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77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十)

《情剑长歌录》

第77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十)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云脑中一片空白,呆住不动,丝丽摩在他耳旁吹气说道:“那人还在动哩!”萧云闻言瞧去,只见王五郎的身子微微颤动,多半还未断气。他心中生出百般滋味,生硬的推开压住自己的丝丽摩,爬出去走到王五郎身前,果然见他双目尽鼓,面上憋成了猪肝色,想是喉骨断掉无法呼吸之故。

萧云心下哀叹,拔剑在他咽喉下部切开一道口子,顿时无数血沫喷出。王五郎面色一阵欢喜,扯风箱般的竭力呼吸一阵,偏头盯着深坑中放置着的月娘骨灰,眼神逐渐涣散,终于咽气魂飞。

丝丽摩跟着过来,站开一旁远远瞧着。萧云见王五郎的神情,知他想要与月娘合葬一处,当下将他的尸体抱去平放在月娘骨灰旁,又脱下自己的外衫盖住他的面部。

丝丽摩怪声叫道:“你怎知那黑绸中包着的女人愿同这人合葬?”

萧云手脚并用,将碎土往坑内埋去,答道:“这二人之间的事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最明白,是好是歹,我们外人如何能够分得清楚?不过无论如何,人都已经死了,还有啥恩怨可讲?”

丝丽摩未料他会有这番回答,心下默念他的话语,不禁有些感触,不声不响走了过去,帮着将坑边堆着的泥土沙石推入坑内。二人合力,速度自是快了许多,不一刻已将王五郎与月娘的骨灰埋葬完毕。萧云拣来几块白色的石头堆放在墓前,又将王五郎的佩刀连鞘插在石堆上,聊算作墓碑。

二人做完这一切,浑身灰头土脸,萧云眼见时候不早,也无心思多问丝丽摩为何会在此偷看,赶紧带她回去营地,只见众人早已收拾好一切,就等二人回来好启程上路。

成兰陵面色不善,盯着迎面走来的二人。萧云忽然心中生出一丝莫名其妙的心虚,竟令自己也感到惊讶不已。成兰陵待二人走近,突然扯下马背上的水袋扔向萧云,冷声道:“做什么去了?弄成这副模样?赶紧洗洗吧!”

萧云应手接住,迟疑不定。水袋装的是在这荒漠旅行中最为宝贵的清水,若要用来洗净一身灰尘,显得甚为浪费。当下嘿嘿笑道:“我拍干净就好,不用浪费水了。”

成兰陵冷笑道:“谁说给你用了?这位丝丽摩公主身份尊贵,你一介游手好闲之徒岂能相比?我是说你应小心伺候丝丽摩公主梳洗哩!”

丝丽摩本已快步走过她的马前,闻言转身说道:“多谢成姑娘的好意,不过清水甚是珍贵,倒不应浪费在此处。我用丝巾蘸些水擦擦便罢。”

成兰陵冷笑道:“那可不成。他虽不像温承负有护送公主的职责,但公主万金之体,他未尽心照顾,弄得公主像个泥人儿似的,便是罪状。丝丽摩公主千万别担心水不够用,这袋水本是萧云的份,到时候要渴也只渴他一人。何况他将自己份内的饮水拿给公主用了,心里不知有多欢喜哩,我们大家何须担忧?”她一口一个“公主”,听得萧云直在心头打鼓。接着又对傻站在马前的萧云说道:“还不去?人家只不过是说两句客气的话儿罢了!你打小的拿手好戏不就是照料公主小姑娘的?”

萧云埋头一想:“公主小姑娘只怕还在为早上的事生气哩!”他只道成兰陵还在为与自己话不投机生气,此时须得顺着她的意才是,当下哈哈大笑,快步走到丝丽摩面前,道:“也罢,丝丽摩一身灰尘原也算得是我的过错,用我份下的饮水擦洗也是应当。来,我捧着水袋慢慢倒出,你用手接住了!”

