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43章:诉忆身世恍如昨多少勇士颂悲歌22

《寒月剑花(上本)》

第143章诉忆身世恍如昨多少勇士颂悲歌22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川根本无备,吃了一惊道:“你这是干什么?”丘莫高二话不说,又一把将他狠重推开!

秦川因将他视为亲戚,未加抵御,竟险些踉跄倒于雪地,想自己对他大行礼待体容,他对己却一再直如仇敌般的凶狠出手,不由心头火起道:“丘莫高,我看在我四妹的情面上将你极力礼待,你却怎的这般不知好歹、无理妄横?你以往怎么怪性撒野我见不到、管不了,可今时你到了我家,也该知自控收敛些!我是顾重你们夫妻和谐大局,不愿以一外人身份旁添枝节、再增矛盾,才对你一直忍让,还没先说你不好好对待我妹妹,欺负得她一弱质女流、孤身一人历经这么大老远的苦程返回了娘家,其后又不管不顾,直到今日才来寻问,你反倒还莫名奇妙的向我对起手来!我可警告你,我是念着你和我四妹实存的那层关系实不愿与你计较,你可别自以为是个何等不凡的人物、我怕了你似的!再若无理取闹,就别怪我不客气!”

丘莫高怪眼斜吊,又立嚎一声:“那好哇!”紧接着便恶语迭出道:“我早想领教一下大秦世家的高招了!早年失了机会,今日正好补上!你们这正声赫赫、誉满八方的忠正府里原来尽干些藏污纳垢的勾当,欺尽世人耳目!可笑秦铮那个一世充英、满口仁义的假面老头,自己教养出你这个寡廉鲜耻、下流至极的儿子鼠辈,当初还有脸就在前面那大堂上堂而皇之、威风凛凛的审察着我,对我和阿楚的婚事百般挑理推阻,而今想来,简直就是放屁!”

秦川先不提自己受他污骂有多生气,只听他大辱先父,便已足够怒火熊腾!本为褐色皮肤的一张脸孔都变成了赤红,怒喝一声:“欺人太甚!”一步便冲跃上去、举拳相向,但虽是如此大怒动手,其实还是存着顾容之心,表面动作虽劲,却并未施真要大伤他的狠力。

可丘莫高却毫无半点相顾,竟直接便拔出了随身长剑,恼怒异常的迎击道:“我早该好好教训一下你了!现没心情对你耽误功夫,你自己没携不寻兵器,可怪不得我!”

秦家做为名显势赫的武林世家,历代子孙皆受家风重教而自幼勤苦习武,大都卓技早成、艺能超群,秦川也是一样,从小根基稳扎,进取不辍,至此而立之龄,已成就一身高功,外招精熟、内力深厚,若是与丘莫高同样赤手对搏,势能胜出;但却是这样以空手敌丘莫高剑器,那丘莫高本就是专擅于剑术之人,其剑法又自成僻径、孤标高异,当世已无几人能应解战胜,是以秦川此境之下实情不敌。

高手对决,几招便可对彼此高低有所明审确度,秦川应付吃紧,眼看丘莫高对己实是狠绝无情,到了这时一来气恼至极,二来也无法再有顾念,当下使出全力。二人瞬时在院中激斗成一团,溅起地上无数雪片,打得难解难分!丘莫高忽而却又剑势一缓道:“行呵秦川,你们这显扬姓氏倒也算当之不愧,只可惜你品格却卑劣下作,枉有这一身武功!”

秦川实在压根不明他因何会用这种话一再谩骂自己,只是这一时间光生气都不够,还哪能思索这个?又非习与人争嘴对骂之性,只由得他去。

这须臾功夫秦家已有不少仆卫闻声赶围在旁,但因见是秦川和丘莫高这自家四姑爷不知何故动起手来,都有些不知如何为宜,未敢轻举妄动。接着秦楚也披着件外衣从屋中颤悠悠步出。

秦川知妹妹这次分娩因心情异劣,产后一直恹怠虚弱、卧床少动,全没半分精神。此刻眼看她连衣服都未穿好便撑持而出,登然大急!一边对付丘莫高,一边关重大叫:“阿楚!你生完孩子这才多久呵,这么冷的天怎么能就这样出外呢?会落病的,还不赶紧进去!”

秦楚还未及应声,丘莫高已立爆出一声恼极冷笑,游龙闪电般几式连贯剑招凌厉无比、愈见狠烈的直朝秦川噌噌刺去!

秦川顿生险相,接连后退!旁众中头前最先赶至、虑周有备的秦忠万难再待,扬手抛过专携来的秦川素用兵器道:“老爷接刀!”

秦川抬手便一把接住,同时听得秦楚连声紧叫:“别打了!你们都快住手!”自心本也不愿与丘莫离这再怎么不好也是妹夫的人这样大打出手,令妹妹当众难堪,当下只是握刀防守、刃不出鞘,可丘莫高却全不受示,一剑紧过一剑,竟是矢意要将他重创!

秦川至此实可谓是一让再让、已无可让,否则便几同自杀,但因太顾重妹妹,还有犹豫,正当此仍未出刀以致大落险境间,秦楚瞅准他二人对完一式的一分之际,蓦然直冲而入,正挡在二人中间!

丘莫高本一式方完又是一式,出招迅疾如电,这一下慌忙撤剑,也多亏他剑功高精、可做到收控自如,才没有伤到秦楚!

另一面的秦川脑额直惊出了一层冷汗!只见丘莫高面上也大现惊惧后怕,再不及顾什么,秦楚己厉声道:“丘莫高!你给我听清楚!我秦楚这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小女子自是奈何不了你那浑性!只是你今日若敢伤我三哥一根毫发,我立时便死在你面前!”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2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