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24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13

《寒月剑花(上本)》

第124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13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蒋勤出门后,夏盎直转向芳玫,这下两只眼睛再不肯从她脸上移开半分,绵意盈盈道:“芳玫,这几天我都快想死你啦,你可知道么?”说着便握起她手紧贴在自己心口上。

芳玫虽怪他总是轻礼疏放,却也感他挚热爱情,道:“你方中甲待封,诸多事务要备理,我怎好来打搅?再说这些天我家里开着盟帮大会,有很多平常难得一见的武林名家前辈到来,我也想见识一番,没多空暇。”

夏盎迷眼含怨道:“那你就不想我么?”

芳玫正对着他柔情缱绻的面容,心波也不禁荡起柔绵甜蜜的涟漪,微微偏过头,娇羞道:“我,我当然也想你。”

夏盎大喜,拉着她的手让她共坐到一边椅中,然后便紧凑在她面前,柔情一振,兴意大腾道:“芳玫,我承诺过你的话可都做数兑现了吧?那时住在你家里时,我说要为你赚个状元夫人当当,现在我已经是状元郎了,你要几时才能成为状元夫人哪?”

芳玫轻“呸”了一声道:“我好希罕的么?”微顿了顿,又正经道:“夏郎,那时我还虑你是因性狂而恃才过傲、多少有些自大,可如今你一入闱考便就果然得了头名状元,真乃是个自知甚明的饱学卓才之士!我心里也钦佩高兴得紧。”

夏盎更是兴悦,又紧执起她的手道:“芳玫,今日在此得你夸赞,可比那天在金殿之上得皇上圣誉、戴上魁花金翅还要令我欣喜!”

芳玫抿嘴一笑,微含戏谑道:“如今你已将是朝廷命官了,怎么样,感觉和从前为一介布衣时不同了吧?”

夏盎“哼”的一笑道:“我永远都只是我自己,仕体官制,不过是我凭借来为民达意创利的一种途径而已。”说完声色一正道:“芳玫,告诉你件事,就在我中魁朝圣后的那一天晚上,洛诚礼就命人将我秘请入了他相国府,让我拜在他的门下。”

芳玫心头一紧,忙问道:“那你怎么说?”

夏盎一站而起,往前踱了两步,清眉冷立道:“我一进他相府的白玉大堂,心中怒气就直冲脑顶!你看看这城外四处流离而来、失所饥迫的灾民,最近方才被朝廷行措得略解困境、陆续返乡,天下百姓又还有多少都过着衣不蔽体、食难裹腹的悲惨生活,而他家四处厅堂琉梁焕彩,金壁辉煌,装典陈设,极尽奢华,各地各色奇珍异宝、玉器古玩,无所不有、一应俱全!这哪一件不是敲吸自民骨民髓、收刮自民脂民膏?我夏盎乃是个有学有志之士,岂屑与这等奸相为伍?自然是严辞拒绝!我还对老贼说,我夏盎本乃一介寒儒,如今金榜高中,凭得是满腹真才实学,不期高攀相国这样的富豪权贵!尤且似我们这等酸臭秀才、迂腐文人,平生别的犹可轻疏,但甚看重的就是这‘名誉’一节,我可不想落个千夫所指、万民唾骂的下境!”

芳玫虽为本具胆量、又出身习轻朝礼的江湖女儿,闻言却还是大惊变色道:“夏郎!你真就是这样说的?那他,他没有为难你么?”

夏盎昂首一笑,浑不在意道:“他若为难我,我此时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同你说话吗?这老贼诚府极深,当下只冷笑了两声,便命人送我出来了。”

芳玫不由柳眉紧颦道:“夏郎,你真是太直狂莽撞了!”一时忧急攻心,将头转向一侧,说不出话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喜洋洋群英庆寿 悲惨惨众亲哭灵1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