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38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15

《寒月剑花(上本)》

第138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15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川今时重回忆诉当年这种种伤情往事,真乃旧疤再揭,也是心痛如割,只是当着儿女之面,顾重隐制,强持平稳续道:“我五弟竭尽全力爬到崖边一看,但见万丈深壑下资水湍急,惊浪拍谷,跌下之人哪里还能有半点生还之望?登然剧痛攻心,眼前一黑昏厥过去!范大侠休调这少时,拼力挣扎上前将他弄醒,勉强搀起他,相支着无比艰难的向回路行去,本欲到陡径外的宽宜处权先自理、再图后行,但方至先前与嫪野王、两大鬼王的交战处,他们俩就再也撑持不住,一同翻倒在地。谁也没想到正在那时,尸横那里的两大鬼王中有一个竟突然坐了起来!

适才那一场几无喘息之功的混战,谁也无机顾察到那鬼王尚未气绝。那时范大侠和我五弟皆已是精穷力尽,再无半点抵抗之能,眼看着那鬼王省转神凝,目露凶光,缓缓站起逼近,抬掌就要发难。都自觉无幸,相顾而待。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湖南盟帮中一位洪拳师恰好先寻到此处,当即暴喝一声冲了过来,及时阻住了那鬼王。可那鬼王功力本比那洪拳师不知远高出多少倍,虽然那会他其实只是回光返照的垂死一搏,却也甚具威势、非同小可,定要置前番给他重创、令他痛恨入骨的范大侠和我五弟于死地!

洪拳师自己此前也已是身经长时多战,体力多耗,敌他不过,一边大声呼喊下面已赶寻来增援的同道,一边不顾己安的以身相挡在范大侠和我五弟前,硬生代承了那鬼王穷恶殊死一击!就是那样拼死保得一线时机,后面正以我六弟为首的诸位同道才得奔跃赶上,解决了危机。

我六弟当日是从河南他自己家中按期赴往雪峰山一役的,本来我六弟妇乃是个凡遇一等扬正除恶之举都是巾帼不让须眉、义勇争先的侠女,且是这样爱侣投身的凶险之战,本满欲要随夫同往患难、共杀强敌,但因产子不久,经我六弟百般劝阻才留于家中。

我六弟战时被分在第三批人马中,一昼夜间也是转经多战,待得次日已胜控大局时,一面仍随路堵杀着隐留逃蹿的邪派残徒,一面紧力寻追着先批逼对上嫪野王的同道行踪,因与他们暂失联系,又尤其担重我二哥等亲人,真是焦心如焚,只恨不能生对翅膀飞腾于众峦之上一探究竟。后寻至峰顶绝壁前,正赶上此景,我六弟在那之际还哪会有半分迟延?当即结果了那鬼王性命,救下我五弟等人,得知前情战事,那种悲痛勿须再言,却又多顾不得此,一边嘱布人清理战场后事,一边赶紧先护受伤众人往山下安排的救援处就治。

先说范大侠,他曾于爹寿辰那日到来本府,你们可能都已见到。雪峰山那一役他是带着两个儿子倾家而赴,他二子被分在后批人中,不幸尽皆战死,那时他还不知道。后来他虽得以痊愈,却因此丧子之痛心境大变、意志消沉,就此退出江湖。

那位洪拳师经我六弟同多位同道协力疗伤,后虽也逐渐调养康复,但其实终究是在那一创中伤到了内经,以致十年后壮年而亡。我因深感洪拳师当日大恩,对他情况一直留意关顾,知他那时已有了一个八岁大的儿子,而听闻他……他妻子之前已外结有人,对夫对子都不大再重意,是以对那孩子前程很生隐忧,便专程赶往湖南了解了一下实情,结果他妻子果急欲改嫁,因对方不喜她带子同过,她自己对子也大失再教养之心,我就此把这个孩子领养了回来。”说完稍作一停后,直朝向心鸿道:“心鸿,你现在明白我那天为什么要痛斥于你了吧?”

心鸿自己其实已悔忆起曾对健强的那番失控辱骂,这时见父专提,更是一阵愧惭无地,大反平素有错也万不愿当众认承的常性,当下起身直到健强面前,甚是郑重的深施一礼道:“十弟,上次的事是我错了,以后我若再敢讲半点那样的混帐话,就任由你处罚。”

健强自听省父亲讲述到的正是自己身世,便已伤泪涌目,这时万没想到心鸿会如此重礼道歉,登忘顾伤情,实觉一阵惶恐慌乱!仓促站起,手足失措的紧着劲拦阻道:“不不四哥,你这样太……太过了……”

却说这一时间动荡思绪无比混乱的志鹏,又加几可说无喘息之功的紧关详听父述,是以根本顾不上思索清什么,但这会因父专对起幺弟联四哥之事,不觉便减重心关顾于眼前情形,神凝自事!蓦然脑中便如电光划过般,回想起以往每逢节祭之期,父亲带己等或往归来山上、或往家中祠堂拜祭诸位祖宗先辈坟墓或灵位时,自己就曾在那些墓碑或灵牌上刻书的名讳中见过父亲先前提过一遍的,若无听差、正就是生父秦渊之名;只是父亲每次只是带命己等恭礼拜祭,除爷爷及上老辈祖先,其余从未明言清诉过身份,是以自己直到今时方得知省,也方想到父亲以前这样自是有意隐讳!

这一下直觉一阵惊痛交迸,实如一道震雷从心底至周身四炸开来!又念忆起那潜意识里万愿非己生父的秦渊无论坟墓或灵位,似皆为夫妻合并,不由更是肝胆俱裂、骇恐至极!平生似乎仅在亲见大哥骤亡那一时、此外从未有过的异觉一颗心抽紧愈盛、剧烈慌悸!浑身上下发寒冷透,竟如生疾打摆般难以抑制的疾速颤抖!

他不愿被人察见,忙双手环捏住双臂,俯面紧缩全身,拼命控制!脑中先前所回省出的一切情形又变得恍惚不清、依稀模糊起来,本意也在不自觉的自欺中满充侥幸、逃避之念——自己根本记不清什么,既然父亲并没亲口说出,那也就还断定不出真情怎样……不愿也实无法再有甚智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