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剑长歌录 [目录] > 第9章: 莫道无缘(二)

《情剑长歌录》

第9章 莫道无缘(二)

萧云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人跑得一阵,眼看已到西市东门,听见身后叫骂声传来,却是那群少年情知上了萧云的当,去而复返追了上来。

萧云拉着兰陵往人丛中挤去,来往行人见他浑身红酱,纷纷闪身躲蔽,主动为二人腾出一条路来。二人七拐八拐,将追赶的少年们远远抛下。萧云慌不择路,眼见街角有座酒楼,当下拉了成兰陵冲入躲了起来。二人贴着窗棱偷眼看外面,只见那群少年怒气冲冲的追着往前跑去。

萧云这才松了口气,成兰陵却一脸笑意,斜眼盯着他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哩。”

萧云脸上发烧,争辩道:“我哪里是怕他们,只是不想和一群狗子打架罢了。”心里却想:“若不是拖着你这个美小娘,哥哥倒不怕打架。”

“你们两个小娃,赶紧出去玩耍,不许进来胡闹。”二人闻声回头,只见一名腰围白巾的堂倌儿盛气临人站在身后。萧云本就觉得憋气,此时见这堂倌儿一幅势利嘴脸,当下掏出一大窜铜钱来一晃,大声说道:“你瞎了狗眼,爷爷和公主小姑娘是来吃酒的,快快安排一处上好的位置。”他手上这窜铜钱少说也有五、六百文,其时一匹绢也就值十贯铜钱,足够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用度。那堂倌儿见钱眼开,又见成兰陵打扮高贵,顿时换过一付嘴脸,赔笑道:“唉呀,小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恕罪则个,请随小的去楼上雅座。”

萧云和成兰陵相视一笑,跟着那堂倌儿来到一处靠窗的雅座。那堂倌儿哈腰问道:“小爷和这位天仙小姑娘想吃点什么?”

成兰陵见那堂倌儿前后判若两人,神情滑稽,不由轻笑出声。萧云却高兴万分,只觉得能让成兰陵一笑,直比做任何事也舒心。不过二人初来长安,并不知晓酒楼行情,当下萧云问道:“我要一套干净衣衫,一桌上好酒菜,这些钱够么?”

那堂倌儿心中一喜,暗想面前这二位看来是才到长安城的土包子,正好狠狠的宰上一笔,当下说道:“只要小爷不是要穿那锦绣杭绸,自是够得了的。另外不知二位想吃些什么口味?”萧云问道:“你这有什么好吃的?”

那堂倌儿双手一合,习惯性的历数道:“敝店有鹅鸭鸡免肚肺、鳝鱼包子、鸡皮、腰肾、鸡碎,旋煎羊、白肠、鲊脯、黎冻鱼头、姜豉类子、抹脏、红丝、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麻腐鸡皮、麻饮细粉、盘兔、……肉醋托胎衬肠沙鱼、两熟紫苏鱼、假蛤蜊、……签盘兔、炒兔、葱泼兔、假野狐、金丝肚羹、石肚羹、假炙獐、煎鹌子、生炒肺、炒蛤蜊、炒蟹、炸蟹、洗手蟹之类……”,他说得唾沫飞溅,萧云和成兰陵却听得一脸茫然,连忙打断道:“你就着买衣服余下的钱,给我们安排一桌酒席吧。”

那堂倌儿闻言,心中已是乐开了花,眼看一笔小小横财唾手可得,忙道:“小爷小娘子,小的定给二位安排一桌上好的酒菜,另外果子糖饼二位看要点什么,有瓜果糖饼,有素签纱糖、冰雪冷元子、水晶皂儿、生淹水木瓜、药木瓜、芥辣瓜旋儿、细料馉饳儿、香糖果子、间道糖荔枝、越梅、离刀紫苏膏、金丝党梅、……”,他心中高兴,又一时说顺了嘴,竟然把所有的吃食统统向萧云和兰陵报了一遍。萧云早已听得几欲晕去,怒喝道:“小爷快饿死了,快去上菜。”那堂倌连忙赔笑道:“是,是,很快就来。”这才转身小跑而去。

萧云和成兰陵看那堂倌退下,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萧云问道:“你怎会在市场里面?”成兰陵道:“我……我是无聊闲逛,哪知就碰上你了。”

萧云心下微感失望,说道:“我前两日去布政坊火袄祠找你,却被你爹的手下人轰了出来,还担心见不着你了哩。”成兰陵未料他竟已先来找过自己,面色微红,轻声道:“我这不是来找你了么。”二人说话间,却见那堂倌托着一个大盘,上了几个餐前小菜,另有一套普通布料的衫袍。

萧云起身走到里间换过新衣,只觉不甚合身,勉强整好衣冠,走回桌前,却见那堂倌儿竟还送上了两壶上等好酒。

二人在这远离故土的陌生他乡重逢,心中极为欢喜,也学着大人模样,一阵推杯换盏,不多时便已醉眼朦胧。

两人少年男女在这酒楼上甚为抢眼,尤其成兰陵那被酒意映得更加娇艳的面容,在这喧嚣的酒楼中显得更是出众。

二人酒助兴致,话题滔滔不绝,不多时天色已是大黑,酒楼中客人未见减少,反越聚越多。

二人喝得飘飘欲仙,又听丝乐鼓声大作,只见一名身穿半臂胡服的蒙面女子行过桌前,那女子忽又退回身来,圆睁一双勾魂大眼,惊问道:“兰儿,你……,你怎的会在这里?”

