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49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4

《寒月剑花(上本)》

第149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4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垢先前这倒被他提生起了个理由,待他言语暂作一停,蓦地终于开口道:“爹你也担紧我体弱多病之情,我可是一年到头也没几天好着的,他们家就甘愿娶我这样一个病病泱泱的女子回去做媳妇吗?”

秦川一阵怜惜道:“好孩子,此节你尽管放心。其实崔家早有意速成此亲,那天来时本是欲待寿庆一过就与爹详议此事,但谁料中途却出了……出了你大哥的变故……

其前我们在寿宴上坐在一处时,已曾闲谈了几句此事,爹也曾向他们专提过你此节,而你崔伯伯立时就真动了气怪我多虑,说别说你不过是天禀不足、只要平素多重补养就也无甚要紧了,哪怕你是聋哑残废、丑恶痴呆,仅凭当年指腹为婚的一诺,也誓无反悔、定要将你娶过门去;况且我崔秦两家又是何等深厚交情,我怎能出此生疏见外之语?

垢儿,你知道么?爹虽对你崔伯伯早就知解甚深,能隐测得些会是如此,但当时亲耳实中听了他这些话,还是很感喜慰,想你娘虽因身故而抛去你多年,却早在她在世时便为你的终身大事预定了一个这样好的人家。其实这桩亲事爹今日只要告知你即成,但爹又觉着还是当征询一下你的意见为好,不过爹想你也没什么反对的,是吧?”

无垢早已脑中一震!全顾不得留神听清他后言,好不容易待他话语一止,满怀惊疑、结结巴巴道:“爹,你……你刚才说的可是……指腹为婚?什么……什么指腹为婚?”

秦川顿有些自失的一笑道:“这些详情爹还没顾及对你尽讲出,你娘当年移居在崔家时,曾和你崔伯母指腹为婚,言诺若是日后生下异性孩儿,将来便让他们结为夫妻;结果你崔伯母和你娘果然先后生下一儿一女,就是志信和你。爹给你从小带在身上的那块刻有你生辰八字的金锁,就是十八年前我大哥把你从苏州抱回家来后没多久,你崔伯母特意请精匠打造、作为此事信物专门送来给你的。”

无垢下意识便隔衣一摸高领后通常皆戴在脖中的那块金锁,一时真是心潮痛翻、悲思乱涌道:“天哪!原来……原来我娘在世时,早已为我定下了婚约……我若早知是如此,又岂能……岂能与云飞结下那段逆背世理之情?

娘亲呵,想你一生何等命苦?接连数番遭那虽其实是我父、却可恶极端的邪教歹徒逼害,又为生我而青龄早丧、埋恨九泉!女儿我……又怎能再背负你在世时的一番意诺?爹他虽然实只是我的舅舅,十八年来却为我牵肠忧心、劳神关怀,自我上峨眉山,他纵难亲来时也总不忘派人给我送上进补之物。

我在山上读书识礼,岂可不明半点道理?婚约即是生母定下,崔家又坚守不渝,我若逆背,哪还有半点为人良德?何颜以对承恩多年的爹爹和惨故的母亲亡灵?可是……可是我和云飞的感情……难道就此便罢了么?

娘亲呵娘亲,你若还生存在女儿的身边那可有多好呵?就算不能同女儿私情,起码也可听听女儿的真心意……而如今,女儿这一腔苦衷又能去向何人诉说呢?”念及楚云飞,更是五内摧伤、柔肠如断,禁不住泪如雨下!

秦川再难知她心思,也势必惊觉道:“垢儿,你因何伤心如此?”

无垢难抑悲泪滚滚,强词寻理道:“爹,女儿……女儿这才回家几天哪,您就要急着赶我出门啦?”

秦川顿真以为她是因此,忙起身直近到她面前,大现慈疼之色道:“垢儿,看你说得这是什么傻话?如果可以,爹恨不能把你一辈子都留在身边,可世上没这个道理呵。”说着轻谓一声,又一片挚情道:“你已经十八岁了,不是当爹这个为父之人伴顾之时了,而是当由一个疼爱你的丈夫来陪伴关怀,那样才会使你得到真正的幸福和快乐。

爹本也舍不得你刚回来就嫁人,很想你在家好好多待些日子,可你其实早入婚龄,且多年来一直重怀此愿、渴盼早成的你崔伯母前一阵子染病在身,近日竟愈入重势,她自感不好,对此事更是担紧,一听你回来,就如要完成遗愿般急欲你过门。垢儿,你应能体感她这个就同你娘亲一般爱挂你的长辈之心,何况这事也是早定了的,爹和你皆没丝毫情理、也不忍拖违呵。

好女儿,爹知你胆小怯生、多感易伤,你别难过,嫁过去不久你就可适应那个新环境的,他们一定都会对你很好;苏州离咱杭州也不远,爹和你诸多妹弟就算不能经常去看你,也会时时关注你的情况,你以后也可经常、当然最好是同夫君一起回娘家来小住呵。”

无垢还能再有何推言?只觉神昏目眩、浑身虚软,举袖掩面,真是可怜已极的哀求道:“爹,求您……您别说啦,我……我这会头晕得很,您就先让我下去吧……”

秦川登然一阵情急,忙一扶她,万分自责道:“爹真是犯糊涂了!全没顾起你身子最是弱得紧,还眼看着你站了这么久!这都是爹不好,你快回房去歇着吧!”说着却又想起,忙又向外唤来婢女,嘱咐妥当扶送着她回去方才放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