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明宫妖冶,美人图 [目录] > 第10章:10、再寻不见

《明宫妖冶,美人图》

第10章10、再寻不见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兰芽一口气朝家奔去。

城门口悬挂缉拿榜文,除了是缉拿她,何尝不是说,家中并非只逃出了她一个,兴许还有活下来的人呐!

就算家里一定已是紫府鹰犬重重看守,她也一定要回去看看。但凡还有半点可能,但凡还有多一个人活下来……那么偌大天地,她便不会再是茕茕一人。

这样的信念支撑着她,所有的疲惫与恐惧,尽可抛诸脑后!

.

岳家所在的御街北条,各个街口早已戒严,官兵执着兵器,排着杈子,拦住去路。过往人等,全都要再经历一度严格盘查。

兰芽再看自己一回:她此时穿着男装,面上抹着黑灰,看上去应当已经完全没有自己原本的模样。

她便咬了牙,行动姿势更刻意模仿虎子一点,朝着杈子口行了过去。

官兵拦住她,严厉盘问:“你要过去做什么?”

兰芽噎了口气,粗着嗓子答:“军爷,俺是要饭的!”

官兵便撵人:“要饭的?一边要去!去去去……”

兰芽趁机一把抱住官兵的胳膊,扯开嗓子便哭喊:“军爷你还俺的银子,还俺的银子!俺娘病重,还等着俺拿那银子请郎中去。军爷这么抢了,就是要抢俺娘的命哪!”

周遭围拢了人来看。看她还是个孩子,便都对那官兵指指点点。

那官兵便急了:“你说谁拿了你银子!小兔羔子,你冤赖本爷爷!”

兰芽哭得沉痛,指着那官兵的腰带:“军爷就是把银子塞在那儿了!军爷若说没抢,敢把腰带翻过来看看吗?”

兰芽之前早观望过,有商贩模样的人急于通过路口,便从袖口里塞了银子给那官兵。而那官兵就手便将银子塞在了腰带里……她是赖定了他,除非他让她过去!

官兵一听腰带,果然面上变色,气恼地指着兰芽:“不想活了你!”

此时人群中也忽地聒噪了起来,一个个老少不同的嗓音,此起彼伏地喊着:“我也瞧见了!官兵欺负小叫花子!”

兰芽也吃了一惊。莫说民不敢惹兵,抢银子原本是她胡诌的,竟然真的有人敢替她吆喝?

她诧异回眸,却只见人群寂寂,竟看不清是谁在帮她。

虽只有一两声,却已是足够,那官兵便涨得满脸地红,抬手就想打兰芽。

可是碍着这么多人围观,那官兵岂敢动手。遥遥望见远处有个跨刀的锦衣男子朝这边望来,那官兵也不想惹事,急忙甩脱了兰芽。

兰芽趁机向杈子口内一滚,趁着那官兵要集中精神应对锦衣郎,她便拔腿就跑!

.

兰芽纵然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奔到府门口,按着记忆里的模样抬眼望去——却哪里还有府门,哪里还有家宅,只有一地焦土!

心便像被猛然抽走椽檩的房屋,轰然崩塌而下。

膝头一软,她扑通便跪倒在地。

哪里去寻找有可能存生的家人?哪里去找爹娘的遗骸?哪里,哪里去追寻过去一十三年里,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些记忆?!

墙内秋千,墙外声声语……墙已不在,笑语何存,秋千影又何处寻!

她想哭,喉头却干哑地只发出沙哑的嚎叫,仿佛夜色里独自飞过的孤枭。

她只能用手扒着自己的心口,用指甲去挖皮和肉。只有那生生的疼,才能让她将心里的痛转移出来;只有那样想要皮开肉绽的疼,才能让她知道,此时此刻她依旧还活着……

可是她纵然是男装,可是她的样子太过骇人,还是惹来了守候在周遭的锦衣郎的注目——街口周围只是普通官兵,由一二锦衣郎为首;可是岳家焦土周围,却每一个都是身穿金黄飞鱼服的锦衣郎!

其中有一个,便抬步朝兰芽无声疾行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11、君子报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