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寒月剑花(上本) [目录] > 第162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8

《寒月剑花(上本)》

第162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8

寒月清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在相知相爱的甜蜜滋味中陶醉了一阵,复步向前,来至飞燕阁边。芳玫是初次来此,转目一端,只见画阁优美、周景秀丽,随夏盎入内,楼下大厅布置华丽、陈供丰良,只是四处椅座位乱褥皱,几张花梨木大圆桌上残食遍布,甚显凌乱,地上还散落着些书有字迹的稿纸,两名垂髻儿的小丫头正收拾着。

夏盎正笑道:“看他们把这儿糟弄的。”一金玉满身、白皙富态的鸨儿已迎了上来,满面堆笑、一团和气的招呼。夏盎也不多理,略点了头就算了事,自顾带着芳玫步上喧响二楼。

芳玫又一端祥,只见楼上这厅宽敞明亮,一色儿的淡碧纱窗大开,墙上四挂着人物山水画,下设花架陈瓶遍插嫩丽菊花。北墙下摆有一张大案,案上堆满了各式笔管、雪纸花笺、香墨宝砚等文房四宝。东西两侧各设着一条质良式美的桌几座椅,其间约有二十多名文人秀士正或立或坐,或五六成群、高谈阔论,或独占一桌、挥毫披墨。见他二人上来,不少人纷纷顾向招呼,夏盎携芳玫上前作介,芳玫听了,好些也都是曾闻过名的,一一有礼一见,心觉果然个个风容皆有些不俗处。

一番见礼后,夏盎又拉着她的手转到西厢偏阁一室门前,掀起青绸软帘,芳玫边入边视,只见里陈雅致整洁、一洗华艳,壁挂琴画,艺韵浓浓,中摆玉炉,喷香细细;对面大开阁扇外的斜槛边立一穿着平常便衣的男子,正是那日见过的蒋勤,此时正对身旁一倚槛女子把稿呤文。那名女子托颌斜支,专注倾听,一双闪烁聪慧光芒的灵目中流露出嘉许之色。

芳玫和夏盎转眼近上,蒋勤一转目,忙搁下手中文稿请那女子一同迎前,相介道:“水仙,这就是我同你提到过的秦芳玫秦小姐。”

芳玫这又仔细一端水仙,只见她身着一色半新不旧的月白绣花衣裙,满头乌发只在头顶随意挽了一个云髻,插着根银色扁簪,整个妆饰淡雅,配貌望之娇若春花、素如秋月。心中方自感赏,水仙已轻轻握住她双手,也似大生相赏,露出亲切笑容道:“芳玫小姐,久闻大秦世家的正威声名,听存正说起后,心中早就望想见你一面了。”说完一瞅夏盎,眼波娇美、动流谑意道:“夏公子,你真是好眼力呵。”

夏盎目光奕奕的潇洒一笑,丝毫不加隐避道:“我也深有此感。不过我的蒋师兄,也一样是大有眼力啊!”

水仙得他这其实是赞己的一言,也不由欣悦一笑,随后又对着芳玫道:“我有个义妹,平素最向慕象你家门中那一等仗武行侠、快意恩仇的江湖中人,常说若不得一名英杰武士,绝不托付此身,只是她少得机会结交到你们这等人,我与她亲重,也常为她抱憾。真是可惜,方才翰林家请她陪客去了,不然我一定替你们引见引见,那她必是欢喜得要死。”

芳玫微笑道:“你说的就是凤仙姑娘吧?素闻你们姐妹俩堪称色艺双绝,今时先一得见你,天生丽质又文神脱俗,果真名不虚传。我素昔识交的武林侠士倒确是不少,凤仙姑娘若真有此意,我愿为她留心一下。”

水仙盈盈一谢,尚不及再叙言,忽听外面已有人大声唤道:“蒋兄、夏公子!水仙!你们几个都快出来,白公子来啦!”

蒋勤和夏盎顿对视一眼,皆泛欣色,夏盎道:“他整天也不知忙些什么,我到京城至今都未得多见过他几面,想不到今日碰得倒巧。”

蒋勤微笑道:“他自选补了那内务参事之职,连我都不知到底分派给了他些什么事务,只知他是常行走大内,别说你了,我和他这一年来也是各忙各的、极少见面。好了,出去再说。”因想芳玫自有夏盎相顾,便独一请水仙,同她一起向外步去。

夏盎却不着急,对芳玫先喜介道:“芳玫,这会来的就是我另一位师兄白飘羽,他可是个真正难得的文武全才,你正当一见。”说着方一拉她,跟蒋勤二人步外,边又兴致盎然的继续介绍道:“他只比我年长二月,南昌人氏,其父本是一位从京城告老还乡的武官,家道富庶,晚年才得了他这么一个儿子,爱重异常,只因他从小就喜习武,其父便送他上了庐山,拜请了山上一位在你们江湖中很有名气的剑宗掌门人为师……”

芳玫一笑插言道:“就是我武林名门庐山派掌门卓青岩卓老前辈。”夏盎微现省意的笑道:“这等江湖中事你自然最是清楚不过。”说着又续道:“后来他仰慕家师之名,又兼投在了庐山绿竹林我师傅那里读书,他这人实是既聪颖又勤奋,学武也成学文也成,在我记忆里,他在庐山那些年,素来每日都是分时在剑派中练武、又往学馆中听讲,山上山下的勤赶不懈,无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是个很有毅力的人。在我们‘竹林三子’中,他号称‘英生’,为人最是英逸不过,平素好义疏财、甚喜助人,无论才情品貌,都可算是个万里挑一的人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归来山痛君归来 浮罗峰顾君情深14”↓↓↓更精彩哦!