丝丽摩答应一声,却又迟疑不伸手去接水。众人见这三人纠缠不清,却又不便催促。王难得哈哈一笑,纵马上前,大声吩咐道:“听我口令,前队开道,后队护卫。启程!”他令一下,喊驼催马声随即起伏传来,队伍迅即开拔。又对成兰陵等几人笑道:“我带队慢慢走着,你们随后追上,哈哈哈!”说完毫不停留,纵马驰去队伍前面。

成兰陵咯咯笑道:“我们又不洗,等在这里做甚?”接着轻在追风逐电臀上甩了一鞭,令马儿走去萧云与丝丽摩身旁,又道:“你们千万别着急,仔细洗干净,我们自会等着公主大驾的!”说完不理萧云叫喊,与董庭兰并骑随队伍去了。

萧云喊得两声,见她不顾而去,只得按住心中焦急,笑看路过自己身边的众人。李长风摇头而过,唐艳与喀吧和尚、二狗子笑嘻嘻的瞧着灰头土脸的二人,跟在李长风身后快速去了。温承随在后面,神色忧疑不定,看见萧云瞧来,当下张嘴笑笑,道:“你们赶紧洗了来追上队伍。”说完将一匹骏马的缰绳递到萧云手中,头也不回的先自去了。

转眼大队人马走出老远,萧云望了一阵众人去的方向,这才收回目光,正好碰上丝丽摩诡异的笑容,他无心多耽,道:“赶紧洗吧。”丝丽摩应声伸出双掌,接着清水仔细将面上尘灰洗净,又从怀中拿出一方锦帕,接水擦拭干净一头秀发,已是用去大部分饮水。

萧云见她梳洗完毕,连忙说道:“我们走吧。”丝丽摩玉掌伸来,拉住他欲塞上水袋的手腕,柔笑道:“你不洗洗,只怕成姑娘要生气了。”

萧云面露疑惑,随即一拍脑门,想道:“我这两年兵真个把自己当傻了么?”他明白丝丽摩言下之意,成兰陵方才所为已是在赌气,若再见到丝丽摩干干净净而自己依然浑身灰尘追上队伍,只怕更会在心里不满。当下便欲倒水洗面,却见丝丽摩不放他的手腕,柔声道:“我来帮你。”萧云微微一怔,丝丽摩手中锦帕已是搭上他的面部。萧云心下一惊,连忙后退两步,正色道:“不敢有劳公主,在下自己来吧。”

丝丽摩见他神色严肃,扑哧笑道:“上次你病得不省人事,我连你浑身也擦过了哩,如今你……”,话未说完惊觉羞涩,顿时说不下去。

她虽是胡地长大的女子,但从小便听娘亲讲述大唐朝的风土人情,一心向往的便是古时那样才子佳人般的故事,此时在这荒野之中与一名年轻男子孤身相对,不由将胡地女子的豪放收了起来,生出了几分中原女子的羞怯。

萧云更是听得心中一动,又见她面色桃红,心中更觉别扭,想道:“温老哥若真是喜欢了丝丽摩,无论他是否做了多大的错事,我却须得告诉丝丽摩实情。”一路走来,丝丽摩从原本对周围的人充满恨意,到眼下忽然笑得欢畅,却又令他不忍心此时提起她的伤心事,只得暗自打定主意:“我须找个机会,令她知道真正的杀父仇人是我才对。”

二人停下动作,各自在心中寻思,一时相对无语。萧云猛然惊醒,粗粗擦洗完毕,抬头见丝丽摩目光大异,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却不知这异域姑娘生了什么怪异的心思,当下假作没有瞧见,正要招呼追风逐电,却见它早已感到不耐,扬蹄长嘶人立。萧云哈哈大笑,道:“这马儿定是想阿者者了,在催我们走了哩。”

丝丽摩收回心神,浅笑道:“这马儿可真好,只要放蹄奔跑,便能见到它喜欢的马儿!”

萧云听她语气绵绵,却又似乎别有他意,但此时只想追上成兰陵,说上几句笑话儿解了她的闷气,当下也不多想,翻身跳上马背。

丝丽摩胸口喘息起伏,眼神欲诉还止,终于还是不言不语,默默登鞍上了另一匹马。萧云两腿一夹,追风逐电欢嘶奔出,当先追赶队伍而去。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