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46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30

《寒月剑花(上本)》

第146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30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楚听到他这番万分诚挚的真情告诉,也不由大现感意软恻的轻谓道:“你性格那样孤怪自大,原是出身境遇所造,也怪不得你……”说着却又势所难免的顾起前愤,怨气复腾道:“但你总是嘴上念着对我情深意重,实际行动中又何见软让我半分?

丘莫高呵丘莫高,想我初见你时,你不过是一副破衣烂鞋的落拓模样,虽说那时你已是连败武林几大剑宗尊长、名噪一时的显扬人物,只可惜受到的只是世人的慑忌嫌弃却非佩服赏识。那时你除了你现在手中紧握的这把‘飞天剑’,可谓是别无长物、贫窘潦倒,而我却对你一见交心、真情尽倾,贪了你什么?又图了你什么?只是因深深理解而钦慕正是你那种孤标异世、与众不同的怪傲性气,将你视为个沦落风尘的英雄!

我秦楚自认不是什么闭月羞花的绝色丽人,也没有什么超凡脱俗的独特气质,可也是出身武林首赫的世家名门,是一代盟主豪杰之女,在你之前并非没有受到过多派名门弟子的爱慕追求,我却一心只跟从了你,为你不惜与家人反目,背井离乡、万里迢迢的去到了那大漠苦寒之地,难道就是如你那天所骂的,是我自己犯贱……”

丘莫高登大现难承之色的愦叫道:“别说了阿楚!我那天只是口不择言的一时气话,你岂可当真?你平下气来好好扪心自问自问,这么多年来我对你是否可也算是一腔真情、实心重意?”说完一停口,似思度了一下又道:“阿楚,你深知我这人其实极重脸面,但现下我可再不顾惜这些,只要你让开,让我狠狠惩治了这个扰害我夫妻感情的伪君子,咱们间的前嫌就一笔勾销!从此你我二人带着剑洲远走高飞,一家三口再续合乐,我保证今生再不提议计较你这番大过失便是!”

秦楚顿时双眉一挑,大放异光地直盯着他道:“你还是说这种话?”秦川深解妹妹心思,不由暗道:“这丘莫高真是好生糊涂,只不肯信人!”眼见丘莫高又现痛忖之色,沉默半晌,猛地收剑一跺足,好象他自己已是无奈难为、委屈之极的软让妥协道:“罢啦!阿楚,想我丘莫高自小孤苦,这一生只得你对我真心知解、重情关伴,而我也就只甘愿亲近爱重过你这么一个女人。既是你执意不肯退让,那我就放过你这好三哥!你二人间种种诸事我全当没发生过,咱们夫妻现在就走!但你必须向我保证,从今往后,再不许与这人有丝毫瓜葛,也不许念想着那个孽种!”

秦楚目光迭闪,蓦地抬眼仰向天空,满面浮现辛嘲笑意。丘莫高却仍看不出,情急催促道:“你说话呀阿楚,一声不出算什么意思?难道我已妥让到这个份上,只提出这么个理所应当的要求你也不愿示软应声么?那我也真再没让处了!阿楚,今日闹成这般大白人前的局面,你我也皆没什么面子可谈,别再顾忌这些,只要你答应一声,咱夫妻还可破镜重圆、续修旧好。”

秦楚终于出声、却如拒绝喝杯茶般轻淡道:“不必了。”然后摇头低谓道:“我与你超异常情、力抗万阻的一场知遇结合,夫妻亲伴近十载,你却宁可执信一个素不相识、居心叵测的外人信口拈来之言也不信我。”说着面色忽然剧变,两道目光如寒冰利刀般直朝他射去,大腾怨重恨意道:“丘莫高,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再见到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诉忆身世恍如昨 多少勇士颂悲歌3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