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18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4

《寒月剑花(上本)》

第118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4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纯刚道:“盟主现下还要隐瞒。孙副镖头曾先往绍兴双环门后任关门主处致哀致谢,关门主因深感重誉你秦家海天恩德,不但对孙副镖头所询有知必答,还言无不尽。孙副镖头才知当日大公子着人追回的本局失银本只剩八十来万俩,其余的已被那沙石虎一干盗众并宫庆分花一空,是再无处可追的了。而孙副镖头后来所接的那足足一百俩纹银,原来有二十万俩竟是大公子又命从您秦家给出补上的!

这事也是关门主同其师一样正品重德,知当日追回银数对所缺之份一直顾念赔补,总挂怀关问情况,得知已由秦家如数归还本局后再三打询才闻真相。而孙副镖头又从他那里一知此情后,真是感激万分!待我回京后向我一禀诉,我心中也是百感交集、难以言表。

秦盟主,大公子义行高标也是您家风所承、教导有方呵!我与孙副镖头不谋而合,皆主必要郑重到贵府致谢,可因知近日正是你盟帮大会召开之期,定然百事繁忙,不便有扰,便本拟待会毕后择一良日上门,不想又听闻今日正逢盟主寿辰,贵府将行庆事,我和孙副镖头欣喜过望,大觉此即可道谢又可贺寿之机真是极好,是以未告自来。

盟主,其实若深究起来,虽有那宫庆谋恶,但总归也是我永胜镖局自己丢了镖,后那宫庆因双环门大案和沙石虎已一并伏法,如若没有秦家相助使得能及时追回大量失银,就算一文不剩,那本应理当由我永胜全部自己赔付。而我因久闻秦家义名,知若带来一百俩银票盟主定然不受,是以这张仅为二十万俩,这是秦家所出之数,盟主万无推拒之理。”

秦川一边感其挚情,一边仍拒道:“此事详情始末犬子曾向我细诉过,非是我先故意隐瞒、现又虚礼不受,而是因这里面有个总镖头也知的原由。那宫庆乃是我秦家所属盟帮双环门中人,他伙同**贼盗劫了尊局镖银,我秦家有失于督察之过,若如总镖头方才所说落个一文不剩,那我秦家理当赔付的就是一百万俩,何况还仅是这二十万俩,我又怎能受你还回?总镖头无须再争,这事中若无宫庆而仅是那沙石虎一众所为,你今日此银我自会接受,可事实是非明摆,又岂有这种道理?”

王纯刚顿“嗳”的一声道:“盟主你才是岂有此理?这么大一个江南下属秦家的盟帮可有多少?说如牛毛也不为过,恕我失敬一言,即使只在你这忠正府内上上下下的人,盟主你也绝无可能日日跟督、时时看察得了每一个,何况还是这些远近各处、自有派务的盟帮中人呢?难道他们这百派万众中的哪一个犯了错,都该由你秦家来负责不成?天下断没有这样的道理!”眼看秦川还欲争言,忙又故意道:“若非要按盟主之见,那这银子也是该由双环门来赔才是。”

秦川一时情急当真道:“总镖头容谅,双环门突遭重创,如今门主新立,百废待兴,短时期内只怕还没有这个能力。而我秦家身为双环门及江南所有联盟盟帮的盟首,责无旁贷有为这些门帮承困解难的义务,此事请总镖头就不要再有异议了。”

王纯刚面色一正道:“秦盟主,如果双环门未曾遭受横祸,我本心是对李门主最初之义助深怀感意的,如今他仙逝地下,我更是恨不能为他手刃凶徒!难道李门主乃知义之人而我王纯阳就不是了吗?方才不过是反激一语,这笔钱我是即绝不会要双环门的,也绝不会要秦家的!那日秦家已送银救了本局之急,今日盟主若还执意拒收这二十万俩银票,于情于理不合,是要累我王纯阳为毫不明义、厚颜无耻的小人,只能说未将我视为同道中人!”

秦川见他正色切意实难再逆,且度此事也非违正理,便即道:“我实敬王总镖头为同道前辈,既这样说,那就却之不恭了。”说完双手接收了他所奉银票。

王纯刚大喜,一示孙福全,又向秦川道:“盟主,今日是你千秋之喜,我和孙副镖头自要备礼相贺,这是人之常情、起码礼节,你也万不能推,定请笑纳。”秦川方自一急,孙福全已双手托上一随身携来的红绸小匣。

秦川自知以他二人身份,献己之礼必定不匪,又一见那精致匣盒,内物又岂能平常?更定己测,急忙推手阻道:“我已受尊局之银,这个就断不能再受了……”

王纯刚却不由分说,自顾揭开匣盖道:“我和孙副镖头皆是武夫粗人,选不出什么雅贵希礼,这不过是平常俗物,只聊表我们对盟主的一片庆寿祈福之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