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58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19

《寒月剑花(上本)》

第158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19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沈听眉头一锁,凝神思忖,喃然嘀咕道:“难道那楚云飞并未向两位小姐道过姓名……这似不大可能呵,他连相都露了,又岂会在乎姓名?又分明是存意结交,更无道理讳瞒于此,我四弟是决不会对我有所虚言的。”

他这话虽如同自语、声音甚低,可秦川是何等人?是时又与他相距如此之近,自然听得清楚,对他提什么“两位小姐”实感一阵疑增难明,不由细忖追测。

沈听这一时间也思确不出个所以然来,觉不便为思此久耽,便对秦川一抱拳道:“盟主,那你们现下即可往浮罗山布措追拿那楚云飞二人,我自己也会竭力相寻。不过我力单势薄,想必不能于贵府前有所收获,万望盟主能相应,日后若得可拿楚云飞之机,肯请差个人知会我一声,我就安顿在太平客栈,贵府列位英雄蔑己与我为伍,我届时自会自行其事,即便没有秦家,我拼死也要力求为我两位义兄报仇!”

秦川当即一点头道:“可以。无论你品行怎样,这份义气我是敬的。不过我劣话说到前头,浮罗山山高林深、地势复杂,已被邪教盘据多年、内关四设,早俨然成为武林禁地,尤其是我正道中人,更是素难摸清其深入路径。要想从那里追察捉拿得出那楚云飞,恐非几日可成之事,你还须有长久相待之备,这就请吧。”

沈听头前听他一允,便已起身欲辞,然听到后话,又滞行不去,流现异色的眼瞅着他道:“盟主,我怀忌更敬你乃一代英雄豪杰,在你面前只有讳语而不曾有半句假话,你又何必要生敷衍之意?”

秦川正然相视道:“我非妄自尊大、虚保颜面之人,本是实话实说。阎罗殿乃**第一邪教早设重部,在浮罗山势力久成、根深蒂固,不好周全对付,一杀手点许微身若隐匿其中不出,短期之内又如何能寻见?我秦家虽确具强势,也并非万能,天下武林中令我等疾首难解的事还多得很呢,你又何必疑怨?”

沈听目光闪烁了几下,流出犹豫色,终还是说道:“我当然早知阎罗殿确实不好对付,但若说连你这领首正道、威服八方,又正与其共处一地的大秦世家都对其奈何不了,那天下武林还能再提哪个?且尤为重要的是,别人要找楚云飞那阎罗殿杀手自是千难万难,可对于秦盟主你,其中却颇具特别可利处,我经来前一番度测和来后一番亲见,料得盟主你对此不知后情,但前情却应必己是听晓过的,只是盟主在我面前一直言语掩讳、充若不知,我也就一直糊涂顾忌,未敢直出冒犯明言,然到此即别之际,仍讨不到盟主个正经明确主意,我是实难安心就这样无功而返,才顾不得旁的了揭破了这层窗户纸,盟主就请见谅吧。”

秦川不禁皱眉,脸上那副困惑神情纵再多疑之人也难以认假道:“我实不知你话指何意。”

沈听这才大现动色,急急思索了一下道:“敢问盟主,说来惭愧,我几位结义兄弟今夏在落云岭因不知之罪,曾对贵府两位小姐多有冒犯。此事两位小姐回来后想必早已向你详禀过了吧?”

秦川点了下头,隐似觉测到了点不对处来于哪儿。

沈听紧接着又问:“那当夜又正逢我两位义兄被杀之情,当时两位小姐身处的密室并不隔音,自可听到外面发生的一切,且后又更与那无常二人有番亲近接触,她们又究竟是怎样向您禀述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2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