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55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13

《寒月剑花(上本)》

第155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13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川听沈听口清擅言、流利无滞的讲过这一大篇情事,到此暂做一结。心中正也颇生有些感恻,只听沈听又发感慨道:“我万万也没想到,花似真已远绝卫家八年岁月,今昔却竟会正是被他深怀复杂难言恨意的卫定邦逢救,这真可谓是天意弄巧呵。”

秦川随之又思:“难怪卫安邦当夜来救花似真时会出那些怪异言行,原来花似真实则是他亲亲的侄子。而他初见花似真时并未流现识态,想来是因分别太久,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已长为成年大样,一时没有认出又根本就没想到。那么看来他恰于是际救走花似真纯属适逢巧合,并无霄儿先前所疑是存不让我们再见到花似真而追知出剑洲被害内情之心,而他此后急速避迹回行,应是怕我等再去有难花似真。”

因沈听方才将话又带到眼前,这时见他再无下言,便顾接起他二人本谈前话道:“沈听,我听闻你早已离开三猴独自营生,其后似无劣迹传起,而今二猴已然丧命、万罪俱消,我念在你此番是自投到我这里来,言行所表实还大具义气,且以恃的实为我渴盼明晓之情,可答应你方才之求,目前连同我上下家人决不会为难你,你尽快说完了我想要知道的事,就自管离去吧……”

沈听听着,这才又顾重起本来所欲,方自下意识便觉一喜,却又转瞬听及他后言,又立时心头一紧,禁不住打断他急问道:“盟主所言‘目前’二字是何意蕴?难道是待我告明令郎之事的今日可放我安离,明日若见到我便要难为了么?”

秦川道:“你勿急听我说完,我所说的目前非指今明这一日两日,而是指近期的一断时间。我看你也是个心细智明之人,这点道理该当懂得:至于遥遥以后之任事,是你、我这世上任一人都无法预保的。佛家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和花似真能痛改前非,对于你们的以往劣传,终日争斗不断的武林恩怨多杂难断,我可对我不曾亲见的恶行不加判惩。而如果你二人以后再犯难赦罪行被我见到,我不可能袖手旁观;你也应能想到,就算我今日尽应你之求,权且使你说出我想知之事,以后我不亲自也不让我秦家任一人为难你们,也可暗授其他门派的同道代为出手。况且就算也无这一节,人间正道中立有多少侠杰义士,仅我秦家一己门人又算什么?除了我们,不知还有多少人自也会惩罚你二人的罪行。我虽确如你所想般出诺必守,但你却勿须求我这无谓一诺,你兄弟二人以后是否可保安全,全在于自身所为。此理至重要切,希你能深明。”

沈听愈听愈是神色大凛,沉怔一会儿,省然般一感叹道:“盟主真是心思缜密、诲人语深。如此也罢了。”稍停了一下又道:“既然花似真已被卫安邦救走,那必是要带回他自家去的,不会有甚凶险,我暂且也顾不得他啦!盟主,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且我东海四猴的那番内讧家丑你许多也是已知晓的,我也就不自顾脸面的掖着藏着了。我四人本一向长居海岛、自乐一方。可就在一年来前,后才知是幽冥教的一个分殿势力在东海一带增庞起来,与近处的我等冲突日多、矛盾渐积,我大哥宋钟最是不服,就至今春一日,非要去寻到他们头上彻底做个了结。

盟主想必也知道,那幽冥教其实就是当年地狱教的后身,虽然其现看去的表面声势远不能与地狱教相比,但也系**中的第一大邪教,且内隐实力难以估量。我虑到若如此做绝与他们结下大怨,恐怕定要激惹出无穷后患。可是我那素性粗暴少智的师兄根本不听我的劝阻,后来说急了竟还对我大打出手,全丧了以往虽也时有异争、却终能顾容而过的兄弟情意,以致我二人竟直入翻脸反目、互难谅解之境。我一气之下,也不知怎的就忽然大生感慨,只觉从前在岛上的生活真是平乏无聊、虚度有限宝贵的人生光阴,又再不想与宋钟共处一地,由此便决意远离开了东海,满拟到外世的广大天地间去独闯创立一番成就。

后经一月数番辗转,我投定在一显贵之人门下,凭我的心智和武功,很快便得到了主人的赏识信重,他对我更是大显知遇之恩,待遇日见丰厚至奢,不过他本就是个出手阔绰的豪富之人。我此前在海岛时虽也是富足无忧,却也远不及此等欲享便得、奢侈随意的生活,自此再无多图,安居主人府中一门心思地只为他尽忠效力。不想到了前月,好不容易追察出我下落的花似真主人忽然寻上门来,一见面就激动异常的口口声声要我和他一起谋措报仇,我才知、才知我那两位义兄,已经……已经全部惨死在那异乡野岭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1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