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6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九)

《情剑长歌录》

第76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九)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被她问得一怔,正色道:“当然不愿让你受到一丝伤害啊!”

成兰陵恨声道:“那温承却对月娘做了些什么?”

萧云一阵迟疑,虚声辩道:“可我晓得温老哥其实想得月娘好苦,却不知他为何……为何……”,成兰陵逼视他道:“若是有人对我这样呢?”

萧云嘴巴大张,半晌挤不出一个字来。成兰陵秀眉倒竖,厉声道:“你一定在心里想,‘谁能对你这样了’是不是?”

萧云未料她忽然生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成兰陵愤然起身,道:“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和我一样么?月娘若有我这一身本事,岂能被武承袭割花了脸?”

萧云连连点头,成兰陵旋又回身坐下,寻着他闪避的目光,恳切说道:“你的‘温大哥’心思复杂得紧,今日他能杀了自己喜欢的女人,明日他也能害了自己的结拜兄弟,你知道么?”

萧云茫然摇头,拼命回想当时情形,只觉记忆一片模糊,唯有月娘中刀之后那怨恨又似乎带着一丝满足的神情清晰可见,迟疑说道:“其实……其实我不能确定温老哥当时是否能够抽刀闪避!”

成兰陵气急,一字一顿道:“萧云,你将兄弟情义看得比一切都重,快要不分是非黑白了!”

萧云听得心中一惊,盯着她那吹气可闻的玉颜,心思立时乱作一团,意味深长说道:“我……我若不分是非黑白反倒好些,也就没有烦恼了。”

成兰陵听出他话中有话,问道:“你什么意思?”

萧云连忙掩饰道:“温老哥绝非不讲情义之人,此事只怕有些误会。待我找机会与他好生说说,看看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成兰陵见他神情闪烁,知他心中有事不肯明说,当下也不追问,道:“一路走来,你未发觉温承常常盯着丝丽摩发痴么?还拿了她的丝带偷偷藏在身上,不仅害死了月娘,还在心里将她那般轻贱,这样的人,你竟还以为他是讲情义的人么?哼,你若不与他划清界限,日后我必会杀了他。”说完霍然转身冲出帐篷。

萧云心思越发纷乱,不过成兰陵说到温承偷拿丝丽摩的丝带一事倒是勾起了自己的回想,琢磨道:“温老哥真是喜欢上了丝丽摩,因此对月娘变心了么?若真是这样,只怕……只怕……”,一念及此,眼前闪过月娘拼力迎着温承刀锋而去的场面,此前一直不愿往深里想,如今被成兰陵挑破关键,再也无法回避,沉思良久,暗下决定:“若温老哥真是有心害死了月娘,我也无法将他再视为兄弟。往后大家各走各路,至于他该怎样,却不是我应管得了的事。”当下理清思绪,便欲去找温承问个明白。

走出帐篷,只见众人忙忙碌碌,已将大部分帐篷撤下收拢,王难得站在当中呼喝指挥,见他出来,笑道:“萧兄歇息好了么?”

萧云点头作礼,环顾四周,只见董庭兰与成兰陵远远躲开一旁对琴指指点点,董庭兰面带微笑,显然与成兰陵言谈甚欢。另一边唐艳正与李长风、喀吧和尚坐在一处,看着二狗子整理行装。唯独不见温承、王五郎与丝丽摩三人。

王难得见他东张西望,已知他的心意,走上前道:“温校尉说要去活动活动手脚,与那位姓王的朋友往西边山坡上去了。”

萧云心下略感不安,别过王难得,往那山坡上寻去。这面山坡地势平缓,却延展甚远,走了一阵,忽见面前一道刀削一般的裂口横在脚下。他举目前望,只见地势在此变为坑坑洼洼,犹如废墟中的断埂残壁。回头望向营地,已被地势遮挡不见。四下却又不见温承与王五郎的身影。

他沿着裂口缓缓爬下,在当中绕来绕去信步乱走,路过一块巨石,忽见其后一处两间厅堂般宽阔的平地,当中两人正背向自己叩头跪拜,看那背影,正是温承与王五郎,便要出声招呼,心下突然犹豫,还未想得明白,顿见温承当先站了起来,当下闪身躲进巨石下部。

眼前所见却更令他差点惊出声来,巨石下部留有五尺来高的一个缝隙,一名身着红色胡裙的女子早已躲在下面,正是丝丽摩。见他进来,神色只微微惊慌,随即伸手给了他一个噤声的手势。

萧云面露询问的神色,丝丽摩摇摇头,复又凑近一道缺口眯眼张望。萧云按奈住心中疑问,也凑近观望,只见这道缺口正好可见巨石背后那块开阔地。温承负手站去了一旁,王五郎对着面前一道深坑跪拜不停,口中轻声念叨。深坑的大小足够合葬两人,其中放着一只黑巾裹成的包袱。

温承等了半晌,不耐道:“好了么?别耽误时候了,你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王五郎充耳不闻,又向那包袱拜了几拜,这才缓缓站起身来,面对温承沉声说道:“那日火葬月娘的时候,这几块骨头怎么烧也难以成灰,我想那一定是她的在天之灵故意要这样,定然有着道理,于是就将这几块骨头随同骨灰一齐带着。幸得如此,昨夜才未被风将她吹走。我知道不能再等了,必须在她面前与你做个了断,谁死了,谁就在这陪着她罢!”

温承面色如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只要你立即回去沙洲,我就当没有这回事,还把你当成兄弟。”

王五郎哈哈大笑,抽出佩刀,厉声道:“我从小性子懦弱,与人打架总是先想着逃跑,月娘当初疼惜我,多半便是同病相怜。如今她被你害死了,我必须与你拼命,替她报仇!”说话间走前两步,喝道:“拔刀!”

温承望了一眼深坑中黑黝黝的包袱,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摇头道:“我空手与你打。”

王五郎怒喝一声,挥刀劈头便往温承砍去。温承轻侧身子闪过刀锋,右拳闪电般击向王五郎面门,眼看便要打实,却忽然收拳退开两步,道:“我让你三招,算作尽了兄弟之义。”

王五郎羞怒交加,拖刀疾步奔上,大力横斩温承。温承平身飞起,双腿连环虚踢,在他胸前轻轻印下三个脚印,复又回身退开。王五郎毫不停留,跟踪追至,挺刀直刺对手。温承退开三步,令他刀势力竭,突然猿臂长伸,抢前捏住他的咽喉,手下加力,顿时将他捏得浑身虚脱,手中长刀也拿不住掉落在地。

萧云眼见王五郎生死一线,身子一动便要冲出去救人,忽然感到身后一个温暖柔软的身子压到自己身上,丝丽摩嘴唇碰上他的右耳,悄声道:“你能救这人几回?他是成心不想活了。”

萧云闻言一怔,却听王五郎喉骨被捏得嘎嘎作响,身子不停颤抖,却一时死不下去,想是温承力气用得沉缓,并未打算一击杀掉王五郎。他心下犯疑,情知若温承安心要杀王五郎,自己抛开压在身上的丝丽摩然后冲出去救人,定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盯着场中默然无声的杀戮。

突然一阵旋风吹起,黄沙黄土被卷起盘旋飞舞,在这晴朗无云的蓝天之下显得煞是好看。温承心头大惊,那旋风卷起的尘土摇摇晃晃,时如一个女人舞动的腰身。他不敢再行耽误,手下猛然发力,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已将王五郎喉骨捏断,顺手将其扔在地上,转身狂奔而去。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