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08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18

《寒月剑花(上本)》

第108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18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诉的虽只是一面之词,而我就算能再诉明真况,再措词比他更有信服力,又奈何将他重伤的事实已在帮众面前分分明明的摆着,事发时又无旁人在场可为证供,冯、纪两位长老亲眼见到的情形也同他陈述相符、对他大为有利,不必提帮众中那些本就亲信于他的,就连与我交好的一些人也疑我当夜是又大犯了老毛病,喝得太多酒后躁性倍猛无制,与他言语失合便耍性妄为,对他痛施毒手,都倾向于信他之言。我到那时明明已细思出那厮精心设下的好阴险圈套,却百口莫辩,愈发愤懑偏激,傲性大起,后面连辩也不想辩了。

帮主先授命为我二人好生治伤,又力排众议道:‘李长老自幼便成长在本帮,后又身担要职,多年来他的品德行风勿须我多言,大家都清楚万分。以往他也时有酒醉,在大是非上却是极重警持、分得清明的,决不可能失控到对同门长老痛下杀手的地步。这次他重伤苏长老,我看其中必有隐情。’

我知道卫诚深信于我,却又不能明说,否则就是意指苏维亮在撒谎。可他虽竭力为我辩解,苏维亮被我重伤乃不争事实,残害同门那是历代非仅我丐帮、而是各个门帮都严禁的大罪,诸多帮众受苏维亮蒙弊,岂能信饶我?只因有帮主和那些对我知信甚深的好兄弟理劝,最后兼掌执法的大廉舵纪长老斟情处以我四刀八洞之刑,解除帮中一切职务。

我蒙此以前连作梦也没想到的不白之冤,忿恨难平、势难服气,只觉自己真是瞎了眼睛,连遭暗陷竟还没警惕看清苏维亮这奸贼本相;可同时不住闪忆起从前与他情谊深厚时的多般欢景,想他为谋帮主大位,也不知何时就变为二人般权欲熏心,一朝竟要置我于死地的这样对我。又大生伤感,颇有些心灰意冷,加之身损体虚,再也无意申争什么;且事已致此,本也难以辩解,帮中据表象判裁与我四刀八洞之刑也不为过。

我正待安受刑罚,卫诚说道:‘帮规自不能乱,应照律如此。但李长老目前伤势沉重,如若接受此等刑罚,必定性命难存。本帮历代注重孝德,尊师如父,也立有一条帮规,就是若帮中为人师者身犯罪行,其弟子可自愿代师受罚,由是任帮主据罪情轻重慎重定度准否。大家皆知我是李长老亲传弟子,现在我再以现任帮主身份,准许我代我师父受此刑罚。’

我当然难允,大急叫道:‘万万不可!卫诚你首先是本帮一帮之主,不是我的徒弟!你担负的是主掌本帮兴衰的大任,怎可为我轻顾自己紧要之身?何况以当前这阴谋重重、人心疑动之境,你若受伤,只怕更难逃某些奸恶小人的深诡伎俩!’卫诚却以帮主身份禁我再言,当即命纪长老请出法刀,为我受了四刀八洞之刑,然后命我好好休养。

我在自己居处一番静思,想苏维亮今朝一行还哪有半点本帮正德、同门情义可言?他已变如豺狼,而又在帮中势力久成,友徒众多,卫诚虽也侠能广著、威信甚高,却毕竟年青,又耿正诚实,恐怕防不过他这等阴险小人的暗箭;没两天我又听及帮中已传起不少风言风语,说若非卫诚一向倚仗帮主大权百般偏袒我,我也难以气焰嚣张到敢重创本帮同级资深的长老,而若非有人及时发现并使另两大长老在关紧时刻赶到,苏长老那可就是生死难测,帮主却还对我一再庇护开脱,所施惩罚太轻,无法服众等等。我知这定是苏维亮所使,他既已精心设行下此等圈套害我,那绝对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必要在此事上继续大做文章!而我丐帮虽历来是重正义、讲团结,却也免不了起这等是非风波,正所谓‘人言可畏’,帮众们不明真相,有很多平庸些的弟子都是易信表相谣言、爱随风而倒的。

我深虑若再这样安居在帮内,以我如今体能,非但已难帮到卫诚,还更怕要连累他,使他被苏维亮暗算得因为我而大失人心;加之我突落此大算陷,也有些心态偏异,意志灰堕,觉着对这种似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日子实厌怠已极,所以便生意要暂时避离本帮,向外去游散一番这许多恩怨纠缠,便寻了一晚准备临行前,暗唤来与我关系素厚的张长老,告给了他我意,托他转告卫诚一声。

结果张长老也觉有些理,又虑我眼下功力大丧,恐受苏维亮一党暗害,平白丢了性命,以当前形势,出外避上一时也好。他又帮我思忖,慎嘱我须往陕西一边方向行进,因那一带分舵以往是由我二人主辖、亲众较多。我便按原意待当晚夜沉后悄悄离开了本帮总舵,自此一路游入陕西,半途之上,果然曾受到苏维亮亲信党徒追杀,但因又有张长老已传意授命的我们这方的人暗中保护,所以也未怎样。

……本章完结,下一章“ 秋千落处恩怨深 江湖百争总无休2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