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32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1

《寒月剑花(上本)》

第132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1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大早,秦家诸位少爷、小姐便得小厮来报招,说秦川着他等到东书房相见。众人忙相继赴至,见父亲肃容端坐在书案后,看样子早已在此。

秦川待众人来齐后,吩咐小厮关了大门,外面没有要事概不通传。众人见父亲举动神情似有大事,心头都是一阵猜测忐忑。

秦川先目光奇特的将两下坐好谨待的众儿女一一看过了一遍,方缓缓说道:“为父今天专招你们齐来,乃是决定要把你们各自的身世全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们,以解你们多年来积存心中或多或少的猜疑困惑。”

心鸿听了,心头登时便是砰砰两下大跳!回想起父亲从长安初返那日在西花厅就曾说过的此意之语,更是周心充满渴望,下意识朝旁一探望,只见同排的志鹏、健强等兄弟脸上也皆流现出紧盼之色;忙又向父亲投视去,见他显得有些幽然道:“你们既投入我秦家这忠正府,就皆是我秦川这秦家当代一门之主的好儿子、好女儿,无分亲疏厚薄。我本一直认为,只要教养得你们相互亲重、手足情深,正德立身、良品为人,共同执守我秦家世传义操的宗旨,那什么身不身世的,也没何重要;又顾虑你们一旦明白详细的知道非一父一母所生,心里多少都会生出此疏隙;诸如这多种令我总是对此隐讳不言的情由我以前也曾对你们说过。其实我秦家家大业大,人多口杂,关于这些事原也未曾瞒得滴水不露,只是你们中很多人难知详情,我也了解其中有人对此甚是担紧关重、渴盼一明……”

心鸿听着,只觉父亲所说“其中有人”暗指的就是自己,不由心头便有点忐忑,但无暇多思,又听他下言道:“但我是直到前月心鸿与你们大哥发生那次明言争执后,才大觉与其让你们暗自猜测不定,反倒更易生出嫌隙事端,倒不如坦言让你们得个清楚明白的好,所以生意要将你们身世尽数实告……”这一下更是一阵愧臊!脸直红到了脖子根,忙垂头相避。

而秦川根本没心关注他,自顾继续言道:“只是其后又一直没能抽出适当空暇,不想剑洲不测身亡的事故突降,让我又深彻大感到人生真如浮云幻海、瞬息即变,什么要做的事不及时做、要说的话不及时说,恐怕仅一转头间,就再没有机会了。”

下座男儿中最善体喜言的凌霄一听到父亲这满含苍凉感慨的一语,顿觉一阵难过急切道:“爹,您,您不要这么说……”

秦川却对他轻摆了下手,道:“霄儿,你们先都不要插言,静静地听着便好,其实那些关系你们身世的陈年旧事要一旦详述出来思绪繁长,爹这会心里很乱,你们若再有扰则更妨我诉。”

凌霄忙应了声:“是。”同众人一起再不敢有丝毫动扰的屏声静待,却见他又停口无言,双目遥落前方、似陷回忆,半晌方忽一叹道:“是呵,这也是人之常情,又有谁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究竟是何人?但我秦家那些往事提起来徒增伤心,对于你们其中有些人来说什么都不知道实比知道了要好得多;且其中有很多关系你们数位长辈的隐私名节之情,不便宣讲,可爹想你们都已算不小了,该当树具一些承担挫痛的坚性和各自分辨是非的主见,如何看待那些事,爹相信你们自己能斟酌出个正确的态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