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00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1

《寒月剑花(上本)》

第100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1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相处了这一阵,卫夫人顾牵起丈夫,起身重遮起脸要寻去。月明自要陪送她一起出去,卫夫人知她伤势无碍,也没反对。

二人出外一问人,方知秦川已召了些相干的、还有些关心先前后花园变故的人在西花厅内追察此事原委,卫安邦也在内。

二人便行往西花厅,方步入厅内,卫夫人一眼便寻见丈夫坐在右边上首,忙快步近上。卫安邦也忙起身相接,旁坐的江威帮帮主于跃江很是顾让的自动移下让出了己位。

卫安邦夫妻二人忙对他道了谢,相挨而坐。二人虽仅分离一时,却如已隔很久般一见面便大现昵情,如此大庭广众下,浑若无人的相互紧紧拉着对方的一只手,谁的眼睛也舍不得从谁的脸上移开。

这般疏忌纵放小儿女情态的表现平常虽易招公众反感,但因他二人实在气质高卓,是以在场多人的本能感觉中都对他们难生嫌憎。

再说月明也甚关心此间事宜,这时节驻足门边往厅上一观,先看见健强拉着杨乞也缩坐在左边最下方的椅中,他二人一见到自己来登时全大露关喜之色!也自一喜,正欲就往他二人处,忽听厅上正居的秦川问道:“月明,你不好好在自己房里歇着,跑到这儿来干什么?”忙回神正对向父亲,急释道:“爹,我真的没什么事!你就让我和十弟他们一起待在这儿吧,我一个人拘在房子里怪闷的。”

秦川见她面色声气,也知没事;同时早暗生深心却一直顾不上细思的后怕又腾,一想那枚银镖若再偏些正扎中她心上,那自己这么大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儿可就说不准还能不能再这样站在自己面前了。一时间爱怜大生,再不忍相拂其意,点头示允。

月明大喜,忙步向健强和杨乞那里。二人也紧着招呼她坐于中间,紧围在她两边。

月明这才顾仔细一瞅厅中,只见头前偷袭自己的那黄衫人已被反缚在那儿待审,旁边还站着皆对他威目相向的秦靖哥和小五哥二人,他却昂然而立的大示顽恶傲态!那张脸怎么看都一点儿也不认识,实难解他因何非要同己过不去。

小五见卫夫人和月明已坐定,便接着她二人未来前的话向秦川续禀道:“于帮主带弟子前来参会后,被安排一直居在西厢客房。今早会时我值守带人巡察时,是曾看见于帮主这名弟子出现在西侧门那里,因已见过识得他这好几天了,又觉诸位随有弟子来赴的门主们也不是场场会议时都要带徒共参,是以也没在意,还想着他行动只要不扰着大会就也无须非得阻制了,后来一转眼就不见了他,我又自以为他已返了居处,便把这事搁忘了。万没想到这竟给阿靖留下了大隐患!我一听到这厮竟溜隐在了后花园突发事变,真不知当如何自处!累得九小姐受伤,全是我大意失职之过!”

旁边的秦靖顿争道:“这人直隐到午时才生事,又哪扯得到你看见他那会去?这乃是我后面巡守不周之过,你又乱顶的什么错?”

小五大急不让道:“近日前来赴会的人一般都聚在前院,咱家都注重防护的是那里,你能预测到这人悄悄摸摸的进了后花园么?那么大个后花园,他随便找到哪个旮旯角落里一藏,你还能尽巡得到?若不是我头前见着他还没留意,哪能让他一时得了便宜?”边说心中早缠的懊恼边又暗自大腾:“全是我堕了我秦家威风,让这厮妄胆得逞!虽然他根本脱不了身,可偏偏就那一会功夫伤到了九小姐!这般恶劣的结果现现实实摆着,我小五还有什么能自我推卸过去的理由?”

秦靖自顾不上测他心思,本还欲理辩,却见秦川已轻挥了下手,意示自己别再多言。顿省起任事皆当由老爷定度,己等下仆岂可在此外人当面之时妄自争论?忙低首垂目,恭不出声。

秦川对小五道:“你只须禀明实情,不须自责。我再少涉下事,也非不通情理之人。这几日府中来客如此纷繁,还有诸多杂琐事物,你们这些小厮不过有限人数,分派受任甚多,一人纵有三头六臂也难顾周全,日夜换班值守光辛苦都已过重,哪还能面面俱到、细微不失?这人既又是江威帮门人模样,你一时疏纵了他又算何过?”

小五大露感色,不再多言,也退向秦靖那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