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45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27

《寒月剑花(上本)》

第145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27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楚又显悲恻又是气恨道:“怪不得,自你那次回来后便总要对我无缘无故的挑刺发怒,大吵一架后便又闷气无语、全不理人,我还百思不解,只以为是你的怪臭脾气比以前愈发变本加厉了!哼哼,我的种种可异行为?我不过是思乡心切、念家情苦,哪能测到你心中那些想头?真难为你竟一直能憋得住!”

丘莫高道:“我还不正是因为太顾重你我二人冲破重阻、结之不易的婚情才一忍再忍、隐制不发!本来我真想一头冲回来向你质问个清楚明白,可一路激情渐缓、苦思百度,测得若是那样彻底撕破了面皮,以你脾性必定臊恼激愤、引动绝行,所以我终能做到决定为顾大局而强制自己委曲求全,不可为一时激愤冲动伤损了我们的夫妻之情,然而却失智思、罔顾保全得了一时也保全不了一世,你,你终于还是抛离我跑回了这里……”

秦楚禁不住大流辛讽道:“你居然还是委曲求全……”说着目中忽然又直流下泪来:“这一路上,我一边归心似箭的往家赶,一边满怀焦担的留神打听,愈深入中原,就愈多探听到大关我家的种种可怕变故……其实你那次回来时便已知道我爹、我妹妹和我大哥他们,都已经……都已经不在了,是不是?”

丘莫高这才低委一垂目,面露愦色道:“是,那次我本就隐瞒你是要深入中原、前去四川的原故刚才已经对你讲了,回来后自然更是不敢告诉你半点你家里发生的那些事,否则你势必立刻便要决意返家,那岂不是就会被人所牵绊,还能不能再心甘情愿的重回我的身边可就是说不准的事了……”

秦楚双目直瞪着他,眼泪一滴滴扑簌簌滚落,又似喷出火来般道:“丘莫高,你……你真是自私!我为了你,当初对我爹任性说了多少悖逆绝情的话,被他老人家弃出家门、永绝关系,还哪能罔顾廉耻的再自回家中?这么多年,我没有再见过他一面,连他老人家下世了都不知道……

我三哥六年无踪,我那天乃是得蒙天机才在咱敦煌城中偶遇了那来行商的、华山派掌门的俗世友人吕绸商,得闻了中原武林的些许惊天消息,而你直到那时,居然还是只顾着自己的无聊猜疑,象个疯子般又骂又打的就是不许我回家!我与你一场夫妻、多年相伴,你对我却就连半点信任体让也没有……”

说到这里,已是辛愤的激动难制,又骤然嘶声大叫:“丘莫高!我真是瞎了眼睛!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丈夫?是不是个男人?最起码你还算不算是个人哪?我父亲、我大哥、二哥、七妹、五弟、八妹,他们都已经不在啦!都已经全都死啦!就算他们从前对你再冷待不好,我也都全无顾惜的抛离了他们嫁从了你,这么多年只守着你为伴生子了,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定要我同他们生前、就连死后亡灵也不可相见,才能雪你昔时之辱、泄你后日之恨!”

丘莫高大急争辩道:“不不!不是的阿楚!我岂会对你所有家人挂恨致此呢?你也明知我不是因为这个,只是为这秦川自己也娶了妻子,后来又承担你秦家盟主之职,才疏断了和你的旧情,这些年没有再来大漠,我们好不容易才过上了太平日子,我又岂能容你又要回来与他相见,那岂不是自找事端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3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