这位是名满天下的七弦琴师董庭兰,我二人乃是多年挚友,一别十载,未曾料想竟在异乡重逢,呵呵,只不过重逢正是董大东归之时,唉!”

萧云见他神色转而凄然,心知这名叫做董庭兰的老者与高适的关系非同一般,连忙上前见礼。董庭兰侧身微避,复又还了一礼,神色间显得几分羞怯。

萧云微觉怪异,又听高适道:“老夫这诗人二字,比起董大的名声,当真不足挂齿了,呵呵!”

董庭兰细声道:“如今天下还有几人听我这七弦古琴?又有几人能听懂我琴中所述?高兄切莫说笑了。”说话间眉宇拧紧,面色落寞至极。

高适连忙道:“董大一手琴艺高绝当世,放眼天下有谁能出你左右?眼下胡乐风行只能一时,我泱泱中华博大精深,迟早天下人的喜好自然会回到这高情雅致的古琴上来。”董庭兰随着他的说话面色更显落寞,高适察言观色,末了突然转头问萧云道:“天下有谁不知琴师董庭兰之名的么?”

萧云被问得一怔,心中念头闪过:“我哪里知道这些事了?”已知高适问话藏有他意。他虽不懂七弦古琴,却也知道其时胡汉交融,从饮食娱乐,到弦乐歌舞,甚至民风民俗,皆是胡风盛行。而七弦古琴本是中国上古流传下来的古老乐器,近年来反而甚是少见了。扫眼又见董庭兰虽然神色落寞,但一双眸子却在夜色微光中幽幽发亮,看来此人内心与面相全然不同,实是孤傲性情,当下心领神会,答道:“我在安西那般遥远之地也听到军中鼓乐手说起过董师的大名哩,只可惜古琴甚为难习,一般人想要遇上董师这样的古琴圣手聆听一曲,何止千金难求啊!”

董庭兰闻言目光闪动,语气微微颤动,轻声问道:“哦?军中鼓乐手也会谈论我么?”高适面带微笑,赞许的看了萧云一眼,又听董庭兰激动过后,复又略带不屑的语气道:“他们在战场上早已将心放野了,哪里还能奏琴?自然觉得习琴殊为不易。”

高适与萧云对视发笑,高适道:“老夫此来原是想到萧兄弟将要东归,恰逢老友也欲回去长安,如今路途上又不似往年太平,董大生性也不善与人相处,因此求萧兄弟替老夫送他一程,万望答允!”

萧云未料竟是如此容易之事,当下满口答应。高适欣喜之余,看着紧闭嘴唇的董庭兰,神色甚是不舍。一时间天地忽然飘来一阵孤清冷意,半晌后高适长叹一声,转头对萧云道:“萧兄弟能找些酒来么?”

萧云连忙道:“有酒,不过劣了些。”高适哈哈大笑,道:“六翮飘飖私自怜,一离京洛十余年。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①。拿来,拿来,好酒劣酒,入肠皆化作离愁,有啥分别?”

萧云点点头,去追风逐电驮着的包裹里拿出一个角壶。他虽不常饮酒,但烈酒可以吊命治伤,跳荡军中的士兵随身都带有如此一个角壶装着烈酒,以备不时之需,这习惯却保留了下来。他将角壶递给高适,只见他拔开壶塞咕噜噜仰天一阵猛灌,丝毫未觉这酒辛辣,想来在这西域多年,早已习以为常。

董庭兰解下背上一个长形包袱,放在地上打开,内中一具色泽古朴的七弦古琴露了出来。他跪坐在地,伸手轻拨两下琴弦,道:“你饮酒与我饯行,我不喝酒,一曲‘胡笳十八拍’赠别与你罢!”

高适酒量豪大,须臾间已将角壶中的酒喝完,闻言从腰间解下一只短笛道:“好好好,董大的‘胡笳十八拍’技艺已至化境,也不知我这只短笛能否和得上。”

二人相望大笑,董庭兰琴一在手,瞬间如同换了个人般,对琴凝神半晌,这才伸指轻拨琴弦,只听“咚叮咚”三声萧瑟琴音缓缓响起,萧云顿觉仿若置身凄风苦雨之中,心境飕飕发凉,神思立时便被那琴音俘获过去。

①注:高适与董庭兰是为好友,此为其所作两首《别董大》其一,成诗的具体世间无法考证,不过应当是在西域送别董庭兰之作,小说中将其用在此处,未违诗中意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