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60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22

《寒月剑花(上本)》

第160章 山海誓变花溅泪 尘泉永别月伤魂22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垢一片骇悲中,乱绪千测万想的,也再没料到父亲所指的竟然会是此事!“楚云飞”三字便如一道惊雷在她脑顶炸响开来,轰得她刹那间六神失主、魂飞魄散!浑身阵阵虚软,眼前一昏晃,也不知怎的便溃然倒坐在青砖地上。

秦川见她软倒,吃了一惊,下意识便悔自己言态可能显得过重了,正忙欲去扶,却又同时间省到她既能出如此强烈反应,那与楚云间必是干系非轻,在她来前虽也知是不大可能却仍深盼她与楚云飞并无后牵的侥念登时全消;又见她扶地而坐,虽是大受惊吓却也无甚大碍。一时唯腾重警凛测:“我眼前当务之急是须能尽快尽知她心中深埋隐情,以得一为洲儿追凶的重要线索,二使她悬崖勒马的紧要下措!”当即非但凝身无顾,而且反将口气更又放重道:“你与他私自有交之事已经有人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告知给我,你休想再存半点隐意,若再不自己老实供出,爹就只当没养过你这个女儿!”

无垢前这一时被惊骇得忘流的眼泪此刻又不禁扑簌簌滚落,真是无比悲怯的强自支持片刻,好不容易才能说出话来道:“爹……原来……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是……是月明告诉你的么?”

秦川“哼”了一声道:“月明现下虽然还没有说,不过等她从归来山一回来,我自然也会传她来问!今天一大早,那‘灵明石猴’花似真的师兄沈听就自己寻上门来啦!”说着又是一阵实感辛意难禁,“嘿嘿”一笑道:“我自己女儿的事我自己疏愚无知,倒叫一个左道外人专门来告诉我,好无垢,你把爹瞒得好苦呵!”

无垢一听“花似真”之名,还哪再有半分侥念?知道再难隐瞒,嘤嘤哭道:“不……爹,求您千万别生气,女儿……女儿全告诉您就是了……”说着含悲忍怯的将与楚云飞当日在落云岭有结识、后来回京又有交往的经过抽抽噎噎地大致供述了一遍。

她本非能谎之人,又处此等情境下,哪能有半句假话?但当然她再不谙事、再陷惊恐,也不致愚傻到敢把诸如楚云飞暗夜潜入自己深闺来寻、自己和楚云飞之间的相亲与私谋、楚云飞曾专警过自己万勿外泄的关系其教中内事等等这一类事的情况对父详尽述出,还有对于月明在其中的情形也知有讳,并且她这短促间实也想不全、说不清这许多,又且本不擅言辞表达,即使是假置于平常诉事之境,也回想描述不出繁细周情。

再说秦川光是听到她与楚云飞于落云岭一事后果然还有来往,就已足够警测惊心,根本顾不起先重旁人旁情,强持静定待她再无下述,万难再抑,一时间多年以前自己亲亲七妹——也正是无垢生身之母的那段惨不可言的悲痛往事前前后后齐涌心头!紧急忘情的俯前一把便抓起无垢一只手腕,瞪目厉声道:“楚云飞那邪派妖人!他可没有、没有污辱过你吧?”

无垢本是个何等娇弱之人?只觉腕上一阵生疼,愈发惊骇!只是却又顾不得此,睁着一双泪目好不怯惑的傻问了声:“什么……什么污辱……”说着却又转眼省明他意,脸上顿觉一阵热烫,垂下头声低如蚊道:“没有爹,你……你想到哪儿去了?”

秦川这时节其实思绪也很是乱杂,闻言竟长吁了一口气,心中连称侥幸,放脱她手复然肃立,忽然又决然说道:“我看崔家那件事你也不用再考虑了,原系早定下的、爹那天本就勿须征讨你意、又等你回复,我即刻便传信往苏州,让他们尽速成办了这门亲事为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