成兰陵循声望去,却见眼前女子亲切婉转熟悉异常,心中惊喜交集,一把拉着那名女子的手,叫道:“雅莎?”那名女子眼中两滴泪水旋即滴出,将成兰陵紧紧搂在怀里,喃喃说道:“想不到我还能再见到你,这可真好。”

有人“登登登”跑上楼来,对雅莎说道:“雅莎大娘,客人都等着看您跳舞哩。”雅莎轻抚一阵成兰陵的脸庞,说道:“兰儿,你等着,我跳完舞再来和你说话。”

酒客们都是为看雅莎跳舞而来,早已吵嚷着不断大声催促。二楼当中是个四四方方的大天井,以便楼上酒客能放眼下方正中的舞池。

萧云好奇发问,却见成兰陵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不再问,放眼去瞧舞池中开始跳舞的雅莎。他是初见雅莎跳舞,虽还只是少年,不过却也被雅莎那扣人心弦的舞姿撩拨得心头乱跳。旁观的酒客更是震天价的喝彩,雅莎连着跳了两曲,众人已是如痴如醉。待到雅莎舞毕上楼,观者这才回过神来,大叫着雅莎的名字,掌声笑声不绝于耳。雅莎站在回廊旁含笑团施一礼,然后对成兰陵和萧云招招手,拉着二小来到后院房中。

雅莎迫不及待,问道:“兰儿,你怎会找到我这里的?”成兰陵复又见着雅莎,心中高兴,当下一五一十将此行种种情形详细对雅莎讲了一遍。

雅莎神色数变,当听到萧云的种种行为时,一双妙目盯在他身上,随着成兰陵的讲述浅笑不止。

萧云听到成兰陵诉说当时在沙洲城中自己如何被人抓住一节,忽然那心中一动,对成兰陵和雅莎说道:“公主小姑娘,雅莎大娘,我去去就回。”成兰陵正和雅莎述说别来想念,由得萧云自行来去。

萧云快步走出酒楼往家回去,此处离家甚近,不多时已来到家门。他却不从正门进入,跑到后院悄悄翻墙进去,摸到父亲的书房,将悬在墙上的一支羌笛剑偷了出去。刚才他听见成兰陵讲述历险细节,觉得她无一丝傍身之技甚为不妥,当下想起父亲千金购得的这支羌笛剑来。这支羌笛剑锋利异常,剑身隐于笛中,玲珑便携,而且丝毫不影响吹笛的音色,剑身弹开长二尺三寸,正好适合兰陵这样娇滴滴的姑娘家用来防身。

他兴冲冲的提着羌笛剑回到雅莎房里,进门就见雅莎和成兰陵盯着推门而入的自己窃窃笑语。他干咳两声,故作神秘道:“公主小姑娘,你猜我要送你一件什么礼物?”雅莎抢着说道:“莫非是胭脂水粉?”二女又是一阵嬉笑,成兰陵道:“总之不是好东西。”萧云一听急了,连忙抽出藏在怀中的羌笛短剑,对成兰陵道:“你以后将这支剑带在身边,遇到坏人就按一下这个扭,总比赤手空拳好些。”言毕弹开剑身。

成兰陵从小习武,自然看出这支羌笛剑不是凡品,她与萧云已经生出感情,当下也不推辞,伸手接过萧云递来的羌笛剑。

雅莎却在一旁调笑道:“我看长安城中的公子哥儿们送给姑娘家的物事,不是胭脂水粉,便是绫罗绸缎,哪有人送剑的?蛮小子,你这样可要将我笑死了,哈哈哈。”萧云自小长在民风彪悍之地,哪里懂得姑娘家的心思,闻言倒是一头雾水。

成兰陵收起宝剑,拉着他手,正色说道:“云儿哥哥,谢谢你。”跟着伸手扯下自己颈上戴的一条金链,说道:“这是我从小带在身边的链子,据爹说是我娘给我的,可惜我从未见过我娘。现在我将它送给你,今后万一我们暂时见不到面了,长大后我们凭互赠的东西,也会认得对方。”

萧云嘿嘿笑道:“我们不要见不着面不就好了。”话虽这样说,还是伸手接过成兰陵递来的项链。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雪莲仙子(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