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明宫妖冶,美人图 [目录] > 第26章:26、皇孙慕容

《明宫妖冶,美人图》

第26章26、皇孙慕容

miss_苏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虎子恨鞑靼人,他于是格外防备那碧眼少年,此中情由兰芽全都明白。

于是她只娇俏一笑:“……他是草原人,我好奇草原纵马,想听他唱草原的歌儿,讲草原的故事。不行吗?”

如何能让虎子知道,她关注那碧眼少年,关注鞑靼人,为的实则是娘亲临死之前说的那个“皇孙慕容”。

慕容之姓,断不会是中原皇室所用。此时是朱家天下,又怎会出个姓慕容的皇孙?

唯一的可能是,那人是胡人的皇孙。

而此时天地偌大,草原部族虽然众多,但是唯一敢称皇的,只有鞑靼和瓦剌两部。而观碧眼少年的身份,怕是鞑靼贵族之后,以他身份定然有可能知道草原皇室……也许从他口中,能探知一二。

紫府冤赖爹爹私通鞑靼,她相信爹爹定然是清白的。可是又为何,娘亲临死之前却让她去找一个极有可能是鞑靼贵族的人?难道真的说,爹爹真的与鞑靼皇室曾有密不告人的结交?

种种疑团,堵得她快要喘不过气。但凡有一点可能,她也一定要寻到答案。碧眼少年,可能是她此时唯一能找到的机会,她不能错失。

可是这些,终究不能对虎子说。

“你想骑马?”

虎子眼睛一亮:“那怎不早说。我教你就是。又何必理那鞑子!”

兰芽妙目一转,菱唇便是扬起。也不说话,只是盈盈地瞟了虎子一眼。

虎子便又傻了。

她此时情态,分明是当日以尿壶比他名字的时候一模一样。他便憋红了脸:“……你又捉着我什么把柄了?快说快说。”

兰芽有意岔开之前的话题,便故意藏着不说,只漾着唇角小小梨涡,眼神吊着虎子,盈盈地笑。

虎子又是窘,心下又是奇异的酥痒,他不耐,便大步躲过去呵兰芽的痒,边红着脸追问:“还不快说,还不快说?”

兰芽怕痒,又敌不过他身高力强,已是缩到墙角,娇笑连连。

隔壁就是碧眼少年的房间,冷不防那边厢极寒一声咳嗽。仿佛冰做的箭矢,穿墙而来,冷意森森。

笑容便凝固在兰芽面上。兰芽熄了笑,伸手推开虎子。

虎子不甘心地咬牙:“管他作甚!”

兰芽走回座边,轻轻摇头:“虎子,我告诉你就是。”

她悄然凝注墙壁一眼,仿佛想要透过墙壁看清对面那人面上神色,然后才压低声音,短促地说:“这些年朝廷跟鞑靼作战,战马尤其金贵。朝中廷臣都没有马车可坐,改乘牛车……而你却会骑马,由此可证,你根本就不可能是平民百姓的子弟——所以,你先前又是骗我来着。”

不光骑马,便是爬城墙,又岂是寻常小毛贼能做到的事?更何况那是京师的城墙,建筑与防守都是最高规格,如果谁都能轻易爬上去,将来京师一旦被围攻,那岂不是随便被敌兵就都能爬上来了?

由此可见,虎子非但师出有门,而且定是名门!

【还有~】

……本章完结,下一章“27、记忆中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